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柳岸】倾情绝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21:42
摘要:一对鹦鹉至死不渝的故事。    一   一个春和景明的日子,我家有了一只鹦鹉,是朋友送的。它蓝泱泱的背,白项圈,白眼圈,灰头巾,黑眼珠,粉红的鹰勾嘴,搭配优雅和谐的色彩,小巧玲珑的体形,让我一见钟情。每日丰食足水不说,闲暇无事总要逗逗它,我一打口哨,它就鸣叫。可是,我总觉得叫声里充满着一缕哀怨,像是在哭诉。   有一天早晨,我又挑逗它,它竟然眼露凶光,发火,不耐烦。为什么?我招你了惹你了?于是,我也与它打手势,瞪眼睛。可它把脸扭向一边,不再理我。为弄清原因,我咨询了这只鹦鹉的原主人。   原来,朋友养了一对鹦鹉,是牡丹情侣鸟,它们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爱情鸟。   我性急地问:“那一只呢?”   朋友有点生气地说:“我本想把鸟笼挂外边让它们透透气,那一只却咬开笼子上放水的小门,逃走了,这一只正欲逃被我捉住。那只不见了,这一只天天吵吵吵,闹闹闹,真被它吵烦了!”   我问:“逃走的是夫君,还是爱妻?”   朋友说:“没搞清楚!你可以到市场上再配一只,卖鸟人能分辨出公母来。”   听了朋友的话,我感到自己真的是孤陋寡闻。我是第一次听说,鹦鹉叫爱情鸟。在我的印象中,在天的比翼鸟叫蛮蛮,它们比翼齐飞、形影不离;鸳鸯鸟,你恩我爱,朝朝暮暮。经常出现在视线的喜鹊,每年给牛郎织女搭桥,也可作坚贞爱情的见证。但是,鹦鹉为什么叫爱情鸟?我把它的名儿汉字拆成两部分,去掉鸟字旁就变成“婴武”,有点意思。婴,古代释义项饰,我把它看作小鸟依人的妻;武,那就是英勇洒脱的男士了。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又进行了仔细观察,可还是不得而知,这一只是鹦妻还是鹉夫?   为了闹个明白,也为给孤鸟再寻一伴侣,我提着鸟笼走向花鸟市场。鸟语花香,自古花鸟不分家。在一个大篷花海深处,我找到了一养鸟卖鸟人家,这里饲养着各种鸟,尤以鹦鹉具多!   我把笼子放在一群鹦鹉的大笼子边,看它的反应。这只鹦鹉,左瞧瞧右看看,似乎在寻觅。然后,对着大笼叫起来,像诉说着什么。   我叫来养鸟的年轻人,告诉他我的意图,他不分青红皂白,从大笼里抓了一只就放进我的小笼里。   瞎!我的鸟似临大敌,如遇仇人,立刻翎毛倒竖,豆眼圆睁,一声嘶力大叫,扑过去就啄那只鸟的头,那只鸟被啄得血淋淋,抓住鸟笼的一角,大声鸣叫,像是在呼救。   “快快快,快弄出来,这只就不是人家的菜。”我着急地说。   “等我爸过来,给你配一只吧,他能摸出公母来。”年轻人边往出捉鸟边说。   “噢,你刚才是乱点鸳鸯谱了!”我笑着说。   年轻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拿起电话请示。放下电话,他轻声说:“请稍等片刻。”   等人的空儿,我把鸟笼换了个位置。我想,人找对象讲究眼缘,鸟肯定也是吧,何况这是只“爱情鸟”?   只一会儿功夫,大鸟笼里有一只绿泱泱的鹦鹉,开始抖了抖翅膀,两只脚抓住鸟笼,对着小笼里的鸟开始鸣叫,那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好像在发求爱的信息。听起来,那么温柔多情,莫非它们对上了鼻眼?等到卖鸟的老板来了,我就指定要这只。   主人先捉住我的鸟,在尾部摸了摸,又捉住他那只摸了摸,放进我的小笼里。