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流云】双生花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46:09
山村的清晨是迷人的。站在宁静的清水塘边的坡地上放眼眺望。看,霞光徐徐地拉开黑沉沉的帷幕,瓦蓝瓦蓝的天空云雾缭绕,周围的景物一片朦胧。当一轮红日从东山顶冉冉升起时,乳白色的薄雾缓缓地撤下了它神秘的幔帐,山村的上空就陆续地升起了一股股淡蓝色的袅袅炊烟。山上的翠竹郁郁葱葱,简直就是一片绿色的海洋。脚下开满了五颜六色的小花,像是给清水塘穿上了一件朴素淡雅的花裙子。平静的水面上清晰地倒映着高山流云,似一幅绝妙的山水画呈现在眼前。   山村的傍晚是醉人的。天边的夕阳,向晚的微风,归巢的鸟儿,描绘出一幅自然,和谐,美丽的田园风景画。天空湛蓝湛蓝的,山峦翠绿翠绿的。几朵圣洁的白云不断变换着美丽的身姿。暮云在山间飘荡,空气中弥漫着山花的芳香。偶尔从远处传来的几声犬吠和不知名的鸟鸣让山村的傍晚充满了生机。西山那柔和的残阳把宁静的天空染成了五彩缤纷,犹如人间仙境。劳作一天的人们带着喜悦的心情收工回家。他们肩上扛着锄头,手臂挂着毛巾,漫步在长满山花的田梗上。一阵略带凉意的山风袭来,让人倍感惬意,顷刻间就忘记了所有的劳累、所有的烦恼。天色渐渐灰暗下来,耐不住寂寞的星星不等天黑,就在深邃的天空闪烁着多情的眼睛。银盘似的圆月羞涩地漫漫倾泻着那如水般的清辉。天地间依旧挂着迷人的色彩,深沉而浪漫。你听,村民那热闹的欢笑声、孩子那天真的嬉闹声,老牛那深沉的哞哞声,汇成了一曲令人陶醉的田园交响乐。渲染出令人向往的山村美景。   这里的山民善良淳朴,他们世世代代居住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大山里,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一条经历岁月沧桑的石阶路把它和外界连在了一起。石路两旁粗壮挺拔的毛竹遮天蔽日,一道清澈欢快的泉水从清水塘流出,亲密地偎依着小路蜿蜒而下。它们时而互相嬉闹,浪花飞溅;时而相拥而行,娓娓低语。真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人。沿着山路拾阶而上,空气清新宜人。迎面山风徐徐,两旁翠竹摇曳。春天,竹林里的新笋破土而出。笋尖上顶着鹅黄色的嫩芽,好奇地躲在花草丛中偷偷地向外窥视。怒放的映山红更是见缝插针,这里一丛,那里一簇,把整个竹林打扮得花枝招展。夏天,路旁山泉清咧甘甜,一阵阵凉气向四周弥漫。哪怕外面骄阳似火,这里依然是山风习习,流水潺潺。秋天,各种野果成熟了。鲜美的蘑菇,香脆的山核桃。此时更是毛竹的收获时节:砍竹声,放竹声,男人的吆喝声,女人的欢笑声,汇成了一曲别具一格、振奋人心的丰收曲。冬天,整个山岭银装素裹,静寂无声。翠竹白雪,相映成趣。山崖上冰凌倒挂,山涧中水气袅袅。自然美景,浑然天成!这样一个交通闭塞的小山村,就像一块无人知晓的翡翠,静静地隐藏在万顷竹海的碧波之中。   有一首诗形象地概括了这个小山村的特点:绿水绕村村隔水,青山挡路路环山。白茶沐雾雾润茶,云天恋竹竹遮天。晴空可揽当头月,九月飘雪午夜寒。采药归来谁作伴,白云扶我到门前。      二、双凤   俗话说,“深山出美女”,此话一点都不假。这里的姑娘的确个个像山茶花一样漂亮。而村东头林大山家的双胞胎女儿更是远近闻名的一对姐妹花。高挑的身材,乌黑的长发。白皙细腻的皮肤。不管风吹日晒,一年四季总是水灵灵的。尽管姐妹俩像一个模板刻出来的,就是连走路的姿势,说话的声音,都很难区分。但是,由于从小到大,林荷总是以姐姐的身份呵护着林菱,而且不管什么事都无原则地迁就她。正因为姐姐的大度,造就了姐妹俩完全不同的性格。真是人如其名:姐姐就像清水塘里夏天盛开的荷花,文静、端庄、温柔,如大家闺秀。妹妹正如清水塘里荷叶底下的红菱,活泼、艳丽、任性,如刁蛮公主。姐妹俩在一起,真是“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被大家公认为西天目的一对金凤凰。而更令村上人羡慕的,是姐妹俩在学校的表现。零四年中考,全乡考取县重点高中的,只有这对姐妹林荷和林菱!   暑假后,姐妹俩信心满满地来到县城的重点高中——天目高级中学。开学第一天成立班委,班主任徐老师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林荷被指定为副班长。林菱是理所当然的文艺委员。林荷天生文静,都一个星期了,除了同寝室的几个女同学,其他人还不熟悉。男同学更可怜,只认识两个,一个是班长赵天民,另一个是体育委员潘永福。而林菱天生活泼,很快就和自己班的同学混熟了。   