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江南】借卡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9:56:03
叶子是一名农村姑娘,高中毕业,就随老乡来到广东打工。
   几经辗转,叶子进了一家大型电子厂。虽然成了一名流水线员工,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但是叶子并不满足于这种现状。她觉得凭自己的能力,一定可以尽快脱离一线作业,升职、加薪、做白领丽人,扬眉吐气地过日子。
   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进厂大半年了,她依然是名一线工人。虽然工厂也偶尔有内招的名额,也有人三级跳,可机遇总是与他擦肩而过。每天面对各种像水一样从手中流过的电子零件,被那个肥婆拉长吆来喝去,她很不服气。背着肥婆,她无数次地想:“总有一天,我要当管理!我要当你她的上司,把她踩在我的脚下!”
   这个星期天,叶子没加班。一大早出去市场转悠到中午,才拎着个鼓囊囊的胶袋回工厂。刚走到工厂大门附近,一个妇女叫住了她。
   “喂,老乡,你是恒达厂的么?”妇女盯着叶子脖子上挂着的厂证,试探着问。
   “是啊!”叶子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人。只见她约莫三十岁左右光景,皮肤黝黑,身材瘦小,穿着朴素,显得有些土气。
   “老乡,你帮我叫个人好不?”女的用恳求的口吻说。
   “叫什么人?”
   “我舅舅,是你们厂的财务经理。我找他有急事,可是,这保安不让我进去……”女的语速加快,脸涨得通红,并不停地用手背擦汗。
   叶子有些好笑,几千人的大厂,外人怎么可以随便进去。真是个土货!但想到她舅舅是经理,叶子就好心地厂里的管理宿舍是分开的,员工不敢随便去。其实她是怕碰上高管。
   “那,那怎么办?”女的眼眶一红,眼泪就哗哗地流了下来,接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我是从山茶镇过来看表弟的,哪晓得正碰上他生了急病。送到前面那家医院,医生说要马上动手术,不然就没命了。但是……但是要交八千块钱押金,我们过来身上没带钱,我表弟又是刚从老家出来,还没领过工资,所以我来找舅舅借钱。可来老半天了,就是没一个人帮我叫,急死我了。要是表弟……呜呜……”
   妇女说的医院叶子知道,是个社区门诊部,就在工业区附近。她想了想说:“你可以给你舅舅打电话,让他出来啊!”
   “我……我刚才走得急,手机落医院里了。”女的不好意思地搓着手,“小妹,把你手机我打下,行不?”
   叶子迟疑了一下,但看妇女老实巴交的样子和着急的样子,就把手机借给了妇女。妇女接过手机,感激地点头说了声“谢谢”,就忙乱地拔了阵电话,然后用方言跟对方讲着什么。声音很大,语速很快,叶子隐约听到有“钱”、“卡”的字眼,看到妇女的表情很焦急。
   讲了一会儿,妇女一脸祈求地问叶子:“小妹,你带银行卡了吗?”
   “怎么了?”叶子本能地夹紧了手提袋,警惕起来。虽然涉世不深,但叶子也知道银行卡的贵重性。大半年来,她的工资除了日常花费和给家里寄了点,其余的全在卡里面,有一万多块钱呢。
   “是这样的,我舅舅说他没在厂里,出差去了,要打钱给我,可……可是我没带卡。我舅舅问,能不能借你的卡帮我收下钱?”
   “这哪行!不行,不行!”叶子连连摇头拒绝。
   “小妹,求求你了,帮帮忙吧!舅舅说工厂旁边有柜员机,我跟你一起去,取了钱就把卡还你。要不,要不取了钱我给你两百块钱感谢费,成不?”妇女眼巴巴地乞求起来。
   叶子没有开口,有些犹豫。按理说用银行卡帮人收一下钱也没多大问题,但是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她心里有些不踏实。
   “小妹,我舅舅跟你说,好吧?”妇女说完,没等叶子开口,就又拨通了电话,并把手机递给叶子。
   叶子本能地接过手机,电话里传来一个浑厚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小妹啊,我是财务部刘经理。我外甥女没带卡,麻烦你借卡帮她取一下钱。我现在在外地出差,要晚上才能回来。这个,病人生着急病,救人如救火啊,拜托你帮个忙,我回来一定感谢你!”
   “刘,刘经理好!这……”第一次跟领导讲话,平时伶牙俐齿的叶子变得有些结巴。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部门的?”刘经理紧接着问。
   “我……我叫叶子,是制造二课T3线的。”叶子稳定了一下情绪,流利地回答。
   “哦,制二课啊,我跟你们制造经理是好朋友!你做什么工作?”
