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天涯“王佳平杯”征文】怄 气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15:34
无破坏:无 阅读:1848发表时间:2015-07-14 22:35:32 摘要:我就越来越怀念我的母亲,也常常在梦中见面。但特别奇怪,每次梦的开端,都是变着花样还原曾经与母亲怄气的那些画面。梦中曾多次尝试摆脱这种境况,却没一次凑效的。索性就由它去吧。 看着儿女孙辈们对自个母亲的体贴,我就越来越怀念我的母亲,也常常在梦中见面。但特别奇怪,每次梦的开端,都是变着花样还原曾经与母亲怄气的那些画面。梦中曾多次尝试摆脱这种境况,却没一次凑效的。索性就由它去吧。   一、   我五岁那年冬天的一个早上,窗户小玻璃上结着一层厚厚的冰;即使红红的太阳已经照进屋里,还是冻得直打寒颤。于是,祖母在我喝油茶前,先端来半碗热红糖水给我取暖。我接过碗,随即凑到母亲跟前。她正依着炕沿边儿欣赏自个写的作业,是扫盲班老师布置的。我紧挨着也装模作样地瞎看,一不小心竟把糖水洒到作业本上。母亲立马像被蝎子蛰了一样蹦起来,这娃这娃,咋这般慌张呢,这可是我费了半夜工夫才写下的呀,你让我咋给老师交呢?   说着话就拿起作业本轻轻地甩了又甩,再用衣袖款款地摁了又摁,然后像捧个金元宝似的,小心翼翼晾到窗台上面。这一连串动作特别好笑,真比伺候心肝宝贝还用心;轻了担心不顶用,重了又怕弄坏了。我望着依然熟睡的弟弟想,这作业本恐怕比她的亲儿子还要亲呢。   母亲做完这些事,随即换成笑脸说,去把扫炕笤帚拿来!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长点记性。我以为闹着玩,就嬉皮笑脸拿着笤帚递过去。心想,总不至于真打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笤帚已经砸到我的背上。虽然下手很轻,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一愣之下,泪水便涌出来。   我没有哭出声,也没有动。倔强地摆出一副让她继续出气的架势。心头突然间就涌出一个念头,我反正不是你亲生的,干脆就打死我吧!母亲愣住了。已经抬起来的胳膊,高高地悬在半空;收也不是,打也不对。她瞪大眼睛凝视着我,似怒非怒,脸紧绷着不说话。僵持了片刻,竟自个呜呜呜地哭了,你这憨娃,咋就不跑呢?哪有递上笤帚等着挨打的嘛!   我仍然站在原地没挪窝。母亲拉我到怀里亲近。她拽一下我抻一下,几个回合过去,我仍在原来的地方站着。母亲“哎”了一声,无精打采做饭去了。   祖母过来打圆场,你妈与你耍失手啦,她咋会舍得打你呢。这时,母亲却接话说,我就是要打他,要让他长记性,不对吗?祖母厉声喝道,你不说话谁当你是哑巴呀,自个惹下的麻达还要火上浇油?母亲虽然没再还嘴,却响起了“呼哧、呼哧”的抽泣声。祖母接着又哄我几句,见不奏效,就上炕给弟弟穿衣服了。   还是弟弟本事大。祖母对他耳语几句,便径直来到我身边稚气喊道,哥哥,你快给我叠飞机去,我想要你陪我玩嘛。一边说一边小手拽着裤子死活不撒开。我心里好生别扭。正是因为有了他,我才失去母亲专宠的;也正是因为有了他,我才获得新的快乐。我望着弟弟乞求的眼神,实在不忍心拂他的美意,便半推半就到炕上叠起了飞机。这个本事,还是母亲手把手教的呢。   