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檀香】硕叶浓荫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5:14:31
无破坏:无 阅读:976发表时间:2016-12-07 10:14:50 摘要:叶乃溶老师人本瘦小,又早早地脱落了牙齿,双颊塌陷,热爱他的人们背地里早就叫他“叶老头”。叶老师是四川成都人,1929年生,1953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在简阳师范学校任教三十多年。现在算来,叶老师在1978年,不过五十来岁呀! 00关于“三怕”   好些年来,中小学生中流传着一段关于“三怕”的口头禅: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从小学到中学,耗了三四千个语文课时,学习自己的母语,确实有许多学生被搞得焦头烂额,仍然力不从心,平时写不出一篇让老师圈点首肯的作文,考试得不到一个令人稍有颜面考分。问题普遍存在,原因众说纷纭。可能有教材的问题、教法的问题、考试的问题,当然也应该有教师的问题。一个好的教师,吃透了教材和学生语言实际能力这“两头”,巧用教法,引导学生对语文产生兴趣,那么,这个班级的学生,语文能力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何须“三怕”。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们简阳师范学校,就有一批受学生追捧的语文老师,叶乃溶老师是其中特色鲜明的一位。      01“坐桶子”   叶乃溶老师临危受命,被校方紧急抽调到七七级文科班“坐桶子”。   他的前任,那位年轻的女教师,模样其实挺周正,个头也还高挑,满面笑容,亲切和蔼,不过是口音带了一点三岔坝的湖光山色,语气夸张如幼儿园阿姨,讲课常常大而化之,言不及义而已。可怜她,先是承受了四十三个中师文科生错愕、哂笑、撇嘴或不以为然的表情,继而一部分文科生开始嘀嘀咕咕,交头接耳,另一些文科生则不屑理会,全神贯注干其他勾当。女教师与文科生们的年龄差不多,被推荐上了两年大学,刚毕业工作,满腔热忱地投身祖国的教育事业。她显然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面对窘境,一时不知所措。她显得不自信,偶尔会走神,说话结结巴巴;偶尔又提高音量,希望唤回大家的注意力;有一次甚至用黑板刷砰砰砰敲击讲桌。她的努力完全徒劳,毫无扭转局面的可能。已有擅长交涉的文科生,数次向校方反映情况,代表全班同学强烈要求换人。代表将简阳师范学校文科的主流教师如数家珍,杨宗文、刘辉钦、李光荣、谭健伦、刘向奎、李冠雄、叶乃溶等,一一罗列,悉数指定了教学科目,替换原任教师,要求校方答应。代表们刚从“文革”走过来,身上的火药味,说“浓郁”有些过了,说是“有一点”,那就太轻描淡写了。   开学三个星期后,校方部分同意文科生们的要求。文科班四十多个人,大部分是本县中考的佼佼者,另外还收容了好一些高考落榜生,人人怀才不遇,个个自命不凡,屈就简阳师范,已经降贵纡尊,岂能忍受小觑。毕竟是改革招生制度后的第一届新生,校方其实也宠爱这批莘莘学子,于是从谏如流,迅速调整。适时正逢平反冤假错案,校方趁机启用了几个被阶级路线边缘化的专业教师,又向县文教局提出,把几个遣送乡野多年的“右派”教师调回学校,充实教师队伍。校方打点精神,严阵以待,让师范教育的列车拐个弯,不再惯性行驶在“五七”教改的“金光大道”上,哐当哐当走进了新时代。   于是,叶乃溶老师被指派来文科班“坐桶子”了。   所谓“坐桶子”,本指川剧锣鼓中的鼓师,坐在鼓桶上打击奏乐,兼有协调指挥乐队的作用。引申开来,凡在团队中充任协调指挥者,四川人均冠以“坐桶子”。七七级文科班开设的课程,大致有汉语(现代和古代)、文选(现代和古代)、文艺理论、诗歌以及政治、历史、教育学、心理学等等,七八位老师一起上阵,确实需要一个协调者。   不过,叶老师并非严格意义的“坐桶子”者。首先,七七级文科班有班主任。班主任身为学校党支部委员,又是资深哲学教师,讲讲“三大规律”、“五个范畴”,讲讲“花无百日红,人有万千种”,文科生们是心悦诚服的。他才是名副其实的“坐桶子”。