他告诉我,我带来的这只是“男士”,不用说笼中捉出的是位“姑娘”。我看它们互不反感,站在一根横杆上怪有夫妻相,所以掏了钱,提着笼带回单元楼,与我卧室窗台上几盆花放在一起。我想给它们一个好环境,也算给自己营造一个鸟语花香的小天地吧!   仔细观察,我家这位鹉男士有点拘谨,不善言辞,而“娶”进笼的鹦“姑娘”,则是一幅热心肠。你看它一会儿轻声慢语,一会儿点头哈腰,一会儿啄啄羽毛,一会儿蹦蹦跳跳……我给它们喂上鸟粮倒上水,鹦先到食盒前,“咚咚咚”啄食起来,她饮完水,站在鹉的对面开始“说话”。我一高兴随口唱道:“笼中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从今后再不受那孤独苦,夫妻双双把歌吟。”   我的歌声激起了它俩的兴趣。   鹦:“唧喁,唧喁。”   鹉:“嗄嗄,嗄嗄。”   鹦:“嘎嘎嘎……”   鹉:“嘣嘣嘣……”   它们一唱一和,好像夫唱妇随。叫够了,双双眯着眼睛似乎要休息了。   我拉上窗帘,把它们隔于窗台上,忙我的事去了。      二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窗外麻雀,喜鹊叽叽喳喳的叫声,把我家的鹦鹉给吵醒了,他们亮开了嗓门大声叫唤。我有熬夜写作的习惯,早晨想多睡一会儿,可它们越叫声音越大,有点像吵架。我爬起来,拉开窗帘,唉呀,鹉竟然出嘴打了新进门的鹦“姑娘”,鹦的羽毛零乱,明显受了委屈,但她没有还嘴。   我大声指责鹉:“坏东西!”   鹉也大声叫唤:“嘣嘣嘣。”似在学舌。   我又训斥:“真不听话!”   鹉:“嘎嘎嘎!”鹦还是小鸟依人的样子,没有脾气,一会儿又靠近鹉,为鹉梳理羽毛,凑上去耳鬓厮磨。而鹉却冷若冰霜。   鹦没有善罢甘休,去啄了米,嘴对嘴地喂鹉,鹉咽下米粒,站在横杆上,依然不冷不热。   看到此情此景,我心里有点疑惑,脑子里涌出一连串短语:捆绑不是夫妻,强扭的瓜不甜,还有一厢情愿等,难听点就是鹦拿热脸贴了鹉的冷屁股。鹉是旧情难忘,想守一而终?还是没相中眼前的“姑娘”?我心里掠过一丝不安!难道是好心办了坏事?鹉站在横杆上情绪低落,我打口哨,它看我的眼神却有点像翻白眼!   由此,我想到了“磨合”“适应”这两个词,又想到“不打不成交”这句俗语。过了磨合期彼此适应了,也许会好的吧。怀着好奇与试探之心,我每天都观察它们,期望它们的感情有所变化。期间,窗台上的栀子开出了一朵朵洁白的花,兰草细嫩绿丝带一样的叶子,娉娉婷婷地伸向鸟笼。我依然每天喂食倒水。   一天,我发现鹦不再抢着进食,它等到鹉吃饱喝足了,才“啧啧啧”叫着去进完食,然后紧挨着鹉站立。鹉的眼神变得柔和,鹦为它梳理羽毛也不再反感,有时鹦把嘴凑过去,鹉也迎合着亲一亲。可等鹦想与鹉进一步表达爱意时,它却立马飞离横杆,抓住笼门使劲地咬着,它的嘴简直是一张老虎钳子,那是在反抗、逃避、想逃走。我拧紧了鸟笼门,鹉歇斯底里地咬烂了食盒。看来,鹉与鹦只想做兄妹或朋友,关于夫妻的事,它不肯越雷池一步,鹦的行动是触碰到了它的底线!   太阳渐渐毒辣起来,单元楼里有点闷热,我搬到了小院居住,自然花鸟也跟着搬了家。那处小院里,有一棵高大的樱桃树,树上栖息着许多鸟,屋檐下还有一窝燕子,真是莺歌燕舞,鸟语花香的环境。鹦好奇新鲜地东瞧瞧西望望,鹉的眼神多半望向樱桃树,望向蓝天。我把鸟笼与花盆放置在樱桃树下。   又一天早晨,樱桃树上喜鹊喳喳喳,麻雀叽叽叽,火燕嘚溜儿、嘚溜儿,真像是一场音乐会。笼中的两只鸟,第一次亮开嗓门大叫着:“啧啧啧,嘚噜嘚噜,啾嘁啾嘁,叽喔叽喔……”听起来婉转动情,但我不知道它们在说啥。从它们行为表情上推测,应该是对目前的环境很满意。   