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柳岸·走过】故乡的山川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29:19
家乡的丘陵,很矮,很小,但在我的心中,就是山,高大的山;家乡的河,很短,很窄,但在我的梦中永存。从我看到这个世界开始,故乡的山川就无时无刻不陪伴着我。      (一)   村后的山,是雾旗山,算是近山,一目了然。四季演绎着青绿黄白,雾霭缭绕,烟雨迷蒙。每一个山头都留下我的欢笑,也留下眼泪。每一个山头的名字都是一个动人的神话,甚至,每一个山洞,都能让父亲们编排出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狐仙与人的故事。   第一次爬上雾旗山,忘了是什么时候。但是,第一次为了生活而爬山,应该是12岁的时候,为了一个冬天和一个春天烧饭取暖用的柴火。那个年代,每当秋收之后,叶落草枯,每一个男人必须干的一种活计,就是在大雪封山之前,必须在房屋的前后或左右,堆放起相当高大的草垛,不然无法度过寒冷的冬天。也无法在美丽的春天,烟囱里炊烟袅袅。   真的不明白,山上的草为什么那么少。从山根到山巅,一路失望,一路恼火。父亲说,你不能嫌少,积少才能成多。父亲从石缝里掏出一把一把的枯草,手上不时流着血,好像没看见,也不见痛苦的表情。我试着照葫芦画瓢,被荆棘不断刺破手指,也就不断痛苦地尖叫。看看父亲,依然毫无表情。我心里真的恨父亲,恨他不能像刘志的父亲那样买到煤块,恨他不能给我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   这个时候,也明白了父亲讲的那些狐仙的故事都是假的。我这样一个可怜的小书生,怎么就没有一个漂亮的狐仙来帮忙呢?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经历,在日后的生活中,我从来不耽于幻想,不期盼馅饼砸头,不依赖于别人。   中午时分,父亲的草包已经满满的了,我的却像一个没有馅的包子。父亲从怀里掏出午饭,招呼我坐下。午饭是母亲精心准备的,掺和了一点儿麦面的玉米饼子,里边夹了一根小鱼儿。父亲把他那个饼子里的小鱼儿抽出来,放到我的饼子里:“你吃了吧,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把整个饼子都吃了。”   我刚要推辞,父亲又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咸萝卜啃了起来。父亲的话不多,但每句话只要说出来,都不会改变。有点像这座山,不言不语,却坚定不移。   我吃着饼子,看秋风刮过的山冈,不只是一种悲凉,还是一种盼望。听说,山那边的县城很繁华,山那边的省城更富有,挣工资吃国家粮的都在这大山的后面。我什么时候能翻过这座山,再也不回来了。真想成为天空的云彩,自由自在地飞向远方。   “读书是你唯一的出路。”父亲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然后又没有动静了。饼子在他的嘴边停了一下,然后狠狠地咬了一口,脸颊像是有泪珠落下。   父亲也有过翻过大山的梦想,却因为在大哥这个位置上,离开了优秀的成绩单,走上了平凡的人生路。重担,让父亲的个头停止在15岁那年。贫穷,让父亲的容貌憔悴到现在。一口猪,翻越大山,用小推车送到烟台,卖了钱,又回来了;一车粮食,翻越大山,用瘦弱的肩膀送到威海,卖了钱,还得回来。父亲一辈子没有离开过故乡的山川太长的时间,因为山川里有着他无尽的责任,虽然梦想一直挂在天边的云彩上。   山上有不少这样的泉水,干净爽口,还有一丝丝的甜。这些泉水,不断汇集,形成了流过村边的小河,滋润着绿树红花,也滋润着乡亲们的生活。父亲指引着我,到泉边:“一定要喝从石缝里流出来的,放一片草叶,草叶流走了,说明是活水,才能喝。”   后来读到朱熹的“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很快就明白了这里蕴含的道理,进而拓展开来,任何事情,只有保证源头的不枯竭,才能生生不息。故乡的山川,就是我们的源头,故乡没了,你如何才能“清如许”?   