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星月】背着贝斯去流浪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59:53
一   要不是别人介绍毛子还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黑人。他很想把手举起做个敬礼的姿势,并且报告对方说,黑人是天生就懂摇滚的。毛子甚至已经摆出了敬礼的姿势,旁边人说,这我们的头,艺名叫似是而非。   毛子差点晕过去。   似是而非说,你不要这样,我身上真的有一半黑人血统,我爹是贝宁人,我娘是北京人,所以我只能叫这个名字。似是而非的北京话很地道,他的声音沙哑之极,天生是个唱摇滚的料。   似是而非身着一件黄色的T恤,胸部的肌肉鼓鼓的,好像马上就要从T恤里突出来,黝黑而修长的手臂从黄色的短袖里延伸出来,手臂上的每一道肌肉都像山丘一样隆起,几颗晶莹的汗珠在上面闪亮,仿佛夜色中的路灯。   似是而非问,当过小偷吗?或者强奸犯。   毛子被问得张口结舌,他真想给这个貌似黑人的家伙一顿老拳,可他还是忍了,他知道似是而非胳膊上的那些肌肉不是白长的,它们比毛子大腿上的肌肉还要坚硬。他就安慰自己想这起码比问他当过劳模没有还是要强一些的。   毛子说,我是个贝司手,在很多地方干过,因为吸毒被某个乐队赶出来了,其实是他们不纯粹,是伪摇滚。   似是而非问,现在还吸吗?   没钱,不吸了,没银子。   似是而非笑了。说这就对了,就怕我们的庙小,装不了你这尊大佛。   毛子想起了一句很古老的江湖语言,他说,我想借大哥一块宝地落脚谋生。他知道似是而非的工作室和一些大公司有联系,他在这里也许会有机会的。   似是而非似笑非笑地说,那就试试吧,先到酒吧里给我挣钱。他笑的时候一口雪白的牙齿露出了来,光芒四射地耀毛子的眼。毛子下意识地退了一步,腰间的贝司就发出丁零哐啷的声音。   当天晚上似是而非就让毛子站在了前排,还特意向大家介绍说,这是京城里来的腕儿,和唐朝乐队的张炬是齐名的,关系磁着呢。   下面立刻响起一片鼓噪声,有人还吹了口哨。那些纷乱的声音让毛子的血流加快,他低低地嚎叫了一声。其实毛子并不怎么熟悉张炬,他和张炬只见过两面,和毛泽东同志见白求恩的次数是一样的。每一次他和张炬对视的目光里都好像有火似的,他们还没有相视而笑过呢。不过毛子没有纠正似是而非的话,他刚来,还不便多说什么,他只是把自己青色的光头晃了晃。他光光的脑袋在彩灯映照下五颜六色的,十分煽情。   乐队的第一支曲子是似是而非特意安给毛子安排的,一首老歌——崔健的《一无所有》。曲子刚一开始毛子便迫不及待地使出了和弦和击弦的手法,痛快地宣泄起来,他青色的头颅昂起又垂下,垂下又昂起。毛子是想做给那个叫似是而非的黑人看的,他知道黑人天生就是唱摇滚,他想把似是而非的骨子里的东西佳木斯癫痫病研究所给击打出来。毛子一边击打一边斜着眼看似是而非。   似是而非终于按奈不住了,他一头冲进了摇头晃脑的人堆里,和那些在灯光里放纵自己的人一起扭了起来,一直扭到毛子的跟前,他一边扭一边说,行,你就是我们的第一贝斯手了!我请你泡妞。      二   毛子没有泡成妞,不是不想泡,哪有不爱女人的贝司手。是一头黄发的黎玲突然出现了,黎玲是在夜色刚刚褪去的时候出现的,黎玲背着双肩包,穿着吊带衫,白色长筒袜下面踏着一双名贵的耐克球鞋,精神矍铄地站在初晨的阳光里,她已经被晨曦分割成了两半,东边那一半是玫瑰色的,西边那一半是紫灰色的。被分割成两半的黎玲就站在毛子和似是而非的面前,她说,你们往那去?   似是而非还以为黎玲浙江癫痫病研究所是在和他说话,他的眼睛一亮,把长长的手臂伸向黎玲。当然他的长臂很快就被黎玲白白的小手打开了,黎玲说,我们还不认识呢。黎玲说完这话,就望着毛子。   似是而非这才明白黎玲是来找毛子的,他朝地上吐了口唾液,说靠,原来这个美女是有主的,我还自作多情呢。   毛子觉得自己有必要介绍一下黎玲了,他不想让似是而非老是把黑手伸向黎玲,他说,她叫黎玲,我的女友,我们已经同居了一千年。她是个天才的爵士鼓手,银狐乐队的,很多演奏只用我们俩就可以搞掂的。毛子杜撰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乐队,黎玲其实没有固定的乐队,她是一个四处走穴的流浪鼓手。   似是而非被毛子唬得只翻白眼,赶紧朝黎玲敬礼,说久闻大名。   