临近十.一了,学校要举行庆国庆文艺演出。赵天民就召开了一次班委会。在会上他说:“这次庆国庆,学校规定每班两个节目。由于时间紧,今天抽中午的时间,请大家讨论一下。争取借这个机会,把我们高一(1)班的形象树立起来。这就要靠大家群策群力了。”   林菱想了一下,就在班委会里提出:“由于大家彼此不太了解,时间又这么紧,要编排新的节目,谁心里也没底。要是相信我们姐妹的话,就把去年我俩获奖的双人舞《竹乡飞出的金凤凰》拉出来。而且,服装、道具都是现成的。也不用再去动脑筋编排了。”   潘永福说:“不是不相信,可是我们谁也没见过,心里没底呀!”   林菱说:“这好办,我们姐妹俩现在就可以给你们跳一个!”林菱的话音刚落,大家就拍手叫好。   林荷把妹妹拉到一边小声说:“你尽给我添乱。一年没跳了,这不是出洋相吗?再说,伴音也没有。”   可是其他几个同学已经把课桌都拉开了。潘永福把巴掌拍得山响,扯着嗓子喊:“姐妹花,来一个!姐妹花,来一个!”   连一向以沉稳著称的赵天民也涨红着脸喊:“林荷,来一个!林菱,来一个!”   在这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情形下,林荷红着脸拉着妹妹下了“舞池”。她轻轻地对赵天民说:“那大家就拍手伴音,好吗?”   “好!”潘永福叫道,“可是怎么拍呢?”   林菱边示范边说:“三拍子。就是强弱弱、强弱弱就可以了。”   就在大家的拍手声中,“舞池”中的两只凤凰翩翩起舞了。   八分钟的舞蹈结束了,直到林荷问怎么样时,大家才从陶醉中醒悟过来,报以一片热烈的掌声。这时,大家才发现,整个教室不知什么时候已被同学们挤满了。   潘永福举起两只拍得通红的手掌大叫:“太精彩了,太精彩了!林荷,我的两只手都拍红了!”   这时,徐老师也从后面走了出来,笑着说“跳得不错,这个双人舞就定下了。可是还缺一个。”   人群里不知谁大声说:“这个机会就让给我们的正副班长吧!”   潘永福兴奋地说:“就让这对金童玉女来一个诗朗诵,大家说好不好?”话一出口就觉得有些许懊悔。   “好!”全班同学异口同声地回答。这时,林菱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   接下来三个人就利用休息时间进行紧张的排练。姐妹俩的双人舞倒是轻车熟路,可赵天民跟林荷的诗朗诵却颇费精力。因为林荷是山里人,普通话里会不知不觉地带出自己的乡音。为了克服这点小小的缺陷,赵天民是又陪她买磁带,又借录音机。还请她到文化宫去看诗朗诵的录像。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俩人从文化宫出来路过湖滨公园时,在一处僻静的柳树旁遇到了两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这时四下无人,他们看见漂亮的林荷,就猥琐地挑逗她。赵天民见状,毫不犹豫地一步上前,挡在了林荷前面,大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又对吓傻了林荷说:“快跑!报警,叫人!”   其中一个小混混仗着自己有两个人,揪住赵天民就是一拳:“叫你多管闲事!不想活了?”另一个贪婪地扑向了林荷。正在危急时刻,赵天民不顾自己的安危,大喊一声,飞起一脚。那个扑向林荷的小混混没提防,惨叫着“噗通”一声掉进了河里。赵天民趁揪住自己的那个人一愣,猛的挣脱他的手,一把拉着林荷,逃出了他们的魔爪。回到学校,赵天民才发觉自己不仅被打出了鼻血,连手腕上的表也不知去向。林荷一边流泪,一边掏出自己的手帕轻轻地擦拭他脸上的血。灯光下,她第一次发现,站在面前的赵天民是一个挺英俊的小伙子。近一米八的挺拔身材,浓眉大眼。特别是他嘴唇的弧角相当完美,似乎随时都带着笑容。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真是让人心动啊。姑娘的心里不禁一热,脸“刷”的红了。幸亏此时赵天民正捧着自己的鼻子痛苦地直哼哼,林荷才轻轻地舒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俩人就来到那棵柳树下。谢天谢地,那只手表还静静地躺在柳树旁的那张长椅底下。赵天民捡起手表对林荷说:“昨天晚上的事,可是我俩的小秘密,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   林荷点点头:“昨晚你可真厉害!是个男子汉。”又一语双关地说,“我会永远记住这棵柳树的。”   赵天民听了,盯着林荷美丽的侧影:“同样,我也不会忘记这棵美丽的柳树。”   “为什么呢?”林荷歪过头调皮地笑着问。   “你看,这棵婀娜多姿的柳树多像你啊!”   