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年】多年前的文字(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42:49

Side:A

千篇一律的早上,因为突然的一个电话,而变得不平凡起来。这大概契合了某种哲理,如同步入一条荒草萋萋的小径,也许会有一条小蛇自眼前蜿蜒而过,也可能一只斑鸠“扑簌簌”地受惊飞起。这个早上,久违的老友声音响自电话那端,往昔的旧事,便在这端我的头脑里升了起来。

更何况,他带来了非常让我意外的惊喜——老友写于十二年前的一些文字。我愿全文抄录下来:

《闻张国太将调有感》

夕阳明,朝阳桥,老夫少壮忘年交。

行则同道步同趋,观霞溪边送寂寥。

古今事,纵横情,海阔天空笑谈频。

话逢妙处须神会,语到洽时皆心领。

石上露,竹间雨,携手登高听偈语。

一碗素汤满壶酒,共品人生味几许。

未盈期,遽分离,夏雨凉风草萋萋。

君幸腹中有经纶,堪度坎坷程万里。

随着语句的铺展,一些往事悄悄浮现。用浮现其实不太准确,那些往事汹涌而至,令我猝不及防。老友在文后,还有如下附注:去年十月与国太先生同调进江口镇企管办,昨忽闻其将调往企管工作组石庭小组,怅然而作。“石上露、竹间雨”指福清石竹山。陈金龙。一九九七年六月十五日于江口。

掐指一算,整整十二年的时间已经过去。时间滤去了一些细支末节,但沉淀下了厚重的情感。

时间是个奇怪的东西,有时,人们用度日如年来形容,这透露出一种焦渴、着急,仿佛一个人想着往前奔跑,可脚下却被羁绊住一样。而现在,摆在眼前的这漫长时间,仿佛被压缩成一张薄薄的塑料纸,此刻与昨日,便分布在纸的两面了。透过纸,一些人或事,又模糊又清晰。

当时间与文字结合,往往会产生神奇的效果。这段耽留于岁月深处的文字,在某个温暖的初春下午,被老友从故纸堆里翻捡出来,勾起了他对过去的回忆。他把文字打印清楚,作为迟到的惊喜送给我,开启了我的记忆。老友长我十几岁。那一年,我们同在一个小镇上班,某个偶然的机会,我们被同时调整进镇企管站,因为对文字的共同爱好,我们成了忘年交。常常于晚饭后晚霞中走上溪边小径,聊着天,随意而行。我自小疏懒,因为他的鼓动,竟也培养出了一些散步的爱好来。其时,我还很年轻,也许年少轻狂,对未来有着这样那样的设想,似乎在我面前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难事。他则赞许我的这种情绪,悄悄替我鼓劲。而在这之外,我的情绪常常纠结于一些莫名的忧伤之中,比如佳人难得,比如抱负不易伸展。他则亦长亦师地劝慰和疏导,令我常常烦躁顿消。

相处短短八个月,却似乎相知甚久。受他影响,我也喜欢在青山绿水间放任脚步。我们曾制造各种机会出去游玩。记得有一回,我们以下乡为名,在一条溪边漫步闲谈。那场景不经常反刍,但想起来却如此清晰。一座石桥横卧江面,桥面细长,被岁月风雨剥蚀的石头显露出沧桑,与岸边的桃花林构成鲜明的对比。记得当时,桃花盛开,我们自一头黄牛身边经过,踏上石桥去看桃花,心底蓦然有了一些诗情画意。而江面开阔,流水澄清,视野之内,苍茫寂寥,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那样的感触,在随后许多年中,竟再也没有重遇过。

彼时,我们共同从事着写材料这枯燥的工作。我时常耍一些小聪明。可曾在秘书工作上浸淫多年的他,对文字材料的一丝不苟颇令我折服。尽管我们心知肚明那样的文字的寿命,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常常字推句敲,并或多或少影响了我。在撰写公文上,自他身上获益良多。也许,我早该想到,如此严谨、细致的人,在我岗位调整之后他会有些不舍。可如果这段多年前的文字没有抵达我的手里,那么我永远不可能知道,他为了我们的相聚和离别,会有那样的感慨。我读着这些字句,突然惶恐不安起来。上一个本命年被记录下的字句,于现在到了又处在本命年的我的手里,这种巧合令我怀旧,感觉温暖。

