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年】雨在天堂(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21:46

一、老沙又一次抬头看着太阳

老沙蹲在田埂上不肯回家。中午的太阳在天空像个大火球,烤着他,也烤着他的玉米。他的脑门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多了就汇成一滴顺着鼻尖、下巴滴到脚下的土地里。老沙脸上被汗拉出一道道印记,像一条条弯曲的小河。

玉米底部的几片叶子已经枯黄,顶部的叶子不由自主地拧了起来。干旱让它们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仍然不能避免枯萎。灌溉的水遥遥无期,这个地方一个多月没有下雨。

老沙脚下被汗滴湿了小小的一片,看着玉米又一次无精打采,老沙的眼睛湿了。他是个勤快的农民,他一直相信只要勤快,土地就不会亏待人。

自从搬迁到这个地方,他在这片土地上付出的劳动是别人的两倍。第一年地不平整,别人都凑合着种,老沙不,他叫了辆铲车把地整了一遍,平铲车铲出的壕沟忙了半个月,结果种出的玉米还不如别人家的。

第二年,别人还是按原来的方式种玉米,老沙却种起了覆膜玉米。七月高温,覆膜的地非但没保墒,地表温度还比没覆膜的地温度高,把玉米差点烧死。老沙急了,不眠不休在地里撕薄膜,一时成了别人的笑话。等秋收,玉米又一次不如别人家的好。

近两年流行拿平地仪平地,老沙又平了一遍地,把所有的农家肥集中到地里,又换着花样的给地里上化肥。别人的地锄一遍,他骂着让家里的老婆儿子锄两遍,别人都用化肥车推化肥,他把化肥一把一把丢在玉米跟前,再拿铁掀铲土埋掉。他就不相信,他如此实诚地对待土地,土地还能亏了他?

但是现在呢,脚下的土地干得快裂开口子了,急得他想用流出的汗、滴下的眼泪拯救一棵玉米。抬头看着天空,太阳面无表情,云彩也躲得没有一片。

儿子出门打工去了,是和他吵了一架走的。儿子说他再这样种地,迟早就饿死在这片土地上了。他暴怒,不种地你吃屎啊?儿子说,人家好多人不种地照样吃香的喝辣的,没见饿死一个,你就知道守着你的地,你守着,反正我不管了。老沙一巴掌扇在儿子脸上,说你给我滚,不要再回来。

老婆早晨和一帮女人去温棚上摘辣椒去了,一个小时六块钱。天没亮就走了,棚里温度那么高,一早晨挣个二三十块钱有什么意思。可没这二三十也不行啊?老婆子十天半个月也能给他几百块,要买水票,要买化肥。老婆今年都没有给她买一件衬衫,想到这,老沙有点怨恨脚下这片土地了,它怎么就像喂不熟的白眼狼呢?

老沙被太阳晒得头晕,看着远处,大地似乎要着火了一样,翻腾着阵阵热浪,身边的水杯已经没水了。他听见有人喊他,一回头,老婆找来了。老婆头巾上还残留着几片辣椒叶子,衣服后背一片汗渍,眼睛有些失神。

老婆抱怨他,这么热的天气不在家呆着跑出来干吗?老沙哼了一声不愿意回答。老婆看着低头耷脑的玉米,重重地叹口气,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两个人就这样站在田埂上,陪着玉米一起晒着。

老沙的电话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儿子打来的。老沙把电话递给老婆,老婆白了他一眼接通了,儿子问了一圈家里的事情,然后又问玉米咋样?电话在免提上,老沙是能听到儿子的询问的,他一下子觉得委屈,好像受人欺负的小孩看见大人了。