毛子看见黎玲笑了,笑得很灿烂。他同时也感觉到黎玲的小手狠狠地戳到了他的腰眼上,让他不由得弯了腰。后来黎玲的膝盖又顶在了他的腚沟上了,让他弯不成直不起。毛子心里明白黎玲在对他的谎言进行惩罚。   似是而非不得不改变泡妞的主意,他直勾勾地望着黎玲说,怎么样,一起去喝点早茶?似是而非显然是在做作,其实这个城市里没有早茶,只有早点。   黎玲很不客气地说,好啊。   黎玲不是那种谁都喊得动的人,毛子想她肯定把似是而非当作非洲贵宾了,就赶紧跨上一步说,他不是纯种的老外,跟中国的主流摇滚一样,是个二转子,是个有中国特色的黑人。   黎玲跟没听见一样,跟着似是而非就走在前面了。毛子只好跟在他们屁股后面踮。这个时候所有的夜色都已经退去,天已经大亮。黎玲美丽的脊背也完全袒露在阳光下了,她雪白的胳膊,雪白的脖颈,雪白的脊背和半个雪白的胸脯都充满了诱惑。   毛子看得出来似是而非已经被黎玲迷住了,他的眼珠子已明显运转不灵,进入呆滞状态,酷似弱智儿童。坐在早点桌上后,毛子就悄悄地对黎玲说,你最好不要穿这样露的衣服。   黎玲很不理解地问,为什么?   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我一样能经得起诱惑的,譬如似是而非,他已经进入了高度缺氧的状态,要出人命的。   毛子的话把黎玲逗笑了,她在毛子的大腿上掐了一把。   吃完早点黎玲就把双肩包强加在毛子的肩上了,她像赶毛驴一样赶着毛子走,毛子牢骚满腹地看了似是而非。似是而非竖起一个黑色的大拇指,羡慕地说:我今天才明白,你真幸福,我真失败!      三   毛子也不知道黎玲怎么就跟变幻无穷的魔术师一样,只用一点点小技巧就把自己收拾得魅力无穷,他每天面对黎玲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新的感觉。今天黎玲在她修长白嫩的脖颈上挂了一根红线,那红线正好紧紧地贴着脖子,红线上吊了个青色的玉石坠子,是个玉兔,黎玲是属兔的。她不像别人把坠子挂在胸前,她的玉坠歪在脖颈的一边,在她半袒露的肩上,和她粉色的溜圆的耳垂相映成趣,别有一番风韵。一觉醒来后黎玲就是这样出现在毛子眼前的,让毛子眼花缭乱了好一阵子。他甚至嗅到了玉坠上的香水味,有点像夜巴黎。   毛子扯那玉坠说,黎玲,你真是个妖精,勾魂的妖精。   讨厌,我真的不喜欢你甜言蜜语!奶声奶气的,不像个汉子……   遭到抢白毛子一把揽住黎玲的脖子,把黎玲的半个身子都揽到了床上。他在黎玲所有性感的地方放肆地揉了起来:我的黄毛!我的黄毛妮子!我的黄毛狗屎!我个黄毛蛋子!   黎玲这才咯咯地笑了起来,声音像流水一样顺畅。她没系带的耐克鞋也欢快地掉落在地上,那耐克鞋在地板上像芭蕾一样旋转了一圈,然后大大方方地横躺在地上,像一艘停泊在港湾里的小船。   毛子知道黎玲只吃他这一套,每次黎玲让她有新的感觉时他都要这样“蹂躏”黎玲,这是他的技巧,也是他示爱的方式。黎玲喜欢。   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很不合时宜地响了,让毛子不得不松开手,像一只张开了双铗的螃蟹。似是而非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毛子希望黎玲今天晚上也过去,他的爵士鼓手肚子出毛病了,平均每五分钟要上三点五趟洗手间。本来毛子是很气愤的,一听似是而非这样说就又兴高采烈了起来,他一边朝黎玲挤眼弄眼一边说,我得问问她愿不愿意。   其实毛子根本就没等黎玲开口,他把一大块汉堡包塞进黎玲的嘴里。然后又抱着手机说,不行啊,黎玲说她是来探亲的,又不是给你打工,凭什么就让她和我一样受罪。   别,别这样说,不是那啥嘛,那救场如救火嘛……   ……她说你可以去找救护队,火警是119。   靠,毛子……你小子,我给高价行不行?   我也没办法呀,你是知道的,现在的美女一个比一个刚烈,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我当不了她的家。   似是而非说,我求你了,兄弟。   毛子还想再挤兑一下似是而非,黎玲就一把夺过他的手机,很干脆地说,我去!   毛子很泄气地倒在了床上,和他身后那些乱七八糟的毛巾被一样。   黎玲说,就没见你操过好心!   毛子说,你不知道我刚来的时候,这个黑驴球居然像盘问小偷一样和我说话,该让他尝尝当孙子的滋味了,我真的好希望有一个黑色的孙子。   