离开故乡的,可能是游子,可能是流浪汉,也可能是逃荒者;离开祖国的,可能是求学者,可能是经商者,也可能是难民。“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叶落必然归根,“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故乡的山川,就是我们的根,根不断,枝叶才能茂盛,不是吗?   吃过午饭,父亲帮我把草包充实了一些:“行啦,你不能背太多,别压坏了身板,要长成高个子。”   回家的时候,父亲背着那一包草,简直就像背着一座山,在背后看去,几乎看不到父亲的影子。我不明白,瘦小的身躯哪来这么大的力量啊?   “爹,分一些给我吧,我行。”我似乎不再恨父亲了,恐怕只有爹娘才能这样替我扛起超负荷的重担了。   “不用,你自己小心脚下,别滑到了。”   这样的生活,一直到我考上大学前一年,分田到户,地里的庄稼疯长,不仅粮食一年比一年多,烧草也不用再到山上去找了。      (二)   每当微风将花香送进书房的时候,每当细雨将草香润进心房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故乡的山川。想你,似乎不分季节,也不分昼夜。睁眼,是漫川烟雨;闭眼,是满山花红。静听,泉声叮咚;行走,鸟鸣清脆。村北的小河,日夜流淌,村北的小山,树叶沙沙,会叔的二胡又在吟唱《二泉映月》。   会叔也是我上山搂草的同伴,他的草包也经常像个馅儿不足的包子。会叔是个落难的小少爷,父亲在青岛的财产,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他一把二胡能演绎出无穷无尽的音调,《二泉映月》是他拉得次数最多的曲子。会叔的脸上总是挂着泪珠,似乎内心有说不尽的悲凉。   会叔很喜欢家乡的山川,经常到村北的小山上,拉《百鸟朝凤》,拉山上猎猎的风,拉叮咚的泉水,拉树上的鸟鸣。对我说:“山清水秀是最好的居住地,可是,这贫困的生活,何时才是个尽头啊?”   那个年代,出大力流大汗,也难以维持温饱;会叔的二胡,拉了几十年,也没有拉出个媳妇,也没拉出个小康的生活。   当我带着幼小的女儿走进故乡的山川的时候,漫山遍野的草啊,无人问津;漫山遍野的树啊,青翠茂密。我跟女儿讲着远去的苦难,女儿一笑而过:“那怎么可能呢?”   是啊,当青翠掩盖了荒芜,谁还相信痛苦的过往?当新人换了旧人,谁还珍惜过往的经历?但是,故乡,永远走不出我的记忆,故乡的山川永远留在我的梦里。   故乡的山川,创造着美丽的神话,哺育着一代代美丽的远方。走出家乡的游子,每当风筝漫天飞旋,每当明月当空悬挂,每当大雁南飞而去……便将故乡的山川望眼欲穿,往日的时光,不管是风和日丽,还是疾风骤雨,都随着匆匆而过的风,奔向你温暖的胸怀。   上山的路旁有一条发源于雾旗山的不很宽的河流,我们称之为北河。夏天的时候,这儿是我们的天然浴场,赤裸着身子,也赤裸着灵魂,在一尘不染的河水里,扑腾着,欢笑着,洗涤着。洗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学期的疲惫,更有同学之间的那些鸡毛蒜皮的争吵。现在一股脑儿全忘了,追逐着,虽然不能像伟人那样“浪遏飞舟”,却也算是“中流击水”,浪花飞溅。摸上几条鱼,掏几窝鸟蛋,戏水之余,燃起篝火,不一会儿,鱼香蛋香,就飘进望不到边际的绿野里。   多少年了,这个曾经的世界,离我竟然如此遥远。不知不觉间,就成了梦境。当我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在找不到痕迹的山路上,怎么也找不到那条河的影子了。成片的槐树不见了,变成了速生的白杨树,树叶沙沙,不像是在欢迎我,倒像是在诉说着河流的无奈与悲凉。夹岸连绵不断的芦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硬邦邦的青石砌成的笔直陡峭的堤岸。   河里,没有一个赤裸的身体,听不到一声欢乐的笑声。笑声,是这个世界最美的声音。有笑声的地方,就是幸福的地方。   当我和父亲疲惫地走下山来,掬一把清清的河水扑到脸上,一下子就轻松了。父亲凝重的脸色在斜阳的映照下充满了暖意:“你妈今晚肯定做手擀面,你最爱吃的。”   “嗯,一定得有葱花,还得有肉炙炙,或者有点儿虾米。”我望着天上的彩云,闭上眼睛,仿佛闻到了手擀面的味道。   “看你那个馋样,”父亲点了一下我的脑门,“等你念好了书,挣上工资,天天喝手擀面……”然后,我父子俩的笑声就在清粼粼的河面荡漾而去。      (三)   走在灯火辉煌之中,总是把你向往,总想看看你的笑脸,总想听听你的声音。如今踏上这归乡的路,多么希望能走进阳光,迎来你朱颜未改的清纯,多么希望看到你的笑脸依然纯真,多么希望听到你的声音依旧动人。   我们见过无数的山川河流,只是对自己的故乡情有独钟。因为这里有自己的初心,有自己的初恋,有自己的初露头角。所以,每当春雨淅沥的时候,思念就随着雨珠跳跃;每当雪花绽放的时候,思绪就随着飘飞。做了多年的候鸟,如今是不是应该回来了呢?我明白,故乡的山川,依然是灯火中蕴藏着温情,炊烟中缭绕着乡愁。   堕崮山,在我村的东方,算是远山。后人视其为从天而降,故名为堕崮山,海拔395.9米。此山不高,不敢与泰山比,但其险却与泰山不相上下,故而有“小泰山”之称。有诗人盛赞道:“陌路悠悠云似袈,适逢秋叶送丹霞。敲松叩菊摩崖岭,堕崮山溪好泡茶。”   小的时候,听着父亲伯叔们神乎其神的狐仙的故事,总有一种神秘,也总有一种期待。无奈,此去经年,前年才登临。站在山顶,可清楚地看到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景观。故乡的山川,一目了然。远处,是我的小村庄。看不到门前的枣树,却能感受到爹娘的呼吸。   山下正是热闹的庙会,想起柳永的“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堕崮山庙会,正是这种繁华的体现。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物欲已经不是人们的渴望。各种表演,各种宣扬,各种向往,充斥其中。   想象着小时候的庙会,应该是贫困中的人们最向往的时刻。在这里,在这时,人们拿出积攒了一年的愿望,前来祷告;拿出凑集了一年的钞票,为老人孩子购置一些美好的期盼。   曾经的堕崮山,是我幼小心灵生长梦想的地方。那里有狐仙的故事,有九头雕的故事,有二郎神的故事,距离她不远的三观亭还有秦始皇的故事。当我将成熟的脚步踏在堕崮山梁的时候,我才知道,所有的狐狸的故事,都是乡民的一个梦想;所有九头雕的故事,都是人们不甘失败的坚强,所有二郎神的故事,都是先民惩恶扬善的愿望;所有秦始皇的故事,都是像始皇帝一样,渴望着寿比南山。   父亲说,很想登上山去看看,可惜走不动了。堕崮山改名叫多福山,雾旗山早就改了的,叫无极山,都变成了旅游区。种上了茶,栽上了蓝莓,修上了水泥路,不再有登山的危险。可是,父亲却不能上去了。再过些年头,我也登不上去了。   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变迁。我们看过多少月落与日出,没有完全相同的一天。沧海桑田,就像故乡的山上,有数不尽的贝壳,这里曾经不是沧海吗?还有很多谁也不知道那个年代的石墙,这里留下多少血肉,隐藏了多少故事,没人知道。   山川里缭绕的,不仅仅是袅袅的香烟,更是人们对美好明天的祈祷。或许,这其中就有像我一样盼望翻越大山,走向富庶的远方;就有像我父亲一样,唯一的心愿就是儿女翻过大山。   而今,故乡的山川,虽然离我不远,却不能日夜守望,只能朝思暮想,就像不能时刻陪伴在爹娘的身旁,只能牵肠挂肚。小的时候,盼望出去,毫无后顾;现在,总有一种情愫在涌动,回家是抹不去的乡愁。   我跟故乡的山川,并不需要有个约定,而是一种默契,一种心心相印。我想祭拜的,不是庙宇里的,也不是道观里的,而是我心中的。不论走多远,都别忘记回家的门。当你见到久违了的山川时,热泪会模糊你的眼。   爹娘在老屋门前眺望,我们怎能让他们失望? 陕西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周口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天津专科癫痫医院有什么北京市有专治羊癫疯的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