【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墨派】雪夜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07:57
她的运气不错,高中一毕业就赶上了镇里的小学招聘老师,本来是轮不到她的,后来因为大队书记的女儿看不上代课老师的工作,不肯来,机会就落到了她的头上。那时候工资不高,才一百五一个月,仅仅是公办老师的三分之一,但对于她那个家庭来说,已经可以解决大问题了,何况,星期天还可以骑自行车回家帮家里干许多农活呢。   开始,她觉得叶校长像父亲,说话温温的,哪怕她犯了错误,他也从不训斥她。遇到困难的时候,他总是想办法给她解决。那次家访,她被一条恶狗追赶,跌倒在田里,脚崴了,衣服也湿透了,是他背着她走了几里山路回到了学校。放下她的时候,他的衣服比她的还要湿,不知是汗还是水。他帮她清理和包扎伤口,眼里满是怜爱。他是懂医的,业余时间常常给人看病,他看病的时候特别的冷静,可是现在她感觉到了他的手在发抖,不住地停下来问她疼吗,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呵护,虽然很疼痛,但心里暖暖的。   她是个很内向的女孩,不会主动与人交流,学校里其他的老师都是公办的,也不太把她放在眼里,大多时候她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独来独往,有时偶尔会到叶校长的房间看他给人看病。找他看病的人很多,虽然他一个星期只有四节政治课,可还是忙不过来。她在的时候,他常常会叫她帮着拿拿药,打打包什么的。有一天,他对她说:“圣香,你干脆跟我学治病吧,好歹也算一门技术,什么时候都可以谋生。”于是,她就改口叫他师傅了。   他先教她认药材,抄药方。抄药方要用毛笔和黄草纸,这是他的师傅定的规矩,几十年了他一直严格地秉承着。他没想到圣香的毛笔字写得那么好,只是没有练过贴,所以没什么体。于是他产生了教她练书法的兴趣。他握着她的手写字的时候,圣香感觉到心跳很厉害,突然明白身边这位与她父亲年龄差不多的人其实还是个男人。   慢慢的,学校里有了关于她和他的一些议论,同事看她的眼光也有点怪异。她没太在意,认为是那些人在嫉妒她。她觉得他们间是纯洁的。师傅对她一直是一个长者对小辈的关怀,她虽然偶尔会有些心跳的感觉,但也仅仅是心跳而已,没有任何言语和行动上的表示。她想那只是任何人都不会知道的秘密,她会永远地藏在心底。   一个赶圩的日子,妈妈走了十几里山路,来学校找她,问她是不是和叶校长走得很近,她说她只是拜他为师学中医,如果哪天不让她代课了也可以谋一份职业。妈妈沉思了一会儿,对她说学中医倒是件好事,但要注意影响,外边有了一些关于他们的不好言论,女孩子家还没出嫁,不要把名声弄坏了,以后晚上不准往他房里跑了。据说这校长家有悍妻,他在外头仍然风流成性。   送走了妈妈,她站在校门口发了一会儿呆,有一种与她年龄不相称的沉重感。其实,她刚来的时候就听镇上的一个同学说起过这位校长,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风流才子”,因为有一点小才,吸引了许多多情女子的投怀送抱。每年开学的时候,他都要帮好多孩子交学费,据说,那些都是他的孩子。可她总认为这是无聊的人编排出来的,与校长相处这一段时间以来,她从来没有感觉他的言行能与风流沾边。   这以后,她尽量少去校长的房间,事实上,她对学中医没什么兴趣,每天都是抄药方、背药方、把脉什么的,很枯燥。她常常感到特别的寂寞,她也想融入同事们中间去,然而,他们似乎都不欢迎她,有时候他们本来有说有笑的,只要她走过去,马上就都不说话了。晚上的时光是最难打发的,那时学校只有一台彩色电视机,大家吃过饭后就围在那里,边聊天边看电视,她去过一次,总觉得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话也插不上一句,尴尬极了。所以就再也没有去过。   她也尝试着找几本书来读,可能是她本来就不爱看书,或者是她找的书不太有可读性,看了几天也没看几页。后来她想到了自己喜欢的画画。于是,托人从城里带来了宣纸、画笔和颜料,没事的时候就信手涂抹着。高中时她参加了美术兴趣小组,那个美术老师重点辅导过她画国画,画得还有模有样。她自己房间的桌子比较小,稍微大一点的画幅就不好画了,于是,她就到办公室里去画。那天,她在画一幅春居图,怎么也画不好那两只燕子,正当她气馁的时候,叶校长走了进来,拿起笔稍微地勾画一下,燕子就活灵活现了。她没想到他国画也画得这么好。他告诉她,国画讲究的是神似,如果太在意形似了,就会显得板。   她把那幅画挂在墙上,常常呆呆地望着,有时会不自觉地流泪。她觉得有一种东西正在一点一点地侵蚀着她的心,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那个人慢慢地把她的心占满了。她又开始找各种理由往他那儿跑。她永远也记不住那些药材的药性和药用,永远也背不出那些药方,可是她还是每天都去学。终于有一天,他对她说:“不学了,你心不静。”她望着他,泪水夺眶而出,然后委屈地失声痛哭。他走过来,轻轻地把她揽进了怀里:“傻孩子,也不看看我多大年纪了。”她用力地捶打着他肩膀,说:“我不管,我不管!”   她喜欢静静地坐在一边看他作画,看他随意地泼墨,肆意地挥洒,清新淡雅的水墨画配上遒劲的字体,总是让她爱不释手。他说很久不画了,手生了,原来在学校的时候,他的国画可是屡屡获奖的。   他也会向她说起他那个家,他那粗俗又蛮横的乡下妻子,还有那三个虽已成年却不自立依然要他养着的儿女。以及他的孤独,他的无奈,她总是为他唏嘘:这么个多才多艺的人怎么会有着那样的家庭生活呢?