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老林二三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03:38

老林是我的语文老师。他总是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西装——没有牌子,是自己在布行里裁了布,找了裁缝定做的。宿管科的老头也穿了这么一身。这个裁缝,大概手艺不怎么样,垫肩做的一大一小,背上的中缝也不直,从后面看,像是肩膀不平似的。他身上总是一股中药味,隔老远就能闻见。有人说老林的老婆是贩卖药材的,他们家里堆满了药材,一身的中药味是熏的。

老林戴着一副老式的玻璃镜片的眼镜。我的叔叔也戴过那么一副,我小时候总是摘下来玩。这种眼镜很沉,戴的时间长了,鼻梁上都能压出两个窝——老林的鼻子上就有这么两个。他的鼻子很大,但是很扁,眼镜总是往下滑,于是,时不时的托一下眼镜就成了他的习惯。上课时,老林一手拿着课本,在讲台上抑扬顿挫的读:“路漫漫其修远兮……”然后托一下眼镜,“吾将上下而求索。”

这是教小学生的方法。老师读一遍,小孩子读一遍,老师再读一遍,小学生读三遍。我们都很反感这样。老林是高三时临时来代课的,原来的语文老师回家休产假。以前的语文课多轻松,摊开课本,迷迷瞪瞪的就过去了。高中时语文课与英语和数学比起来大概显得不是很重要,课程大多排在下午的第一节课。我们刚刚睡醒,脑袋迷迷糊糊,哪有小学生那般的热情。老林读一句,我们都有气无力的应和着。

他在讲台上来回走,一句一句的读,时不时的托一下眼镜。他一走路,嗒嗒的响,这双皮鞋大概也有年头了,鞋底订了很多钉子了。有人说老林是个守财奴,家里药材生意做的这么大,连双新皮鞋都舍不得买。

有时他转过身子在黑板上写字,听到下面有人悄悄说话,便突然转过头来——那副玻璃眼镜便又从鼻子上滑下来了。

他的脾气很好,抓住了说话的同学也不生气,反而嘿嘿地笑着,仿佛很得意。他托一托眼镜,“抓住你了吧!你叫什么名来着?你别说,我想想……”他微微抬起头,眯眯眼,仿佛真的在冥思苦想似的,我们都来了精神,目光注视着他,教室里安静极了,“……唔……你叫xx!”

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争先恐后地说:“你猜错了!”

“唔?错了?别闹,我再想想,你叫xx!”

“猜对了!老林!”

我们叫他老林,他也不生气。刚开始有人叫时,他仿佛很诧异似地说,我老吗?后来同学们都这样叫,他似乎也就习惯了。

这么一闹,打瞌睡的也来了精神。老林又开始抑扬顿挫地读起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老林的课大多都是在读课文。他不光读古诗,课文也读,他仿佛是真的把我们当成小学生来教了。记得高中课本上有一篇鲁迅先生的《纪念刘和珍君》,我们齐读一遍,一节课就过去了。这篇课文有一段课文是要求背诵的,他上课时提问,我们都背不出。老林托了托眼镜,“怎么能背不出呢?看为师背给你们听……”然后大段大段地背诵。

“学语文没有什么好法子,就是多读多背诵。书读百遍,其义自现……”

老林总是自称“为师”,他还叫我“掌门人”,因为我坐在门口的座位。他黑板上写的粉笔字也带着一股“侠气”,瘦体,每写到横折处都要顿笔。这大概是他写毛笔字养成的习惯。只是我没有见过他的毛笔字,不知道是不是也和粉笔字一样。

老林的课除了读与背,就是写作了。课程表有专门的写作课,排在周五,是大连堂,两节课合成一节。

老林的写作课有两种。一种是给一段材料,学生自定题目,自定立意、体裁。这是应试作文。还有一种是“随便”。老林转过身,刷刷刷在黑板上写两个大字:写作。然后另起一行:题目:随便。这就是第二种写作课了,我们私底下叫做随便课。

只是那时候觉得好难,都写不完,我们在下面抓耳挠腮,老林就坐在讲桌前看一本不知道哪里得来的《书剑恩仇录》,时不时的托一下眼镜,抬头看看我们。

大连堂结束,作文没交上的同学,会被老林在周末单独留在教室里,继续写。“作文都写不出还发展什么特长,写完作文再去……”

那时候学校正在开展素质教育,学生在周末发展自己的特长。学校贯彻上级思想,每到周末便把学生赶到操场,“爱打篮球的都去打篮球,爱踢足球的就踢足球,爱……嗯?都不会?可以踢毽子、跳绳啊……”每到周末,教学楼空无一人,教育局有小组巡查。

老林把没同学留在教室写作文,被巡查小组抓到了。

“这是什么素质教育?是圈地放羊啊!……”老林面红耳赤的与巡查小组的人争论。没有人理会他。

最后教育局给了老林一个什么处分我们都不知道。我们问他,老林笑着也不说。

“大不了不干了,回去跟师母贩药材啊……”我们调笑他。

从那以后,一直到毕业,老林就再没留过学生在周末补交作文。他大概是被处分怕了。细细算来,也有五六年了。前几日读起《汪曾祺谈创作》,才忽然觉得上学时老林的教学方法真是没错的。写文章从来不是教出来的,只能靠学生自己摸索,老师只能给学生批改一下,生花妙笔,想要得到,也只能靠多读多背,仅此一途。五六年过去了,我倒是很想念老林,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

毕业之后,我是见过他一次,是前年时了。我正好与高中同学爬山回来,腿疼,到一个药店买药,正好碰见他。他还穿着那身藏青色的西装,还是那副眼镜。我和同学冲着他喊了声:老师。

老林愣了一下,“你是那个……你别说?我想想……”他又微微歪了歪头,眯眯眼,“……你是xx,你是掌门人,对不对?”老林得意的笑着说。

我和同学都没想到老林还能记得我们的名字。

“对啊,对啊!这就是师母贩药材的店啊?”

“贩什么药材,谁说你们师母贩药材的,瞎扯……”老林托了托眼镜,“我也来买药的,不跟你们扯了,我还得回去给你们师母煎药……”

湖北癫痫病医院有几家甘肃兰州癫痫病医院郑州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