Side:B

费尔南多·佩索阿说:“有时候,我认为我永远不会离开道拉多雷斯大街了。一旦写下这句话,它对于我来说就如同永恒的讖言。”

写下就是永恒。从久远以前刻在龟壳上,画在墙壁上的文字诞生之后,所有被书写刻划下来的,都在时空中构成了永恒。文字所赖以栖身的,还有竹简、兽皮、纸张,一些被赋予特殊使命的,被镌刻在各种皿鼎器物上,妄想永远保存。当物质形态的器物消失,文字可能借助另外的媒介得以流传。比如,被另外的文字记录进一些书籍里。当用“1”和“0”数字编制的序列以其无限可能站在一串又一串字符,文字如同精灵,钻入亮闪闪的电脑屏幕后,隐藏在机器里,等候着人们去开启,去把沉寂叫醒。多年前的文字以这种方式保存,在物质形态上它们将活得更久。

现在,当我指挥这些方方正正的文字来叙述有关文字的一些东西,我感觉到一些把握不住的惊奇,仿佛自己已经坠入文字制造的迷宫里。横、竖、撇、捺、折,当我开始学写字时,师长们总在嘴里叨唠着这几个字。当它们以不同的形式进行组合,一个个方块字雀跃而出,尽管美丑不一,却都挤挤攘攘地诉说着不同的意思。当我在脑中幻想着这些神秘的组合时,我非常向往有一排排书架的房子。这不能不让想起曾经大学里的图书馆,那是一茬又一茬的人种下的果实,另外一拨又一拨的人收藏下来,如同农民的粮仓,收藏了一粒粒饱满的粮食。想及此,我就对没有在图书馆里多停留而懊悔不已。那里面,摆着多少多年前的文字啊,也许散发着青铜味,也许弥散了枯叶般的霉味,但都被我错过了。

从楚辞汉赋经过,从唐诗宋词元曲中穿越,文字像不安份的分子,左勾右搭,随意拉拢成词,结连成句,在或长或短的排列中纠缠不清,挑逗阅读者。如同没有尽头的时光,它们的组合没有疆域,变幻出奇异的色彩。一个哀怨的闺中少女孑然倚窗。一个沙场老将抚须怅叹。那些勾心斗角的长枪短剑。那些初相聚骤别离的酸甜苦辣……词、句、段、文的层层叠叠,都被文字控制着,它们似乎唱着主角,却永远躲在文章的背后,冷眼偷看或不为所动地旁观。

多变莫如文字,篆、隶、楷、草、行,如同妖娆少女,时而矜持,时而天真,还会端庄或森严。可我们知道,这不断的变身,经过了数千年的修炼和蜕变,在不断的磨砺和抛弃之后,终于长成,仿佛一条小蛇,一次又一次的蜕皮后,得以脱胎换骨。凝视着一些拙朴、古典的文字,我们终于迷糊,那该是多年前的文字,还是多年前的情感。在一个个的汉字被消解成“1”和“0”的组合,它们拥挤上电流的马车,摆脱了笔的羁绊,自由自在游串在线路之中,多年前的文字已悄然隐退。森冷、生硬、呆板,我要用这些流经多年的文字,为它们唱响葬歌。

我不得不想像出文字的可怕,因为我可以用一些文字为另外的文字送行,还可以用文字记录下这场盛宴。我必须抛弃这种可怕的想像,在脑海里勾勒出文字营造的美妙,调集平静的名词,调皮的动词,夸张的形容词,或者无奈的助词,构筑一副宏大的场景,为文字唱起颂歌。但我蓦然记起,我曾无数次做过这样的事,并写下一页页情感泛滥的字句片段,却在一个初冬无人的楼顶,全部被我焚烧了。那些文字随同纸张化成灰烬,在晚风中似地狱中逃离的魔鬼,伸展灰黑的翅膀,挟裹了一些无足轻重的细节,翩然飞舞,有的飞向高空,有的落入流水中。甚至,我看见,这些魔鬼的翅膀,一下一下地拍打着我的心,撕裂般生疼。一些沉重的东西,被轻灵的翅膀所抛弃,坠落在地,狠狠地砸向那以后的岁月。

济南到哪里治癫痫病最好癫痫病治疗费用贵吗奥卡西平能治好癫痫疾病吗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