   “作……作业员。”叶子有点不好意思。
   “那你什么学历?”
   “高中。”叶子觉得这刘经理真啰嗦,像审问犯人一样问个不停。
   “叶子啊,这样吧,这次你帮我个忙。等我回来,调你到财务部办公室当文员,怎么样?”刘经理的语气很平和,但对叶子却有足够的吸引力。
   “啊……”叶子被巨大的惊喜冲击着,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虽然一直想升职,但办公室文员,是所有车间一线员工的梦。她一个无依无靠的普通员工,想也不敢想凭自己的高中学历能做到那个位置。想不到这个不认识的刘经理,居然一开口就说要让她当办公室文员。
   “啊什么?不想当文员吗?”刘经理的声音很亲切,在叶子听来,感觉就像自己的亲舅舅。
   “愿意!只是,我真的行吗?”叶子还是有些迟疑。
   “怎么不行?在这厂里,只要我一句话,调个把人还不是小意思!这次你帮我应个急,今后在厂里有啥事,随时找我。”
   “好……的。你什么时候打?”刘经理不但要提升自己,日后还会处处关照自己,叶子觉得简直就是碰到了贵人。想起以后前途的一片光明,声音里满是喜悦。
   “这样,你把卡号发给我,我马上去银行?”
   随后,叶子把卡号发给刘经理,就带着妇女转过正门,到工厂的侧门去取钱。
   一路上,妇女一个劲地说着感激的话。说叶子真是个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还告诉叶子说,她舅舅在这厂里做了十多年了,很得老板信任。还让叶子不要客气,把她舅舅当亲舅舅看,以后好帮她……
   等了很久,刘经理才来电话说已经打了款,可是叶子查了几次,卡上都只有她原有的一万多块钱。她给刘经理打电话确认,刘经理一再肯定地说已经打了,并且跟叶子确认了帐号无误。叶子又查,依然没有钱。刘经理就问她,会不会是她这边银行有问题,问她有没其它卡郑州癫痫病哪里治疗比较好他重新打钱。叶子想了想,把另一张建行的卡号发给了刘经理。外面排除的人群中有人起了哄,嫌她进去太久,她就先退出来。
   一出来,妇女就紧紧抓住叶子的手,焦急地问:“小妹,取了没?”
   叶子摇着头告诉了她情况。
   妇女哇地一声哭起来:“怎么可能?钱都打了怎么会没有呢?”
   旁边一个瘦瘦的中年男人好奇地问妇女:“老乡,怎么了?”
   “我舅舅给这个小妹卡上打了一万块钱,她说没有钱。”南昌好的癫痫病科医院
   瘦子说:“大姐,你也真是的,钱怎么能打到人家卡上?你可得小心点,现在骗子多得很呢。”
   妇女捶首顿足地哭着说:“我是从远处来看表弟的,身上没带卡。正碰上表弟得了急病要动手术,来找我舅舅借钱。结果舅舅出差去了,就说打一万块钱到这小妹卡上,让她帮我取一下。你看,你们看……呜呜……我出来好久了,表弟急着钱动手术呢,要是拿不到钱, 我……我可怎么办哦!呜……”
   排队取钱的人,齐刷刷把目光对准了叶子。叶子感觉自己像是个罪犯在受到公众的审判一样,全身燥热。她生气地说:“大姐,你怎么这样?我好心帮你取钱,现在钱还没到帐,你怎么怪我?”
   瘦子赶紧说:“好了,不要吵了。这样,你们再去查一下,两个人一起,这样大家心里都有个数。”
   于是,叶子又回到队伍中排队,妇女紧紧地跟在她的身边,生怕她跑了一样。等到了她的点上,两个人一起进了柜员机,妇女就站在叶子旁边,连输密码的时候都紧紧地盯着,一点不放松。可是进入页面,查询余额,依然是之前的数字。
   看看那张卡,也许到了呢,妇女急切地催促。于是,叶子又拿出别一张卡,进去依然是一样的情况。这下,妇女急得抱着肚子蹲了下去,哭天抹地,哭得叶子心里乱遭遭的。
   叶子又打电话给刘经理。刘经理的声音有些生硬,说怎么搞的,我打了两次了都说没收到,不会是你的卡是吃钱的吧?今天星期天银行没开门,我打的两万块钱也没法查询。要不这样,你先把卡借给我外甥女,让她拿去抵押给医院把入院手续办了,等我晚上回来取了钱就把卡赎回来,明天一早上班给你还回去,顺便帮她把工作调动落实下来。
   刘经理的话他不敢反驳,但是要把银行卡给一个陌生人,她还是不敢贸然的。
   刘经理又说:“怎么,怕我拿了卡不还你?我们都是一个厂的,我一个月一、两万的工资,你那点钱算个啥。再说,我已经给你卡上打了两万,该我担心钱被你拿走了才对。不过,看你是个实在姑娘,我相信你!你还不相信我?”