看着它们你唱我也唱,感情和谐融洽了许多,我的心情也渐渐趋于平静。我在想:兄妹就兄妹吧,知音朋友也不错嘛。只是鹦求爱若渴成了遗憾。每看到鹉的绝情,鹦的落寞,心里总会有点惋惜!   接下来,连续发生了两件事:   一件是,两只火燕不知什么时侯,在我家大门后神龛里垒了窝,还下了蛋。这还了得?什么东西呀,这地方也是你占的?鸟胆包天!我从小对火燕就有偏见,听大人们说,这是一种不吉祥的鸟,看到它容易得眼疾。于是,我把它连巢端了出来,可又不忍心伤了它们的孩子,就放在了樱桃树杈上。那俩只鸟发现后,火大了,绕着树转圈,“叽里咕噜”骂个不停,可它们再不进窝孵化小鸟。我试着把窝连同鸟蛋放进了鹦鹉笼里,而这对鹦鹉也火大的不行,四颗鸟蛋啄烂了两颗,我只好又放回树杈上。此事后,我发现鹦鹉之间的关系恶化了,早晨不再鸣叫,连晚上也各卧各的,谁也不接近谁。   另一件是,一天儿媳带孙女孙子到朋友家玩,朋友家有一窝“播美”小白狗,喜欢得不行,捉回来一只。院子里又添了只狗笼。这只小狗像一团雪球,从狗宠里出来,蹦得老高,对着鸟笼“旺旺旺”叫唤。小狗对鹦鹉而言也许是庞然大物,也许它们压根不喜欢与狗同住一个屋檐下,它们同时发出:“恰恰恰”声嘶力竭的叫声。可是没有办法,既然都为宠物,那得听主人安排,不喜欢由不了你。为安抚鹦鹉,我暂时把狗笼搬到楼门下,两天相安无事。      三   一天中午,太阳火辣辣的毒,大树的荫凉蔽不住鸟笼,我要出门办事,害怕鹦鹉晒坏了,就把鸟笼放于楼门下,急着出门也没想那么多。也许就这随手一提,铸成了大错。   离开的时间,不知道狗与鸟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等我办事回来,在门外就听到小狗狂吠乱叫,进门第一眼看见,鸟笼上的小水桶滚在一边,鸟笼空空如也。咦,笼门完好无损,从哪儿逃走的?顾不得细探,先寻一寻鸟飞哪儿了,我打口哨,仔细搜寻,鹦从樱桃树上飞了下来。我大喜,捉住放进笼里。噢!又是咬开了放水边的小门。我继续打口哨想把鹉也招回来,可努力了好长时间,也不见鹉的踪影。   我把鸟笼挂于树下,喂上小米倒上水,鹦伶仃地歪着头发出“啧啧啧,啧啧啧……嘚噜嘚噜……”的呼唤声,我侧耳静听,朦朦胧胧听到树上有“啾嘁、啾嘁”的声音,可睁大眼睛搜寻,只见树叶儿晃动,不见鹉的身影。我搭梯上平房扒开树叶儿寻找,又上二楼平视树冠,最终没有寻到。我怀着侥幸心理,笼中养大的鸟,翅膀不会太硬吧!野外找不到吃的,一定会飞回来吧。   我梦想,第二天早晨开门大吉,有个惊喜。但是,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早晨,鸟笼里依然是鹦形单影只。奇怪的是,我喂的小米还是半食盒,鹦这几天是在绝食啊!   第四天,是个周六,孙女不上学,儿媳也休息。早晨,我把鸟盒里的小米换成了鸟粮,已经病歪歪的鹦,卧在横杆上,只睁眼看了看,没有一点要进食的样子……   下午,儿媳打电话说,樱桃树上栽下一只鸟,头破血流,同时,笼中的鹦也死了。电话里传来小孙女小孙子的哭声,还有小狗的叫声……   放下电话,我急忙奔回家。儿媳说,那只头破血流的鸟儿,正是丢失了几天的鹉,许是笼子里的鹦,看见自己爱恋的鹉死亡,便随之而去了。儿媳怕我看到伤心,把它们装在一个小盒子里埋葬了。   面对这倾情绝恋,我在惊心动魄、感慨万千之余,不禁泪湿两眶…… 癫痫病发作如何处理武汉癫痫病医院排名哪家好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点武汉公立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