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荷塘】我的爱情童话(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8:39:11

我和老公是大学同学,老公家谱名字叫吕显光,他嫌这名字拗口,就自己把名字改成了吕刚。

我读的大学是吉安师专政史系,我到大学的第一天是新生报到,第二天召开系里的新生大会。新生大会那天,我穿着二姐买给我的纯白的连衣裙走进了大教室。后来,老公跟我说,他看见我缓缓地走入教室那一刹那,他突然意识中断,脑袋里一阵嗡嗡响。他没有见过如此纯净的女孩,以为是仙女下凡了。他确信,我们之间一定有故事发生。

当时,吉安师专扩招,学生宿舍不够,学校认为政史系的男生是最老实本分的,因而,新入校的政史系女生住三楼,政史系男生就住一楼和二楼,二楼和三楼之间用一扇铁门隔着。

系里新生大会散会后,他站在楼下对着三楼喊道:“池葵英!池葵英!”

听见喊声,我非常高兴,以为是我同学来找我了,急忙从寝室里跑出来,站在走廊上,探出脑袋往下看,一个不认识的人,我对着他没有好感地说:“你是谁呀?”

“我也是政史系92(1)班的,我叫吕刚。”

“我又不认识你!”

“我们现在不就认识了吗?”

“你找我有事吗?”

“我们寝室里在玩牌,你下来打牌呀!”

“我不会打牌。”

“你下来玩呀。”

“我忙。”

说完,我缩回了脑袋,在心里骂了一句:“怎么有这么讨厌的人?!”

第二天的班级会议上,学生一一作自我介绍,轮到他时,他一边把自己的名字写在黑板上,一边自我介绍道:“我叫leigang,来自贫穷的山区大县——遂川县……”

我当时差点笑出来,在心里嘲笑道:“丢人现眼的,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念!”

之后的两年,无论我走到哪里,教室、餐厅、图书馆、阅览室、小商店、电影院等地方都有他的尾随,以至于同学们都非常“知趣”地离我远远的。那种被缠的感觉真的不好,他就像赶不走的苍蝇一样讨厌。

吕刚为了追我,动了很多脑筋,花了很多心思。

他每天写一封信给我,请守寝室铁门的阿姨送到我寝室。前前后后,他写了几百封信给我。这几百封信,我从来没有拆开过,接到后,我马上就把它撕了,扔进了垃圾篓里。

我住302房间,他住103房间。有一次,我从楼下过,他叫住我,双手捧着我的一条裙子,裙子折叠得整整齐齐的,他说:“你的衣服被风吹下来了,我帮你捡起来了,洗干净了。”我相信了,因为我们学校在一座山头上,风特别大,我非常礼貌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几天后,他又拿着我的一件裙子交给我,我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一定是请我的室友把我晾晒在走廊上的衣服偷偷地给了他。我扯过我的裙子,狠狠地数落了他几句。

吕刚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也是我们政史系的体育部长。班上的十个女生,只有我没有项目,没有参加魔鬼般的体育训练。其实,跑是我的长项,特别是中长跑。因为,小学、初中、高中,我在矿区子弟学校读书。我家到天矿子弟学校是十来里的山路,要翻三座大山。除了高三要上晚自习,子弟学校是不上晚自习的。一般来说,我都是早晨去上学晚上回家。早晨时间紧,我都是跑着上学的。初中和高中的校运会上,我都是800米、1000米、1500米的冠军,并且跑下来非常轻松。

吕刚的体育强项是短跑、三级跳和撑杆跳。他短跑的最佳成绩是100米仅用了12秒,三级跳的最佳成绩是13.03米,破过学校的记录,撑杆跳能跳6米多高。每次吕刚参赛的时候,他总是请班上的同学拉着我前去观看。说实话,虽然我喜欢运动,但我真的不喜欢观看比赛。短跑和三级跳还好,撑杆跳我真的不敢看。撑杆跳的助跑、起跳、过杆真的很优美,像逆流而上一跃而起的红色鲑鱼一般,但过杆以后的往下摔真的很残酷,也很狼狈。

大二第二个学期开学的时候,我吃过晚饭上宿舍,看见吕刚手里提着一个油纸袋站在宿舍的楼下,迎着他满眼思念的热焰,我硬着头皮往前走,快走到他跟前时,他送上了一句亲切的问候:“池葵英,新年快乐!”

彼时,我不敢和他的眼神相遇,低垂着眉眼,轻轻地回了他一句:“新年快乐!”