二、   我当时站在原地没动,脑子其实一点没闲着;而且尽想着母亲的好处。   首先想到第一次见到母亲的情形。那时,我像弟弟一样,才一岁多一点儿。母亲与亲生母亲靠在炕沿边上说话。当时认生,也只偷瞟了几眼而已。可后来每每想起来,却是越来越清晰,并且永远定格在终生的记忆之中。   母亲那天穿一件黑上衣,裹着浅蓝的窄边儿;深蓝裤子带着暗花,腿脚绑着白绣花带子。脚蹬方口鞋,鞋带上的子母扣像星星眨眼一闪一闪的。四只脚排成一行,母亲的脚略大一些,可能是缠了半截又放开了。鹅蛋型圆脸,脸庞光洁白净,两边浅浅的小酒窝加上一双灵气活现的大眼睛,总给人笑盈盈的感觉。她与亲生母亲都梳个大盘头于脑后,可效果截然不同。俩人站在一起,亲生母亲的消瘦苍老,映衬得母亲更加年轻俏丽。她实际也年轻,那年才刚刚22岁。只不过在孩童眼里,已是深不可测的大人而已。   我坐着牛车来到新的家。路上,母亲几次想与我亲近,却被祖母拦住。到得家里,她才从祖母怀里接过我,没丝毫犹豫就把奶头塞到我嘴里。那时候,我刚经历断奶,对吃奶有一种强烈的奢望。这个没有丁点奶水的空奶头,竟然哄得我服服帖帖。   我依恋母亲,还因她的眼神。母亲的眼神好像会说话,笑盈盈地闪一下,就能明白啥意思。比如,她举着牌牌(小孩吃饭时带的小玩意),眼睛朝我一眨,我就会乖乖地仰起脖子;舀一勺饭,眼睛往上轻轻一扬,我便张起嘴巴。无须哄也不必吓,该做的事情就妥了。祖母则不同,她对父母从不多说一句话,尤其对母亲,表情总也冷冰冰的。可对我却爱絮絮叨叨。一件极简单的事情,竟能甩出一箩筐的好话。正因为她对母亲的不友好,我常常故意在她跟前耍脾气。   每年母亲都要带我到舅家小住,那才是最开心的日子。一到舅家,母亲就把盘头解开扎成两条长辫;也从不上锅台做饭。成天带我出东家进西家,找许多小孩陪我玩。她很少让我走路,不是抱着就是背着。抱着时,脸儿对着我,好像看不够似的。背着时,则爱拍着我的小屁股问,娃啊,长大娶了媳妇还和妈亲吗?我一边用手摆弄她的两条辫子,一边就伸过嘴去亲她的脸蛋。母亲欢喜地蹦蹦跳跳,我也高兴得大呼小叫。   三、   祖母过来打圆场的当儿,母亲接茬说的几句赌气话,在我听来要多恶恨有多恶恨。分明就是有了自己的亲疙瘩,嫌弃我这个抱养的了。虽然从来没人当面捅破过这张窗户纸,但我心里清楚,我不是母亲亲生的。原本就有影影绰绰的模糊记忆,后来在娶舅妈时,已变得十分清晰。迎亲需要一个男孩陪新娘坐在花轿里。母亲竭力推荐我,我也跃跃欲试想坐。可后来却莫名其妙换了别人。原因很简单,我不是母亲亲生的,坐花轿对新娘子不吉利。母亲当然不会告诉我这些原因。可偏偏有几个闲人议论,被我听到了。   想到这里,我再也无心思陪着弟弟玩。顺手拉开一床被子蜷缩进去,不管弟弟怎么哭闹,祖母怎么好言相劝,我全都不予理睬。直到父亲从外面回来叫我吃饭,我也硬撑着没动弹。我想等母亲来叫,可始终没能等到。我其实早想好了,如果她来叫,我就大声质问,你真想当姚婆吗?我听大人们聊天时说过,姚婆是古代一位帝王的后妈,对这位帝王可坏哩。多次害他,想用大火烧死他,还想把他埋到吃水的井里面。   四、   母亲晚上照样去上扫盲夜校。以前带着我一起去,这回没吭声就悄悄走了。祖母说,你们母子俩还真怄开气啦,你跟着你妈去多好,我照顾你弟弟一个也能轻快些。祖母也是,原先我跟着母亲去时,她总想让我留下陪她说话照看弟弟。现在却反过来这样说。我不吱声,只望着墙上的画儿发呆。画上的漂亮女人怀里抱个婴儿,手里还托个男孩。平时母亲总爱指着画儿显摆,这就是我们母子仨,看多有福气!