于是她希望自己更好地对他,能给所有他需要的,虽然她明白他没有办法离婚娶她。她从来没想过要给他任何的压力,她什么也不想得到,只是一种很纯很纯的依恋。   她没想到默默无闻的她有一天会成为镇上的焦点,走在街上,背后有无数道眼光,有无数只指指点点的手。她成了那种臭名昭彰的坏女人的典型。有人说她是为了钱,因为她家那么穷,那么需要钱;也有人说她是为了攀权贵弄一个正式的工作。星期天回去的时候,父亲狠狠地给了她两个耳光,叫她永远滚出家门,再也不要回来了,母亲只是对着她不住地流泪。在漆黑的下着大雨的晚上,她骑着自行车跌跌撞撞地回到了镇上,他给她擦去脸上的水和泪,说他会给她一个交待的。后来他不断地提着礼物往教育局局长家里跑,原来他的交待就是要给她弄一个正式的编制。她想起了镇上的人的议论:说她想攀高枝解决正式工作。心里就只剩下苦笑了。   她就这么过了下来。尽管他年年去给她找门路解决工作,却一直没有解决。毕竟他的能力有限,可以让他用于送礼的钱也少得可怜。她发现,每个学期他确实要为许多孩子交学费,但她认为那是他太善良,不忍心看着穷人家的孩子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不管别人怎么说,她却从不怀疑他的人品,她相信自己是他除老婆外唯一的女人。   她还是拿着微薄的代课工资,她自己不太花钱,她把这些钱都偷偷地塞给了母亲,她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方法来表达对父母的愧疚。弟弟长大了,可以娶媳妇了,但家里还是那么穷,没有女孩愿意嫁到她家里。她也曾努力地逼着自己学中医,可她终究不是学医的料,只学到一点皮毛。她很少回家,因为每次回去都惹得父亲不高兴,让他觉得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母亲托媒婆为她在更偏远的山村里说了一门亲事,对方家里跟她家一样穷,不在意,或者说是没有资本在意她的声名狼藉。可她连见面也没去。   十多年过去了,她的中学同学都结婚了,孩子会叫她阿姨了。曾经豆蔻年华的小女孩成了三十几岁的小妇人,她不再喜欢画画写毛笔字,没事的时候就织织毛衣,跟同事的关系与以前比好了许多,会一同去买菜,也偶尔会坐在一起聊天。   前几天,他为她扣上衣服的时候说,这学期结束后,他也就退休了,感谢她陪他度过十几年的时光。可是,他毕竟有妻有儿子,那个家需要他,作为一个男人,他有责任去支撑那个家。而对于她,他只有愧意,没有能力为她解决编制问题,现在连这个代课老师的职位都不能为她保住。镇里其他的代课老师几年前就都清退回家了,因为他强硬的坚持,才让她留下了。可是,人走茶凉,他没有办法再为她保留这个职位了。她淡淡地说没关系,她早就不在乎这份工作了,之所以留下来也是因为他在。他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信封,告诉她这些是他这些年来积攒的私房钱,希望她能收下,作为他对她的补偿。不多,因为他的工资和看病的大部分收入要拿回去养那个家。她没有收那信封,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对他说一切都是她自己愿意的,不需要任何人来为她承担责任。他可以放心地回到他的家里去尽他的责任,不用为她操心,她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走出他的房门后,她反而有一种释然的感觉。她想终于可以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句号了。其实,她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但一直放不下他。现在,她可以了无牵挂地离去了。之后的几天,她一直在从容地做着准备。她把床上的被子和毯子都换了,换成了雪白的,那是她喜欢的颜色,白色象征着纯洁。她还给自己买了一套粉色的内衣和一套红色的呢子裙,粉色和红色也是她喜欢的颜色,粉色是甜美的,而红色会给人带来喜庆,像新娘的颜色。然后,她在街上那个偷卖老鼠药的小贩那里买了两小瓶强力灭鼠灵,她知道这种药的毒性,一瓶足以致人死地。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买了两瓶,她可不想弄个半死不活的,丢人现眼。然后,她洗了澡,换上了新衣服,摊好了被子,梳了一个漂亮的发髻,拿出药瓶准备喝的时候,还是觉得应该向那个该告别的人作一个告别,所以她把药放到口袋里,去了他的屋子里。整个晚上她一直在笑,笑得那么平静,那么开心,她想给他留下一个永远的美好印象。   她没有想到会下雪呀,下得那么大,是这些年来最大的一场雪,雪花纷纷扬扬的,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那么美,那么动听。树上、房顶上都白了,地上的雪厚厚的,像铺了棉被一样,比她床上新买的被子还要白,还要厚。她突然就不想回房间了,就想呆在雪的世界中,她躺在了雪地里,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了那两个小瓶子,小心翼翼地打开盖子,缓缓地倒入口中。朦胧中,她仿佛听到有人在轻声地呼唤她的名字:“圣香!圣香!”是谁呢?她辨别不出声音。不过,这不重要,不管是谁的叫唤,她都喜欢,她喜欢的是父亲给她取的这个名字:圣香——圣洁而芳香。   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好河南专业的癫痫医院兰州癫痫病专业治疗医院甘肃羊羔疯正规的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