其次,学校语文科有教研组长,组长多年担任省市县三级中师和小学语文教研会理事、理事长职务,业务地位崇隆,同学们无不景仰。说他“坐桶子”也不为无因。叶老师“坐桶子”这个说法,从何说起,令人疑惑;冒昧揣度,似乎另有缘由。 黑龙江哪个羊癫疯医院最权威  课前,有熟悉学校情况的文科生,开始津津有味地传说叶老师种种逸闻。他们亲昵地称呼他为“叶老头”。说他学问渊博,尤擅古文;说他书法高妙,学校正门上的“简阳师范学校”六个大字,即是他先生的手笔;说他言辞犀利,心地善良;甚至说他行为怪异,“鹤立鸡群”。他们说,叶老师是早年川大中文系高材生,是成都名士林山腴老先生的高足。言之凿凿,令人不敢不信。文科班的几个“夫子”已经迫不及待,翻出《古代文选》、《古文观止》,预作课前准备,愿意与心仪的叶老师就文言文切磋一番。大家开始期待。   那天上课,叶老师第一次走进文科班教室。   他个子矮小,瘦巴,后背略佝。穿一件半新蓝布直领对襟衣服,藏青色咔叽布裤,黑色直贡呢圆口布鞋,还戴一顶遮沿蓝布便帽。他走上讲台,放下教案,面对大家,玳瑁色阔框老花镜自动滑落到鼻翼,炯炯双眼越过眼镜框上沿睃巡一过,突然嘴巴一张一翕,前倾侧耳,表情夸张,仿佛听闻谁在发问:“你是谁?”于是,捏起粉笔中医癫痫治疗方法,反身在黑板上疾书三个遒劲楷字:“叶乃溶”,转过身来,怡然自指鼻尖。师生彼此会心大笑,教室内氛围已然融融泄泄。   他开口说话,气出丹田,由衷诚恳: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不亦乐乎。也反身,另起一行,写在黑板上。转过身来,摘下便帽,肃然一躬。文科班所有人一愣,然后忙不迭参差起立,各自鞠躬回礼如仪。教室里桌凳磕碰、衣物簌簌,诧异惊讶,感概万端,一时杂乱声响不绝于耳。大家意外荣膺“英才”殊荣,若或还有人顾盼自雄,但是,专司“英才”教育的叶老师这一躬,让这些自诩不凡的人感到受之有愧,略显羞涩,凌人骄气收敛不少。   他说,课前,一些人问我,古典文学要讲哪些篇目?今天,我在这里一并回复。叶老师讲话不疾不徐,顿挫有致:咱们先把古典文学、现代文学放一放。黑龙江的羊癫疯医院哪家好我们中师语文的目标是培养合格的中小学语文教师,我们要先学好汉语语文。“之乎者也”固然要学,“啊呀哇啦”首先就要学好,学过关。这一学期,请大家在课外,把现行中小学语文课本挼熟,嚼烂!我们在课堂上,集中研究几篇典型的课文,半期前是小学的,半期后是初中的。最后,他问:如何?似在征询。   大家一听,有些意外,有些不甘,马上又回过神来,觉得叶老师言之成理,持之有故。捧上中师这个饭碗,专业态度还是要有的。既不能驳,又无可辩,只能接受。于是纷纷颔首。   那好,叶老师说,我们的现代文选课,今天就从小学课文《中国石拱桥》开始。      02一堂语文课   这天上课,文科生们陆续走进教室,发现教室后面靠墙处,十来个面貌陌生年过半百的人,挤挤挨挨地坐在临时安放的两张红色木条靠背长椅上,领衔居中者,是一个着列宁装的半老太太,头发花白,体型富态,面容慈祥。叶老师的课,不时会吸引一些不期而至的观摩听课者,文科生们习以为常。但是,像今天这样阵容庞大,人物不俗,殊为罕见。大家暗暗称奇,不免先自庄重起来。   铃声过后,叶老师走上讲台,眼神从容安抚大家一遍,文科生们些微的不安消除了。他说,今天,我们按课程计划,一起来讨论学习毛泽东同志的《给徐特立的一封信》。请大家把前两天印发的课单拿出来。学习委员,叶老师从教案中,抽出一叠油印课单,招呼说,请你给后面听课的老师,每人发一份。   拨乱反正那个年头,旧教材弃如敝履,新教材尚未出笼,老师们的教材都是临时拼凑的,名义上遵循一个临时的教学大纲,实际上凭经验和个人好恶。任课老师选定内容,由教务处刻印发放,每周一叠,多少不一。刻印工作量大,教务处的人水平参差,蜡版字迹枝枝杈杈的,好在谬误不多,字迹清楚。文科生们,讲究的,用硬面弹簧文件夹整齐夹好,渐渐积累,最后找来牛皮纸做封面,装订成一本。随性的,卷成一卷筒,塞进课桌抽屉里,东一卷西一卷。要用时,全部拖出来,摊在课桌上,翻半天,不一定找得到。   今天学习的,是一篇传统小学语文课文,是毛泽东在一九三七年写给他的老师徐特立的祝寿信。短文五六百字,内容浅显易懂,生僻字词少,无数老师百千万次给学生讲过,是一碗陈饭,不容易炒出什么新鲜味道。公开课、教研课和观摩课,最忌这样的授课内容。没有提前预告,没有事前充分准备和演练,更要命的是来不及临时更换内容丰富的教材,文科生们暗暗替自己的老师捏一把汗。   板书课题后,叶老师又提行写了书信的称呼“徐老同志”。   