祖母听了就啧啧道,看把你美的,你有那女人漂亮吗?母亲就对祖母发嗲,咋没有,穿上她那身衣服,说不定比她还耐看呢。   这会儿再看画上那位母亲,面目似乎变得狰狞可恶起来。她分明嫌弃手托着的那个男孩,而那个男孩就是我。   我在郁闷中渐渐进入梦乡。我梦见祖母与母亲说话。一会儿大声争辩,一会儿窃窃私语。祖母说,前几天刚把家交给你管,千嘱咐万叮咛的,不想今天就闹出这么一出,你想怎么着,还没完没了啦!母亲不恼反而笑着说,才刚刚开个头,你别着急呀!祖母说,我咋能不着急,我大孙子心里窝着火哩!母亲嗓音顿时也高了,我心里也窝着火哩!祖母没好气地数落道,还有脸说这样的话,你多大,他多大?都是俩孩子妈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母亲笑了,在你面前,我不就是个孩子吗?我十三岁就到你跟前,你总对我甩脸子,我怨恨过你吗?我是把婆婆当做亲妈看呢。其实我现在早就不生气了,只想治治这娃的犟劲。   接下来说话声音小了许多。只听母亲说道,你常说对娃要真心好一辈子好,我觉得呀,要好就必须家常些,不能总是哄,总是顺着他。如果拌一次嘴就记仇,那还叫亲吗?亲就不能见怪。这几年,咱全都顺着他,他让你上天摘星星,你就会忙着找梯子;他想要井里的月亮,你也会顺着井绳溜下去。娃如今慢慢懂点事了,就得教他些处世的理儿。今天的事,我开始确实生气,既想教训又舍不得。最后还是心软了。让他拿笤帚时,已经变成玩了。没成想他还犟上了。我这次豁出来啦,看到底谁能绷到最后?我得强忍着,总要让这小崽子先与我说话才行。你说呢?祖母说,我咋觉得,这不像一个当妈的说的话呢?母亲说,咋不像?我心里有数。娃从小到我跟前,眼看就三年了。挨亲挨亲,他与我亲着哩。……   上面这些话,开始只是虚幻的梦境,慢慢就变成了真切的谈话。我一直处于“熟睡”之中,泪水却浸湿了整个枕头。不过也暗下决心,一定要与母亲决个胜输。   五、   接下来好几天,我不理睬母亲,母亲也不问我。俩人都憋着一股劲,看到底谁能撑得过谁。我每天早上要喝一碗油茶。以前母亲弄好后就会喊,娃儿,快来喝,热乎乎的可香啦,你不快喝,我可馋得要喝呀!如今弄好后直接放到小桌上,只对祖母使个眼色就干别的了。晚上我在祖母屋里睡,需要换洗的衣服,母亲总让我自个抱着过去,现在则直接交给了祖母。我同样如此。饭桌上第一碗吃完,本来要招呼母亲给舀,现在却对祖母说,再吃半碗。祖母瞪一眼母亲,母亲才会懒洋洋地起身。我想笑,却忍住了。   晚上睡到被窝里,祖母说,你妈想让你跟她去夜校,回来时也好有个伴。我说,我才不去呢,她又没叫我。祖母说,她让我说还不行吗,你咋这么犟呢?你不想想,她给你直接说,你如果再犯倔,她脸往哪里搁?我说,她只要叫一声我肯定去,只要她能叫。我心想,大人就是狡猾,总想设个套儿让你钻,我才不上这个当呢。次日母亲上夜校时,虽然磨蹭了好半天才走,却始终没开口叫我。我也犹豫不决,差点就要主动跟着去了。本来就特别想去,这几天已经憋得非常难受。但想到输赢的茬儿,还是硬撑着没有跟。   多亏有祖母从中搭桥,不然谁都绕不过这些沟坎。其实我心里早没气了,只一心要与母亲赌输赢。一天,母亲在案上揉面,鼻尖上竟然沾着白花花的面粉,活脱脱一副丑角嘴脸。如果在以往,我会提醒她,或者跑过去帮她擦掉。但此时却不能。于是跑去找祖母,转了一圈没找着,可能带着弟弟出门了。