死去吧,你以为你是谁呀?你的那些摇滚是换不来银子的,也只能唬似是而非这样的人。   毛子长叹了一口气,非常悲壮地把腿伸直。他看郑州癫痫病哪里治疗好呢见青色的玉坠已经从黎玲脖子的左边移到了右边,细细的红线和雪白的肌肤叫他心里发酸,玉兔的红眼也很顽皮地在看着无奈的毛子。靠。      四   似是而非在夜色刚退去的时候,又说了那句话。他说,怎么样,一起去喝点早茶?大家都辛苦了。不过这次他不是只对着黎玲说的,他还不时地望着毛子,他不敢小看毛子了。这让毛子的心里很受用,毛子没有纠正他说这里只有早点,没有早茶。毛子只是乘机讲了个笑话,他说有个老外说到他到中国后最大的感叹就是中国人勤奋。人家问他为什么,他指着街上那些卖早点摊子说,你看,这里到处都在督促人说:早点,早点,早点。可见这个民族有多么勤奋啊!   毛子把似是而非和黎玲都说笑了。   似是而非说,说那话的肯定就是我爹,要不他怎么就娶了个中国姑娘,并且生下了我呢?似是而非说这话时把他的粗壮的长臂来回甩动着,像一头发了情的大猩猩,并且那手还不时要碰到黎玲的屁股。好像他这样做很爽很爽似的。黎玲也撅着屁股,并没有回避的意思。   毛子说,哎,哎,你注意点好不好,你的那只手很流氓。   似是而非做出莫名其妙的样子,说真的吗?   黎玲说,毛子,你有病啊。   很快他们就到了一家早点铺前,似是而非说,就这里吧,我埋单。   似是而非要了三份牛奶,三份面点,和三份凌晨的空气。毛子插在似是而非和黎玲中间坐下,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似是而非黑色的手臂。他对似是而非和黎玲解释说,我不能眼看着一只黑手伸向纯洁的少女,我是充满正义感的人。   似是而非当然没有任何机会,结完帐后他又付给了黎玲八百元的工钱。这是个让毛子也眼红的数。似是而非咧着白牙说,你值,比这还多都值,我恳切地希望你能跟我合作,不要嫌我们的庙小。刀郎的庙也很小,怎么样,人家如今打出来了,红遍了全中国。   黎玲给了似是而非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那个时候初升的太阳正红,黎玲的笑容和红红的太阳叠印在一起让似是而非的眼睛发直。   毛子说,快点吃,快点吃。他的脚在桌下狠狠地踢了黎玲的耐克鞋和雪白的长筒袜。他看见那白色的长筒袜上立刻就出现了一块灰色的印记,也看见黎玲痛苦地喷出了一口牛奶,那些白色的液体都呈喷射状,差点就喷到了似是而非的脸上。   毛子赶紧说,你看你,你看你。      五   黎玲把她的长筒袜,吊带衫,短马裤全都扔了过来,扔到毛子青色的光头上,让毛子的头变得丰富无比,像一个满是头饰的非洲女郎。   最后黎玲身上只剩下一件黄色的乳罩和一个红色的三角裤,她高高地站在毛子的床上,雪白的脚下是两条绞在一起的毛巾被,红黄相杂,让人看不出哪一条是黄色的或者哪一条是红色,而且那毛巾被里至少裹进了十本五颜六色流行杂志。这情景让眼花缭乱的毛子想起沙滩上的三点女郎。毛子惶恐地看了看敞开的窗子和洞开的大门,他想起身。黎玲说,你敢,你敢,你敢动动,我就一丝不挂地跑出去!要你好看。   毛子纹丝不动了,他太知道黎玲这个妖精的脾气了。他说,怪我,怪我,怪我还不行吗?   黎玲说,不行!不行!不行!你小肚鸡肠,我到底是你什么人?就你这样的人还搞什么摇滚?摇到他妈的外婆桥去吧!黎玲说这话的时候,她脖子右边的那个玉兔也在晃动,红线在闪亮,分外鲜艳。   毛子的眼睛终于被袜子遮住了,他奇怪,挂在他面颊上的袜子居然没有一点异味,这个妖精的身子简直就是香囊做成的。   黎玲说,你记好了,下次再这样我们就分手!另外,你要是不让我和似是而非来往,我就不会让他的乐队演唱你的摇滚,你信不信?这里没有人会给你机会的,你以为你是在美国的黑人街区啊?可以自由表演啊?   毛子点了点头,他必须屈服,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迷在这个女人身上了,其实他身边不乏美女,虽然他还没有娶黎玲的意思,可他觉得他已经离不开这个妖精了,他愿意守着这个妖精过一千年的日子,这是让他很痛心很矛盾的事。他想起他自己作的一首名叫《铁匠》的摇滚里有这样一句歌词:哐!哐!哐!/哐!哐!哐!/我是铁匠!我是铁匠!/我在午夜里敲打着自己的胸膛…… 共 607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