“我昨天就来了,今天我在车站等了你一天,但不知怎么错过,没有等着你。”

我没有吭声,心里想:“我在路上拦得长途卧铺车,就没有进站,你当然等不到我了。”

他把手里的油纸袋递给我说:“这是我们遂川县的风味小吃——油煎豆腐丝和油煎鱼片,给你尝尝。”

我抬起头抱歉地对他笑笑,没有接他手里的东西,转身就上楼了。当天晚上,他在楼下喊我下去,我并没有搭理他。不久,守铁门的阿姨给我送来他在寒假写给我的几十封信(具体有多少封信,我没有数),我同样没拆就把它撕了。

第二天,吕刚的室友对我说:“昨天晚上吕刚喝醉了,半夜吐得胃出血,住进了校医务室。”

“他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

“昨晚他哭着骂了你一个晚上,现在他酒醒了,安静了,你去看看他吧。”

“我不去。”

从医务室出来,吕刚就上课了,仍然是每天给我写一封信,我仍然是没有拆开就把它撕了。

几天后,我从一楼过,他跑过来,用一种无比复杂的眼神看着我。这眼神,有初遇般的无比热烈,有诀别般的无比痛苦,有最深长的祝福,有最无奈的沉默。

我难为情地问:“有事吗?”

他黄牛吃草般吞吞吐吐地对我说:“池葵英,我不想读书了,我准备南下打工了。”

我有点吃惊,但还是非常冷静地说:“这是你自己的事,和我没关系。”

他轻声地叹了口气说:“我怎么爱上了这么无情的一个人。”

我不吭声,转身上楼。

他在我身后喊了一声:“池葵英,照顾好自己,祝你永远幸福!”

我没有回头。

第二天,他真的走了。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总算没有人葛藤蔓草一般地缠着我了,我感觉无比轻松,但又觉得有点对不起他,毕竟,考个大学不容易。

十来天后,班主任找到我,班主任和我是同一个县的老乡,他对我说:“吕刚家境非常贫寒,他能读完高中、考上大学吃了常人不能吃的苦。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曾经无数次饿晕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小学二年级开始,他靠哥哥嫂子供养和亲戚接济。初中开始,他寒暑假勤工俭学,但从初中开始到现在,他还是借下了近两万元钱的学费和生活费。”

我沉吟了很久,对班主任说:“黄老师,您和他联系得上吗?”

班主任点点头。

“您把他劝回来吧。”

“我已经劝他很多次了。”

我走的时候,班主任把吕刚打工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塞给了我。

当天晚上,我哭了一个晚上,不是为吕刚,而是为我自己。因为吕刚不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我接受了他,就意味着要把我的初恋交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就意味着自己要告别可贵的童贞,但我又劝自己: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的女人都要恋爱结婚,但未必所有的女人都能像我一样,能有幸地遇见如此爱自己的人。今后,也许我还能遇见爱自己的人,但我确信,世界上任何人对我的爱都无法与吕刚相提并论。

第二天,我拨通了吕刚的电话,在电话里,我掉着眼泪和他说了一句话:“你回来吧。”

电话那边只传来一个字:“好。”

然后,电话那边传来了他压抑的哭声……

和他交往后,我慢慢地发现,他不但帅气,而且是个聪明机灵、幽默风趣、有理想抱负的人。

当时,我家是非常富裕的。我家雇人开了一家煤窑,煤窑一天的利润几乎相当于普通职工一个月的工资。但我还是和吕刚一起去找家教,他的语文好,找的是小学生的语文家教。我的英语好,我找的初中生的英语家教,我们两个人家教的地方离得不远。每个周末的上午,我们坐校车到山下去做家教,做完家教后,我们就一起坐校车回学校吃中饭。吃完中饭,我们就绕着校园的外围墙转一个大圈。校园的南面,面对吉安市最繁华的市区。每次走到校园的南面,我们都会登上最高的一座山坡,在坡顶上并肩坐着,整个吉安市区尽收眼底。面对繁华的市区,主要是他滔滔不绝地畅谈对未来的打算,我静静地听着,偶尔冲他笑笑。那里的风特别大,他就爱怜地把我卷进他宽大的外套里。坐在坡顶,他就顺手摘下两片树叶,往嘴边一放,优美的曲调就随风飘荡……

此后的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走遍了吉安师专及其周边的每一个角落。那几年,正在铺建京九铁路,京九铁路就在吉安师专校园外经过,那时,铁路还没通车,我们经常手拉手地一人走在一根铁轨上,沿着铁路往北行走。他不喜欢往南走,因为南和“难”谐音。

大二升大三的暑假,吕刚没和我打招呼就到我家来了。那时,我们村已经修了一条能通汽车的沙土公路,经常有车子出入。他不知道有公路,走的是小路,他不知道我家有那么远,买了两个十多斤重的西瓜,一手抱一个西瓜,顶着午后毒辣辣的太阳,翻了三座大山,走了十多里山路到我家。