儿子继续安顿,玉米已经那样了,让他们不要再难过了,老话说,犁得细,磨得光,真主不慈悯没指望。他在外边已经找到活了,让老沙不要担心,干到年底,一定比玉米的收成好。

老沙又一次抬头看着太阳,太阳仍旧面无表情继续发热,想着儿子在外面每天顶着太阳要干十个小时的活,老沙开始后悔打了儿子一巴掌。

二、一个女人的男人打来电话

村道的树荫下,围坐着几个女人。旁边几个孩子跑着玩闹、嬉戏。说是树荫,其实也没多少阴凉。柳树上的叶子正一片片往下掉,在地上稀疏地落了一层。兰嫂子抓起一把,细长的柳叶一片金黄。才七月初,再这样下去,连个乘凉的地方都没了。

几个女人开始议论,说今年怎么就这样旱呢?她们已经两个月没有活干。钱越来越难挣,可日子还得继续,柴米油盐酱醋茶少一样都不行,人情世故缺一点都被人笑话。孩子要上学,老人要吃药,地里要灌溉,要种子化肥,牛羊要吃饲料,这些哪一样都少不了钱。

前几年还好一点,苗木基地,蔬菜大棚,葡萄园多多少少都在雇人。只要勤快,哪个女人一年不挣个几千块钱,虽然不能发家致富,可维持这些基本的开销还是可以的。可这两年,市场上葡萄饱和,苗木降价,蔬菜大棚一改再改。能用机器的尽量不用人,能雇人的尽量少雇人。她们就这样被市场和机器替换淘汰了下来。

自来水也停了一个月,家家的水窖存水都不多。她们都有点焦虑,这样下去,日子怎么过?乡村自给自足的模式已经不复存在,曾经她们吃的面、油、蔬菜都是自己家地里产的,但是现在这些东西都要拿钱买。她们现在和城里人的消费水平差不多,却没有他们那么便利的就业条件。

村道上的蜀葵没心没肺地开着艳丽的花朵,它们没有被干旱影响。舍儿奶奶把洗脸刷牙的水、洗锅的水都积攒下来浇了这些花。让它们给这炙热的村庄增添一点靓丽。

什么似乎都萧条了,前几年随便养几只母羊,一年生两茬羊羔都够生活了,村道上天天是收羊的贩子。现在一只大羊也不过几百块钱,反倒没人要了,越来越多的人处理掉羊,不愿意再饲养,草料那么贵,不赚钱,养它干吗?

女人在闲聊中说着各种忧虑,其中一个女人的手机响了。她男人打来电话,说天气太热,钢筋把他手上的皮都烫掉了几层,他想回家。女人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地里的活我都干完了,你回来干吗?别人都能干,你为什么不行?你不干活欠那么多账拿什么还?电话那边长长地沉默了一会儿,男人挂掉了电话。女人哭了起来,边哭边说自己命苦,不是她狠心不让男人回来,而是家里实在不得已。

他们春天贷了两万块钱贷款,卖了两头牛,准备在院子里盖一座新房子。本来这些钱单纯搞个主体也就够了,可在上房梁那天出事了。一个帮忙的邻居一脚踩空,从五米多高的房顶摔了下来,身体多处骨折。邻居这一摔,她家额外花了一万多给邻居看病。本来预算好的钱有了空缺,就又和亲戚借才把房子盖起来,门窗到现在都没安上。

这样一下子就欠了将近四万块的债务。前几天一个亲戚要账要得急,他们把一头大肚子母牛卖了,给人家还了,女人说起来心疼得不行,养了好几年的牛,眼看着一头变两头呢,就那么贱卖了。现在就指望男人在外边打工挣钱过日子,他再回来,这日子咋过?