回来时见母亲浑然不觉,仍在专心致志地忙活,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母亲见没别的人在场,顿时愣住了,就好奇地问,笑啥呢,吃了喜姑姑奶啦咋的?我笑声戛然而止,指着她说,你输啦,是你先说的话,你看看你的鼻尖儿,现在还沾着白面呢。母亲手一摸,白面更多了。我又开始大笑起来。母亲笑骂道,你这个小贼皮,看我用擀面杖揍你!这次我没犯犟,撒开脚丫子跑开了。   与母亲怄气,就这样以我的胜利宣告结束。至此母亲大概才明白,她与祖母的谈话被我听去了。   六、   还有一次,虽然不是故意怄气,可比怄气要严重得多,因此也常常想起。 那是暑假的一天,我完小毕业准备上初中。下午先找伙伴玩,后来躺在一棵树下看书;看着看着竟睡着了,醒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那年月和现在不同,小山村时不时会有狼群出没。我在优哉游哉的回家路上,似乎听到有人高声大喊我的名字,而且不止一个人。不由就加快了脚步。   家里已经乱了套。祖母抱着小妹坐在炕上抹眼泪,弟弟与大妹知趣地缩在炕角不吱声。母亲独自躲在灶火间哭得死去活来。嘴里不住念叨,老天保佑,让我娃好好的平安回来!我正莫名其妙时,父亲提着马灯回来了。他安慰祖母说,已经找人去寻了,大概不会有意外的。回头望见我,哈尔滨治疗儿童癫痫疾病要花费多少钱怒火突然窜起来,先大喝一声,紧接着就是一巴掌。母亲懵懵懂懂跑出来,像发狂的狮子一样,不顾一切把我拦到怀里,又是打又是骂的,末了一个劲嚷嚷,你让狼吃了,丢下我可怎么活呀!那天,我虽然挨了打骂,心里却畅快至极。顿时就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是母亲和我最亲,她虽然也打我骂我,但实际是怕父亲下手重,故意护着我的。   七、   当然,对母亲的记忆远远不止这些。但别的画面在眼前展昆明癫痫治疗最好医院现时,总要以祖母常爱说的话为前奏,并像影视剧的快镜头那样倏忽而过。祖母在有了两个妹妹之后,最喜欢这样叨叨,你看看你们的妈,让你们几个逼债鬼折腾成啥样啦!年纪轻轻的,再也没工夫没心思收拾自己,头发乱成了鸡窝,走路像撵贼一样疯跑。早晨起得最早,晚上睡得最晚。你们说说,要你们几个干啥呢?说着话就挨个点点我和弟弟妹妹。话里话外既透着对母亲的夸赞与心疼,也露出对隔辈人别样的爱抚与亲情。   的确,祖母说得一点没错。她的话,既像序幕引子,更像在拨弦定调。我眼前涌现出来的尽是母亲焦急的神态、匆忙的脚步和风一般的身影。比如:   有一年,生产队里搞青草积肥,论斤记分。母亲当时正怀着小妹,不能正常出工;就独自到崖顶上割青草。那年雨水频繁,蒿草疯长,足有一人多高,厚实得像一片沃土。母亲持一把砍柴镰刀,弓着腰一干就是大半天。我在后面帮着抱草,也累得满头大汗。母亲衣服贴在身上全湿透了,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脸也被蒿草刺出许多鲜红血印,有的还冒着血珠。我心疼地劝她歇会儿再干。她说,我正干得起劲呢,哪能停得住。你快回去给妈癫痫抽搐要怎么治疗才会好拿点水来!我取水时,祖母一听就急眼了;赶紧扭着小脚跑来,连劝带骂才逼得收手。我望着割下的一堆堆小山似的蒿草,眼睛在突然间就湿润模糊了。后来听大人们议论,真没想到全队的第一名,竟让个快坐月子的妇女给抢跑了。 共 647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