之前,我没有把我和他的关系告诉我的父母和我的哥哥姐姐,他的到来,让我们家顿时炸开了锅。全家人都反对我们的恋爱,不只是因为我们还在读书,更是因为,父母不希望我嫁这么远,并且是个国家级的贫困大县——遂川县,并且是个如此贫寒的一个家庭。

爸爸当着吕刚的面狠狠地给了我两巴掌,然后命令吕刚马上离开我家。吕刚想要向我爸爸解释,我了解爸爸的火爆脾气,这个时候和爸爸解释只会让事情更僵。我把他送到出村子的第一个大坡的坡脚下,他摸着我的脸问:“疼吗?”

我摇摇头。

他把我搂进怀里说:“对不起,我真的非常想念你,一冲动就来了。”

“没事,迟早要面对的,让他们知道了也好。你就在这里坐着,等爸爸气消了,天黑了,我再来接你。”

我了解吕刚的性格,下了车,他一定会急冲冲地往我家赶,他一定没吃中饭,一定是饿着肚子进山的。我到我小学的闺蜜家里盛了一大碗饭给他,然后就匆匆地回家了。

下午,我和妈妈一起上山打柴,出门后,我说:“妈,今天没有回遂川的班车了。吕刚还没走,他还在出村子的山坡下。”

妈妈陪我在村边的一棵大樟树下坐着,叫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她,我毫不保留地把我和吕刚的感情经历说了。

妈妈叹了口气,说了一句我记了一辈子的话:“只要他把你当宝,你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只要感情好,哪怕喝水也是甜的。他是个聪明勤快的人,你们成家后,会很快富裕起来的。”

妈妈是个很有水平的人,读过私塾,读了小学和初中,因为大地主女儿的身份让她考上了师范也不能升学。解放初,湖南斗地主是最严厉的,外公不堪忍受迫害,妈妈跟着外公从湖南逃难到江西。爸爸是个非常粗暴的人,妈妈嫁给爸爸以后,爸爸只要有火就往妈妈身上撒,妈妈挨了爸爸一辈子的打。

对妈妈的话,我是很有感触的。当时,我能接受吕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不想重蹈妈妈的覆辙。我想,只要我嫁给一个知根知底、爱自己的人,不管是荣华富贵地度日,还是贫寒艰难地度日,日子一定能过得幸福。

那天下午,我和妈妈没有去砍柴,来到出村子的山坡脚下找到吕刚。我家和吕刚家都是客家人,都说客家话。因而,妈妈和吕刚聊起来很顺畅,妈妈和吕刚聊了很多,两个人聊得很投机。

当时,大学生由国家分配工作,原则上,大学生从哪来、回哪去。我和吕刚分属两个不同的县,原则上,大学毕业后,我们要回到各自的县。

妈妈问:“大学毕业后,你们打算怎么办?两人总不能天各一方。”

吕刚说:“我尽量请人帮忙把细妹子(我在娘家是老小,一家人都叫我细妹子,吕刚也跟着叫我细妹子)分配到我们县,如果不成功,我就带着她去沿海教书。”

妈妈说:“她的两个姐姐都嫁的远,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了,我真的希望她能嫁的近一些。但如果你们真的相爱,我也不阻拦。”

听见妈妈这么说,我和吕刚都感动得泪润眼眸。

妈妈和吕刚聊完以后,我就跟着妈妈回家了。

回到家,妈妈和爸爸在房间里单独聊了很久,妈妈怎么做通爸爸的思想工作我不清楚。妈妈从房间里出来,我正在菜园里摘菜,妈妈叫我去把吕刚叫回来。

我知道,我和吕刚的恋情成功了一半。我一口气跑到出村子的山坡下,高兴地告诉吕刚:“爸爸叫你回去!”

吕刚一把将我搂着怀里,一句话也没说。群山寂静,夕阳温柔地含在了半山腰上,西天的云霞如烧如焚。归林的倦鸟“咕咕咕……”“叽叽叽……”卿卿我我地喁喁私语,我们感受着彼此热烈的心跳……

吕刚有着天生的公关能力。

爸爸脾气特别暴躁,我们六兄妹都特别畏惧爸爸,平时总是尽量地躲着爸爸,从不敢和爸爸亲近。吕刚没事就坐在爸爸身边,陪爸爸说话聊天,陪爸爸抽烟。也许是爸爸太孤单了吧,吕刚在我家仅仅呆了两三天,爸爸就变得非常喜欢他了。后来,我们家最喜欢吕刚的人,除了我之外,就是爸爸了。

癫痫发作面色青紫没有记忆山东有没有专业癫痫医院癫痫病的发病早期的症状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