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柳岸】藤蔓青青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39:29
摘要:母亲是根,儿女是藤。有了根,藤蔓才能茁壮成长。    院角那棵藤蔓因离墙壁较远,便用竹竿牵引,油光发亮的叶片彰显着旺盛的生命力。其间一藤蔓昂首探步,竟攀爬到贴着大红双鱼剪纸窗棱上,似要探寻房间里的秘。因怕影响房间的光线,老公几次想把那探险的藤给挪开,都被我阻止了,因母亲住在里面。   每经过窗边,那勾卷的须茎都会牵引我的视线,似乎在寻找等待着什么。这让我想起女儿刚学步时,我在女儿前面伸出双手召唤着,鼓励她。女儿迈着蹒跚的步子,像刚出窝的小鸡,摇着小手跌撞着扑进我怀里。   女儿会走路时,我牵着她的小手,掌心合着她的手背,幸福地看着她。就如母鸡竭力保护小鸡一样,保护女儿。小时候母亲也是这样教我学步,我常拉着母亲的手摇着,歪着头问这问那。一直问到母亲答不上来时,母亲便会抚着我的头说:“风儿,妈妈没读过书,知道的少,以后啊上学了可要好好学习啊!”那时母亲的手是柔软的,暖暖的。   岁月的刀在母亲的额头上割划着,沟沟壑壑里承载着风雨,灵活白嫩的双手也变得笨拙。因常年劳作,母亲的手伸不直,有点弯曲,如那枯老的藤。到了冬天,手指上全是裂口,风一吹裂口处还会渗出血来。握住母亲的手,裂口的皮刺扎着我的手,疼到心里。   在那个藤蔓青青的六月,我出嫁了。出嫁前的几天,母亲几乎都没合过眼。白天四点左右,阳光不灼烈时母亲在院子里清干净一片场地,铺上两张凉席。新弹的棉花里藏着阳光,刚买的白色棉质里子洁的如母亲的乳汁,大红龙凤呈祥的绸缎被面柔滑的如母亲年轻时抚过我的手。我帮母亲穿好针线后,母亲便不再让我插手。母亲半趴在凉席上,一手托起未缝制的被,一手拿着长针,一针针认真地缝制着,还时不时把针尖往头皮上轻轻地斜划一下,母亲说这样针会好使一些。落日前的天空是彩色的,晚霞中的母亲那么美丽。   之前我和母亲说,天热不要缝棉被了。母亲不依,说,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娘家人缝制的被子才暖和。到了晚上,母亲在灯下给我剪喜花喜对,我就在旁陪着母亲,看她一剪一剪地把爱剪出来,然后贴在喜被上,贴在嫁妆上,贴在我的心上。那天,迎亲的队伍走出老远了,母亲还站在院墙边的藤萝下,踮着脚,透过爆竹的烟雾向我挥着手。至今那床母亲手缝制的被子我一直没舍得盖,上面的大红双喜圆得如十五的月亮。母亲的爱,女儿懂。   天有不测风云,三年前母亲因脑梗塞导致半身瘫痪,右手更不灵便,平时吃饭时改为左手。母亲常说:“用左手没右手灵便。”每听此,心便涌上酸楚。有一次,母亲想剪纸,右手握不紧剪刀,本想剪个报晓鸡的,没成想剪成了个游水鸭的图形,原本晴朗的天黯然了,母亲难过地说:“老了,老了,不中用了。平时还拖累你们。”说着把剪刀与剪纸丢进针线蒌里。我忙拿起剪纸笑着说:“妈剪的多有特色啊,憨态可鞠多可爱!我把它帖在墙上!”边说边偷偷对旁边的哥哥使眼色。哥哥也忙笑着说:“咱妈闭上眼剪的都是大作。”母亲知道我们是哄她的,但还是笑了。最终还是没同意把剪纸贴在墙上。   墙壁上帖满各种样式的剪纸,都是母亲没病之前所剪。自那次事件以后,母亲再没碰过剪刀,话也少了。在母亲心里这些剪纸才是她的宝贝。母亲每天望着墙上的剪纸发愣,要不就是对着窗外的藤蔓出神,浑浊的眼睛里满是失落与孤寂。窗外的藤蔓郁郁葱葱,枝藤缠绕。风起时枝叶婆娑,在墙壁上洒下碎金点点,耀着母亲的眼睛。窗棱上的红鲤鱼翘着尾巴,张着嘴儿似要跃入那片波光粼粼中。每每此时,母亲的脸上便会露出难得的笑容,母亲看到了家乡的小河。   又到六月,地处亚热带的广州,这样的天像是喷着火似的。