他引导大家理解,毛泽东在一九三七年,已经是中国共产党的实际领袖。党内互称同志,是传统,也显见郑重其事。不直呼“徐特立”,称“徐老”,则通过称谓,既反映了对方的年龄,又把作者对收信人的尊崇表达出来了。   信的正文第一句“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的先生。”用我们汉语基础知识来说,是一个由三个分句组成的复句。去其修饰成分,主干就是三个“你是先生”。叶老师又在黑板上“徐老同志”下,竖着写了三个“先生”。   “先生”怎么讲?七十年代末,“先生”这个称谓,社会应用极少。不过,这也难不倒文科生们,大家议论纷纷,很快就罗列了过去年代,通常称呼教师、医生、读书人等等为“先生”。有文科生加一条,体面的年长的男人也可称“先生”,立刻有文科女生意味深长地补充,德高望重的妇女也可以,许广平被人称为“先生”,宋庆龄、何香凝都常被称为“先生”。   叶老师说,我们来看看,文句里三个“先生”,在各自语境中,意思是否有差异。在大家品咂体味片刻后,几个文科同学发言,指出,第一个“先生”,就是“老师”;第二个和第三个“先生”,意思相近,已出离了知识学问传播,近乎德望品格的“榜样、楷模”之意,即是本文最后一句中的毛泽东写的“模范”。一个文科同学说,文中的“现在”,毛泽东同志是领袖,徐特立不可能再给毛泽东上什么课,而毛称其“仍然是我的先生”,“仍然”表达了一以贯之的对其品格的尊崇。另一个文科同学说,第三个分句中“将来必定”表达了毛泽东对徐老保持崇高品格的坚信。   叶老师满眼赞许,连连说好。他在黑板上第一个“先生”的后面,板书“教师、老师”,在第二个“先生”后面,板书“榜样、模范”。他升华引导说,大家说了,毛泽东是党的领袖,在毛的心目中,徐老是自己的榜样和模范,理所当然也应是“一切革命党人与全体人民”的榜样和模范,对吗?大家纷纷颔首称是。   第一课时,45分钟,就分析理解了课文课题和第一句,转眼下课铃响起,讲课者,听课者,犹自沉浸其中。   第二课时,叶老师提示说,我们来分析一下,徐特立同志都有哪些方面,够得上“榜样、模范”。听课者从第二句开始,逐一咀嚼,分别归纳了“逆势入党”、“积极尚新”、“降服困难”、“谦逊”、“表里如一”、“联系群众”、“遵守纪律”、“三个第一”、“任难担责”等九个方面,叶老师也一一板书上了。叶老师提醒大家注意,文中这九个方面,大都正反对举,推崇徐特立,批评“有些人”,凸显徐的品格可贵,足斤足两够得上书信中赞誉的“模范”。   叶老师说,如果我们面对的是小学生,这一课,还要讲一讲书信的写作及称谓,今天面对你们,可以从略。   叶老师说,这篇课文十多个句子,大家记住了吗?能背诵了吗?   文科生们似乎不自信,各自试着背一遍,疙疙瘩瘩居然能成诵了。叶老师又让文科生们一起来背诵一遍,后排的观摩者也饶有兴致地跟着文科生们一起背诵。理解了,记忆就深刻,叶老师说,我们不提倡死记硬背,但是,该记忆的、该背诵的,就要这样记下来。日积月累,脑壳里的东西就多了。   当叶老师说,“这一课就讲到这里了”,距离第二节课下课,恰好还留下十分钟。   不光是文科班同学,后排的观摩者也兴奋莫名,议论纷纷。陪同听课的简阳师范负责人站起来,右臂长伸指向讲台,说,请地区文教局师范处鲁处长讲话,请!   文科生们纷纷回头,看见着列宁装的半老太太站起来,摇晃着一头华发,说,我很激动,我确实想说话,但是,今天的讲台属于叶老师,我更愿意作为一个学习者,站在这里发言。   老太太坚持站在原地,说,我也毕业于川大,学的是历史,从事教育行政管理很多年了。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听到的第一堂真正的语文课。叶老师引导大家,从一个个字词句入手,条分缕析,让听课者具体地领悟了徐特立的崇高品德,毛泽东同志精湛的表达艺术。读懂了,背诵了,这就是教学成果。这不是政治课,也不是历史课,但它的教育意义,又大大的高于一般说教的政治课和历史课。很多年来,语文课怎么教,大家莫衷一是。很多语文课,不是代替了政治课,就是讲成了文字课,甚至搞成了故事会。   老太太最后说,今天来观摩学习的,是我们全地区九所中等师范学校的语文教研组长。我要向叶老师学习,我认为,我们大家都要向叶老师学习!   叶老师矜持微笑。 共 835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