不经意间,俩人四目相对,双方都在对方的眼睛里捕捉到一束倏然而过的火花。   国庆的文艺演出,林荷与林菱演出的双人舞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而姐妹俩也成了学校公认的校花。连一贯严肃的徐老师也打趣地对姐妹俩说:“你们真是竹乡飞出来的一对金凤凰啊!”   三年的高中生活对他们来说是既紧张又甜蜜的。可是对暗恋着赵天民的林菱来说,尽管表明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五味杂陈,真是怀揣二十五只小老鼠,百爪挠心啊!那大咧咧的潘永福呢,他误解了林荷对他的宽容,对林菱的多次提醒置若罔闻,继续对林荷大献殷勤。总还坚定地认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呢。      三、弃学   转眼到了二零零七年的五月,迎战高考已经到了最后冲刺的关键时刻。一天下午,徐老师脸色凝重地走进教室对大家说:“明、后、大后三天是学校组织的仿真高考。考试的时间、过程跟真正的高考完全一样。这也是我校的最后一次模拟考试。根据我的经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次你所取得的成绩,基本上可以清楚自己今年高考能得多少分。所以希望大家认真对待,切不可掉以轻心!”   晚自习的时候,潘永福踱到正在认真复习的林荷身旁说:“小姐呀,你还用得着这样用功吗?你们两姐妹考个一本还不是手到擒来。那像我呀,估计专科都不要我咯!可悲呀!”   林荷把身子往边上让了让:“那就抓紧时机复习呀。你没听徐老师说啊,高考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呐!能多考一分,哪怕半分,都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至少现在你还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呀!”   潘永福趁机很自然的拍拍林荷的肩膀:“唉!再过一个月,我就要和我的大美女分别了。真可悲呀!”   “潘胖子,少油嘴滑舌的!快回自己的位子上去,别妨碍我。小心我考不上找你算账!”林荷板着脸说。   “好好好,大美女。”潘永福一听林荷叫他潘胖子,像以往一样,立马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林菱白了一眼潘永福,恨恨地说。   最后一次模拟考试的成绩出来了,结果都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赵天民、林菱、林荷分别是年级组的第三、第七、第八名。潘永福只能在三百名的后面去找自己的名字了。四人在食堂吃饭时,他自嘲地对赵天民他们三人说:“看来我只剩下拍我老爸马屁这一条路了。”尽管潘永福平时大大咧咧的,此时脸上也是一副落寞的神色。   林荷天生心软,看了难免不忍,就宽慰他说:“别呀,这又不是正式高考,只要加油,还是有机会的。”   看到林荷这么关心他,潘永福不觉又飘飘然了:“男子汉,哪能以高考成败论英雄呢?你们说是吧?”一转头对着林荷开心地说:“晚上,皇冠咖啡厅,我请客,咱好好地乐一乐!”   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二十五日吃晚饭时,林荷对妹妹说:“菱妹,我们好几个星期没有回去过了。明天我们一起回去看看爸妈,同时也把报考学校的事情和爸妈商量一下。你说好吗?”   “好的呀!好久没吃到妈妈烧的菜了,怪馋的。真想吃一口妈烧的栗子炒鸡了。明天一早就走!”   第二天晚上,姐妹俩果真吃到了香喷喷的栗子炒鸡了。二老得知女儿分别得了全校第七、第八名,开心得一个劲往女儿们的碗里夹鸡肉。可是当听到菱儿要报考艺校时,就激烈地反对。特别是林大山。结果,一顿好端端的晚饭弄得不欢而散。依林菱的脾气,星期天一早就要回校。林荷好说歹说,才吃了午饭。早上老爸又杀了只鸡让老妈烧好,装了满满一罐子,对林菱说:“菱呀,爸妈不懂,你想考什么就考什么吧。家里也没什么,带只鸡到学校换换口味吧。”林菱这才露出了笑脸,提着罐子和姐姐高高兴兴地回学校了。   郑州专治小儿癫痫武汉羊羔疯哪里医院好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专科长春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比较正规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