日已西斜时,挽扶母亲到院子的藤萝下纳凉。女儿坐在母亲旁边的石凳上,拿着她的小剪刀,低着头专心地剪着纸片。母亲斜靠在椅背上,望着女儿一脸的笑意,时不时回过头与我唠两句。时光是静的,母亲虽因病身子不灵便,但却是快乐的。女儿的小剪刀左右咔嚓着,剪出一串手牵手的纸人儿。母亲夸赞着,小丫头的小嘴乐得跟开口的饺子似的。   女儿的欢喜劲让我不由想起小时候常跟着母亲学剪纸的情景。那个冬日,北方的小村庄寒风裹着雪花,家家关紧门窗以阻挡寒风逼入室内。秋季,庄户人把希望的种子播下地,冬季便憧憬着来年的收成。清闲日子里,村里娶媳妇嫁女儿的都张罗了起来。我们那个地方会剪纸的女子不多,不像山东的高密还有陕西等地的女子大多会剪纸的手艺。母亲的手灵巧,剪纸技术也是十里八乡数一数二的。我家的小屋,炉子正吐着蓝茵茵的火苗把小屋烘烤的暖暖的。红漆斑驳的桌面上放着红纸与糖果。母亲正忙着剪喜对与纸花儿。我坐在母亲旁边,手里拿着破报纸学着母亲折叠样纸。那个时候生活困苦,母亲念着都是乡里乡亲的能帮衬就帮衬些,从没收过谁家的钱。   母亲用的是剪刀,因为只是农家的小帮衬量少,不需刻板刻刀。别的剪纸艺人剪纸前都画样子,母亲从不。母亲从没上过学,更别说受画之熏陶,只打腹稿就直接用剪刀把纸剪成心中想要的图形。这些都是几十年积攒下来的经验,用母亲的话说只是手熟。一张普通的纸张在母亲手里不到几分钟,如变魔术般变成一精美的剪纸图形。剪出的鱼儿似要跳出水面,剪出鸟儿欲展翅蓝天,剪出的花儿能喷出香味来,还有那带着花鸟的双喜儿似一对新人在咧嘴笑。   母亲剪得有耐心,而我是急性子,只能剪些简单的喜字和圆形方形的花草图案。手也是笨拙的,我的身体里流着母亲的血液,却不具备母亲心灵手巧的慧根。母亲常叹息着对我说:“女孩子要心灵手巧,要会女红,会做一手好菜。这样嫁了人才能做个好媳妇好妻子。”自此,自己更用心跟着母亲学剪纸学女红,学一切母亲会的东西。   母亲把女儿剪的纸人儿放在手心里端详着,眼睛里是欣喜又略带黯然,我知道母亲心思。找来一张红纸对折几下,又把剪刀放到母亲右手,母亲的手有点微颤,嘴微张,眼睛盯着剪刀与剪纸,生怕剪得不合格。我握着母亲的手,哪里该停哪里该转弯儿,哪里该回旋。风扬起母亲的白发,阳光下闪着岁月的光芒。母亲手中的剪纸随着剪刀的角度不同而转动着,几分钟后镂空的大红喜字呈现眼前……我和母亲手心帖着手背,脸贴着母亲的白发,熟悉的母亲的味道让我的心暖暖的。   女儿在旁边也学着折剪,虽剪得有些粗糙但也是有点模样。女儿把两张剪纸铺在石桌上嘻嘻地笑着,阳光从叶缝间漏在小脸上,闪着快乐的光影。母亲伸出手轻抚着红色的喜对子,嘴里喃喃道:“挺好,挺好!小丫头手真巧。”母亲眼睛里闪烁着希望,母亲看到了传承她剪纸技艺的人。母亲的手艺是跟着姥姥姥爷学的,在她还做姑娘时,一直给姥爷打下手。那时姥爷开个剪纸店,春节的门对子,都是用刻刀刻板刻出来的,然后分销各处。母亲出嫁时嫁妆上的喜对儿,把我们村的天空都映红了。   ……   夕阳下,微风轻抚。母亲给女儿讲以前学剪纸的故事,而我已准备好了晚饭,端来水给母亲洗手。女儿也跑来,笑嘻嘻地把小手放进盆里,我给母亲搓洗两下,又给女儿搓洗。握着母亲与女儿的手,感觉到了肩上的担子。   当天边隐去最后一丝亮光时,我搀扶母亲回屋。女儿则一只手拉着母亲的衣角,另一只手扶着母亲的腰,边轻挪脚步,边对母亲说:“姥姥,您慢点呀,小心别摔倒了……”   女儿的声音清清脆脆,那棵正在攀登的藤蔓正颔首微笑。 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经常抽搐的癫痫怎么治疗好陕西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安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