   叶子虽然心里有些疙瘩,第一次听说可以拿银行卡到医院抵押的。但是,刘经理那么大官,那家门诊部又不大,也许真的可以呢。管他,只要认准了这个靠山,今后在厂里平步青云,豁出去了。于是把两张卡都给了妇女。
   这晚,叶子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穿着白衬衣一步裙,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当了一名办公室文员。她从车间走过,流水线上的人都对她行注目礼。而肥婆见到她,老远就笑眯眯地跟她打招呼,一脸谄媚的笑。
   想到自己终于脱离了一线作业,成了一名白领,她开心地笑了。这一笑,害得她迟到了十多分钟。
   迟到,罚款少不了,也自是免不了肥婆一顿奚落。因为流水线产品,一个工位缺了人,如果没人顶替,后面工段就得断货。
   坐在座位上,叶子心不在蔫地做着产品,时不时偷偷摸出手机瞄一眼。她觉得时间过得真慢,像个老爷爷一样不紧不慢地,走到八点半、九点、九点半……
   叶子想象着一会儿见到刘经理和经理应该怎么表现,不知不觉的,产品堆积如山,还老是做错。惹得后工段的工友不停地抱怨,肥婆张着她的大嘴就对她骂开了。
   这一骂,惹火了心里憋着事的叶子。她把产品一扔,就跟肥婆吵了起来。一时间,车间里其它工位的人全停下往这边看。肥婆恼羞成怒,以不服从管理为由,给叶子记了个小过,罚款伍拾元。
   叶子不服气,借上厕所的机会去给刘经理打电话,她想尽快让刘经理把她调到办公室,她还想让刘经理跟经理说把肥婆炒了。可是电话通了好久,一直没人接听。该不会刘经理不理我吧?昨天说得好好的,今天上午要还卡,帮我调工作的啊。该不会是说话不算话吧?叶子很狐疑,再也无心做事。
   思来想去,她把情况跟邻座的工友说了,工友问:“你认识那个刘经理吗?”
   “没有!我就是昨天跟他通了个电话。”叶子如实回答。
   “你也是,卡怎么能随便借人呢,最好是快点去要回来。”
   “可是,人家是经理啊。”叶子有点胆怯。
   “经理怎么啦?借了人的东西就该还,何况还是那么大一笔钱呢。”
   于是,在工友的怂恿下,叶子找到了生产主管,把情况说了。当然,她没说工作的事,只说借了卡给刘经理,要拿卡取钱。
   主管说财务部经理根本不姓刘,问她是不是搞错了。这一说,叶子心里闪过一丝不安,但河南专治小孩癫痫病哪家好她认定了是财务经理没错,央求主管帮她联系财务经理。主管找到经理,经理也证实了主管的话,还不无担忧地说,根据她说的情况,多半是遇上了骗子。
   这一说,叶子慌了神,脑子乱作一团,脚下软绵绵的,眼泪就淅沥哗啦地流了下来。那钱,可是她打工大半年的积蓄啊。
   为了查清真相,生产部经理亲自带叶子去写字楼去找财务经理。
   财务经理是个胖胖的中年男人,操一口闽南口音,听了经理的陈述,激动地说,“这是哪跟哪?我昨天跟老婆孩子在逛商场,这段时间根本就没出过差嘛。骗子,一定是骗子!”
   叶子也看到财务经理脖子上挂着的厂证上,写着李经理的名字,而且口音跟昨天电话里的完全不一样。叶子懵了,她还是不死心,再次拨打昨天的电话。电话通了,李经理放在桌上的手机没有任何动静,电话里倒响起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喂……”
   “刘……”叶子不知道该叫什么了:“我的卡呢?”
   “卡?什么卡?你他妈的还好意思说,给我的卡里,有一张一分钱也没有,害我瞎忙活,我操你妈!”对方一阵大骂后,就把电话挂了。再打电话去,提示已关机。
   “快把银行卡挂失!”经理焦急地提醒说。
   “没用了,卡里的钱也一定被取光了。你这小丫头,太缺乏警惕性了,银行卡怎么能借给不认识的人?快报警吧,看还有没机会追回钱。”财务经理语重心长地催促叶子。
   此时,叶子的脑子一片空白,她颤抖着手,费了老大的劲,按下了110……

共 464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