女人的哭诉让大家都觉得心情沉重却又无能为力,每一家都有这样那样的不得已,幸福安康对她们一直是个遥远的概念。

柳树叶子还在往下掉,一片一片,起风了,天上没有云彩。

三、摘枸杞的人少去了一半

凌晨四点,村道上开始喧闹起来,这是属于这个季节特有的繁华。

枸杞熟了,孩子放假了,于是女人们开始拖家带口领着孩子摘枸杞,虽然一天挣个几十块钱,可总比一天花几十块钱强。太早了,孩子不愿意起来,当娘的施展各种方法。脾气好的,拿钱诱惑,脾气不好的直接拿鞋底子招呼。枸杞不在本村,骑车要四十分钟,有三轮电动车的自己早早就走了,没车的集中在一起等着车来拉走。

大人小孩让村道在黎明时分喧闹起来,一会儿又归于平静,走了的已经开始一天的劳作,没走的还沉睡在梦乡。

和劳作沾上关系的活没一样是轻松的,摘枸杞也一样,蹲着不行,站着也不行,一会儿腰就受不了。就那么大点颗粒,要一粒粒地摘下来,久了谁都心疯。

这两天早晨村道上突然安静下来。摘枸杞的人少去了一半。一问,原来前天路上出车祸了,一个女人半夜三更慌慌张张骑车去摘枸杞,被一辆大车追尾,车子被掀翻在路边,人跌落在路上。大车逃逸,等人发现,女人已经没了气。路过的人都见了事故现场,一时间都不想再去摘枸杞。

紧接着又有消息传来,另一个女人拉着三个孩子去摘枸杞,天黑没看清楚路,居然把车骑进了大渠,车子摔得变了形,娘仨都受伤了,好在渠里没有水。还说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摘枸杞,天气太热,孩子中暑,医院里住了一周才回来。大家心里开始胆怯,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出事故的人。

这样的事情每年都在发生,听到的不过是少部分。外面打工的男人们,打电话安顿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让老婆孩子摘枸杞去,挣钱事小,安全事大。

可他们的女人才没那么听话,家里那么大的开销,靠男人一个人挣钱不把男人累死才怪,摘枸杞虽然挣得少,可买菜买西瓜总够了吧。

消停了两天,恐惧的心理没那么严重了,女人们又开始跃跃欲试,三五成群结伴去摘枸杞。

前天有人给我讲了个笑话,她们早晨去的时候,路边一个女人把电动车骑进了林带,电动车挂在树上,女人长躺在草堆里,不知道什么情况。他们让司机停车下去看看,被司机一顿骂,说看什么看?现在的人你敢看吗?不说她自己骑下去了,我们去一看,还说我们把她碰下去了,赶紧走,该干吗干吗。等他们下午回来时,电动车不见了,女人也不见了。

她是当笑话说的,我惊愕了半天没缓过神。如果有一天我们也不知死活地躺在路边没人管,那是不是我们冷漠别人生死的报应?

四、高老汉梦见自己终于买到电动车了

高老汉始终没想明白,大路上七八岁的娃娃,年轻年老的女人都能骑着电动车跑,为什么家人、邻居都不让他买电动车。

他两只手抱着膝盖坐在村道的树荫里,把头枕在膝盖上,歪着脑袋看着面前来了去了的电动车,心想着自己哪天也能骑着电动车在村道上奔跑。去邻村的市场买东西,去地里割草,去镇上领低保和残疾补助。可这一切前提都必须是他得有辆电动车。

四年了,看着别人每家都买了电动车,唯独他家没有,高老汉就气得骂老婆儿子。十亩地一年大部分是他在种,一群羊是他一个人喂,牛的草一直是他在铡。想想夏天,割那么多草,都得他一个人拿人力车拉回来,上坡时脖子都快扯断了也没人帮他一把。凭什么玉米卖了钱给儿子拿着,凭什么儿子骑着三轮摩托车而不给他买三轮电动车?老婆子太偏心了,心里只有儿子,从来不替男人考虑。

孙子站在大门上叫他回去吃饭,叫了好半天他都不回头,孙子跑到跟前趴耳朵上喊,高老汉才明白过来,站起来跟孙子一起回家。孙子十岁了,站在爷爷跟前和爷爷身高差不多。被人叫了一辈子高老汉,个子却没长高。

