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苦命的女人(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32:00

梅子是个苦命的女人,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了,是不是还一个人嘀嘀咕咕地不分昼夜都打着一双赤脚行走在无人问津的风雨里。

梅子是生米的初中同学,生米认识梅子的时候,俩个人还都是无忧无虑的少女。

生米去中学读书时,必须经过梅子的家门口。所以,每当大家走在一起时,就会高兴得嬉戏,打闹,并且都会说着自己心中的许多梦想。

出生在六十年代的农村人,有很多都会因为家庭的不宽裕,而早早辍学,梅子就是其中的一个,她初中还没有念完,就离开了学校,呆在家里帮父母亲忙农活。

其实,梅子的苦命,也并不完全是因为家里的贫困而引起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的家庭成分不太好,导致了有一个比她大十多岁的哥哥一直未婚。

在梅子还不到二十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就以一言堂的口气,把梅子许配给了一个比她大十多岁的人做老婆,条件是,男方家里也有一个妹妹,将会成为梅子的嫂嫂。

唉,先不说这男人比梅子大十多岁和两个人没有共同语言,单凭这个男人在当时有着坐过牢的污点,就注定要让梅子屈辱一辈子,那时候的人们,思想都比较纯洁,对劳改犯是很歧视的呀。

也不知道她父母当时是怎样想的,或许,完全是被一个传宗接代的封建思想冲昏了头脑,硬是把女儿推进了不该属于她的火坑。

梅子的可怜之处,就是太过于服从她父母和迁就她的兄长了,她始终不知道要怎样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始终不知道要为自己的幸福想想。

我估计,她那时候在对待自己的婚姻问题,有可能是不敢违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的意识,就好像是,如果违反了,那将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

命运的造次,有时候还真叫是老天的刻意安排,无巧不成书,也真的是有些道理。梅子的老公,王木匠,其实比梅子更不幸。

王木匠,小学未毕业,学校就取消了他的升学机会,让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极不情愿地离开了学校,离开了与他一起玩耍的小朋友。学校取消他继续读书的原因是,因为他不谙世事地在有行人的路边,写了几个歪歪斜斜的大字,在当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条反党反政府的反动标语。

木匠的命不好,他出生在被时代划分的地主家庭,大多数人都称他为狗崽子,所以,在他刚满16岁的时候,当地政府就因他以前写了那条反动标语,就送他进监狱去改造思想。

木匠改造好思想从监狱出来后,早已过了男大当婚的年龄段,成了三十多岁的大男人了,如果不是想出,用亲妹妹去换亲的办法,他很有可能是找不到老婆的。

其实,木匠这个人的智商,还是有蛮高的,他看什么就能懂什么,做什么就像什么,他没学木匠能做家具,没学电工也能做电器修理。

梅子同意了跟他,就等于是两个两兄妹成了两对小夫妻了,如果四个人都能顺其发展听天由命,安安心心过日子,梅子有可能还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可不幸的是,梅子的嫂嫂嫁到她家里,就一直没有跟她的哥哥真正的同过房,梅子的嫂嫂,她总是会以各种借口经常性地回娘家,并在娘家帮助哥哥和嫂子增加感情,梅子单纯得从来就不作多想,她在一年还不到的时间里,就完成了为人母亲的这一项目。

当梅子做了母亲生了小孩以后,她的嫂子就背信弃义的离家出走,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

梅子赤胆忠心地嫁给了她的丈夫,成了孩子的母亲,而嫂子却跟别人跑了。

在那时,如果梅子也跟嫂子一样的离家出走,后果还是有可能不是今天这个样子,可善良的她,慈母的心,让她终究舍不得嗷嗷待哺的孩子。

因为离不开孩子而不与丈夫的家人决裂,梅子的娘家人就有些不愿意了,她娘家人不想做省油的灯,就苦于女儿对娘家的不配合,所以,娘家人就一个个的把满肚子的委屈和怨气,一股脑儿的往梅子身上发,唉,这梅子是不是太可怜了。

可怜的梅子,自此以后,就把本来不多的笑脸弄得一扫全无,她总是一个人呆呆地看着远方,她不想分辨什么,也不想向别人多做解释,她知道,她现在的状况,得不到任何人的理解和同情,相反,还会迎来别人对她的指指点点,她受到的打击是巨大的。

她也知道恨丈夫家人的骗局,她也知道怪娘家对她的不公,但她又有什么办法去追悔咧,孩子都生了,自己的心头肉啊,她没有力量屈服于自己的良心,她更没有勇气放弃自己十月怀胎的亲骨肉,于是,她就只好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和精神压力,带着自己心爱的孩子,生活在没有一点共同语言的丈夫家里。

梅子在丈夫家的头几年,日子也还过得不错,因为她是他们家里的有功之臣,三年内为其生了两个胖小子。

丈夫为了生计,每天都会去邻居家里做木匠活,梅子就在家里照顾着年幼的孩子,公公婆婆也都会按时叫她吃上一日三餐。

日子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梅子不喜欢和丈夫的家人沟通,也很少回娘家去交流一下,她喜欢整天呆在自己的房间,一遍一遍地数着孩子的手指头,还时不时地对着孩子说上一些不太清楚的嘀嘀咕咕。

看着梅子有了这些反常的主动,公公婆婆也就慢慢地疏远她了,到后来,就干脆跟这儿子和媳妇分了家,任何都不过问。

得不到家人的照顾,也得不到左右邻居的看得起,梅子就更加的没精打采,她经常性的头发散乱,衣冠不整地站在门外发呆。

丈夫每天从邻居家做工回来,见到老婆这头也不梳,脸也不洗的邋遢样子,哪里还会给她好脸色看,于是,她丈夫就拿了几块厚薄不均的小木板,让她睡进另外一个房间里,可怜的梅子啊,你那时还不到三十岁哩,怎么就过成这样了……

梅子经常打着一双赤脚,时不时地白天黑夜在外面走走停停,经常会突然地发出一声冷笑,然后再自言自语的哼哼唧唧。有时候,她还会在荒郊野外扯上几根青草或拔来一只白萝卜,放在嘴里有滋有味地嚼食着。

现在想起梅子,我的心就频频地作痛,难道,当年我们在上学路上说的那些,你一句也记不得了吗?难道你现在的生活,会是你当初的所求所想?

写到这里,我真的好难过,好心痛,泪水模糊了眼睛,我为梅子的苦命在叹息,我不知道现在的梅子,过得怎么样,她的两个长大了的儿子,是不是都会对她孝敬,但愿她现在的日子,过的要比以前好。

武汉癫痫医院哪家好延安癫痫医院治疗费用高吗?北海哪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