回到饭桌上,高老汉还是不高兴。嘴里扒拉着一口饭,脑子里始终盘算怎么样才能给自己买辆电动车。脑子转了几圈之后,他把饭碗一扔,和老婆儿子说,我明天办贷款,贷两万。我给我买个电动车,剩下的买头牛养着。

儿子一听,抠着自己的头,咂巴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端着饭碗出去坐台阶上吃。老婆子一下子发火了,贷什么款?银行是你家开的啊。天天嚷着买电动车,你也不在镜子跟前照照你自己,一麻袋高,两麻袋粗,耳朵又背,六十几的人了,你以为你十八?去年非要骑人家车子,刚骑上没一会儿你就把人家小汽车给碰了,给人一下子赔了一千五。这钱到现在都没还给人家。你贷款,你买个电动车,你能得很?你买回来骑着把你摔死了也就算了,摔不死谁伺候你,再说,贷款谁还?啊,你看这日子还能过不?……

老婆子一通话骂得高老汉哑口无言,想起去年的那次骑车事件,确实是自己的错。可谁第一次骑车还没个磕磕碰碰,你骂吧,反正电动车我一定要买,下个月开始,我的低保钱我一分都不花,攒个几年我不信买不来一辆电动车。

可没几天,高老汉就坚持不住了,他胃有毛病,隔三差五得吃药,孙子趴在肩头一撒娇,不给一块两块不行。时间久了,他还想吃个烧鸡。这样那样的不得已,高老汉又开始取低保钱。一季度二百块的低保怎么也攒不下来。

电动车是高老汉心里挥之不去的梦想,高老汉有一次梦里笑醒了,他梦见自己终于买到电动车了,终于在老婆儿子跟前扬眉吐气了,终于可以骑着电动车奔跑了。一激动,梦醒了,脸上全是汗,一个多月没下雨,这天太热了。

五、他不能说自己不想当老师

五嫂子说,等高考成绩的那天晚上,儿子强一夜没睡。

半夜两点,强的同学发来了成绩,597分。高出一本分数线,强松了一口气。接着面临填志愿,有人给他建议北京师范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这两个大学招免费师范生,上出来工作有保障。

强心里是不怎么想当老师的,可是看着自己家没有盖起来的房子、破败的院子,强沉默了。

父亲去了内蒙古打工,听说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才到,不知道在火车上坐着还是站着,这么热的天气,人完全裸露在野外晒着,一天十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他的母亲,凌晨四点起来去远处的村子摘枸杞,劳苦已经把她累得干瘪瘦弱。而他的两个弟弟,一个明年要参加高考,一个初中,哪样都要花钱,这个家已经内忧外患,所以,他不能说自己不想当老师。

想起远方的父亲,他的心里满是难过,父亲大字不识一个,不善言辞,常年在外打工,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却时常打电话安顿让他吃好点。他一回家,就让母亲变着花样地做饭。他的大学怎么都要上四年,还有两个弟弟呢,父亲的累没完没了。他上高中时就连续两个假期跟着叔叔在工地上打小工,他干活不惜力气,不偷懒,走到哪都让人喜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能偷懒,他不想让父亲太累。

同学说有助学贷款,他上了大学还可以勤工俭学。可贷款迟早是要还的,勤工俭学如果能挣够自己的生活费更好。他不想再把这些负担增加给父母。他还要努力,早点工作,替父母分担两个弟弟的学费。

大门上有人在议论,说找几个人去老家工地上干活。强听见了,出去搭声,说算他一个。一个邻居说,哟,都考上大学了还去干活啊!强笑笑,肯定得去啊,不然没路费。

五嫂子连夜为强整理着铺盖,唯恐落下什么,她很心疼这个儿子,勤快,懂事。可自己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她的儿子,必须得自食其力。

早上强一个人背着铺盖走了,没有人送他,五嫂子早就到枸杞地里挣钱去了。

郑州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部分性癫痫发作的症状有什么治疗癫痫的拉莫三嗪有副作用吗成年癫痫病早期症状是什么样的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