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柳岸·走过】新兵蛋子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11:32
摘要:每个新兵蛋子在新兵连经历过的事情都会很多很多。慢慢地,随着新兵生涯的结束,这些事情或故事都会沉淀进他们生命的长河里。无论何时提起,说起新兵连的事情来,他们都会如数家珍,都能忆起自己的新兵蛋子生涯。 从工作所辖的九中骑车往外走的时候,恰好遇了几个从校外往里进的学生。根据他们的相貌衣着和手里所提着的东西,结合校方所悬挂的标语,我判断他们是刚从外地乡村学校过来参加比赛的体育特长生。   行至跟前,他们几人中,一个皮肤黝黑的女生对着骑车的我喊了声:“老师好!”并深深地向我鞠了一躬。这使我受宠若惊,我知道她是误把我当成这学校的老师了。我只能将错就错尴尬地回了句:“你好!”而后,逃也似地骑车往校外走。   一路上,边骑车走,边回想方才那女生的问候举动。对于那女生方才对我所施予的礼仪,于缺少仪礼的当下来说,放在谁身上都会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在我们现如今生活的都市中,有几人曾受过这样发自内心的深躬大礼?而能施出这样的礼节,又是出于怎样的恭敬?我被她的那一躬深深地感动了。我深信:这样的礼一定是发自她内心的最深处;对于老师,她也一定是极尽敬畏,否则不会行这样的深躬!通常来说,现在的学生,见到自己的老师能问声“老师好!”已经相当不错了,而她竟能对素不相识,自认为是老师的人施以如此大礼,她的这种根植于心的礼仪着实让我感动。   想着这些,倒是让我想起自己初入部队时的情形。   初入军营,我们这些刚穿上军装的毛头小伙儿,被称为“新兵蛋子”面对着军营的一切,我们是既新奇而又陌生。我们极像是刚脱离了母鸡监护的小鸡仔儿,在这陌生的环境里惶惶然而不知所措。就连最基本的军阶都搞不明白,看不懂军衔,分不清级别,诚惶诚恐地接受着班长的教诲,也才大致搞清了他们肩上所扛着的黄牌儿挂星星的与扛红牌儿黄杠杠的区别。懵懂中搞清一件事:扛黄牌儿挂星星的是干部,基本那都是领导,至于是哪一级的,依旧分不太清;着红底黄杠肩章的都是班长和老兵。   班长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便是那种“多吃馒头少说话”一类的新兵蛋子守则,目的无非就是让你吃饱后埋头苦干。这期间自然也免不了教你眼色放活之类的教导,保证自己所带出来的新兵机灵能干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当然,军人之间的相互礼节也十分必要,虽说《条令》明确规定军人间彼此是同志关系,但班长们自然有他们自己的处事哲学。让我们注重军人间礼节的同时,也不忘教导我们学会“夹着尾巴做人”。比如:见了扛黄牌儿的主动礼让和问好,能分清职务的,称呼上是职务加问好,比如“队长好、排长好!”分不清职务的基本称“首长好!”而对于那些肩上佩戴着红底黄杠肩章的,你根本分不清哪个是老兵,哪个又是真正的班长,则统一称呼“班长好!”   我们教导队同支队机关及直属四中队共处一所大院,来往后院的人员较为复杂。我们这群“新兵蛋子”在营区里行走,常常是促不及防就遇见了各级领导和不同班长,你分不清他们来自哪个科室,更搞不明白该叫他们是参谋、助理还是干事,反正就是立正敬礼,然后笼统地叫声“首长好!”、“班长好!”   知礼的干部,遇着你给他敬礼问好,还礼节性地回上个军礼。遇上个“目中无人”的,他们有时连军礼都懒得回,从喉咙里轻轻地“嗯”上一声,就算是对你的回应,全然不把我们这些新兵蛋子放在眼里。   遇见上级是要敬礼加问好的,可班长和老兵这些同我们属于平级,虽不需要敬礼,但必要的立正问好还是要有的。和蔼些的班长也会礼貌地回你句“你好!”而那些比较气傲的,面对你的问好有时候都懒得搭理你,一脸的不耐烦。倒是遇上炊事班或是四中队的那些两道细杠的老兵们,你叫他们一声“班长好”,他们倒是十分乐得消受这样的问好,一脸的欢喜,对你也没有一丝丝傲气。当时不明就里,以为是这些人和气,直到新兵快下连时才明白,他们只是比我们早当了一年兵,在我们没来之前,他们也是老兵眼里的“新兵蛋子”。如今又来了新兵,他们摇身一变就成了老兵,再不受“压迫”,还能被人尊敬地称为“班长”,这样的礼遇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那感觉自然是良好无比,大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畅快感。   但不论怎样,这种“夹着尾巴”做人的处世哲学,在新兵连里还是相当有用的。至少你收敛了自己的脾性,学会了谦恭,下意识里你便开始学着低姿态做人。不论情愿与否,即便是你为了给别人增加好印象而去这样做,长期坚持下来,在潜移默化中你都会收到一定效果。并不是说你这样做了,就低人一等感觉增加了自己的奴性,重要的是你从这礼让与谦恭中学会了尊重,懂得了内敛和把持心性,将自己更好地融入集体生活,以便能同上级与战友间相互包容尊重。   新兵连三个半月时间的新训,军事训练和执勤技能占了相当大一部分。除了那些属于军事技能方面的训练,很多时候部队的那些枯燥无味的约束性条令条例也在无形中改变着你。告诉你哪些该做,哪些不能做,哪些又是如何做。这些细碎的生活养成都会改变你。人们常说部队是座大熔炉,也是所大学校!而这新兵连就是那个称为熔炉的地方。在这里,它会将你一点点熔化,除灰去渣,漂去杂质,沉淀下来的就是你最有用的韧性和钢性部分,然后再将你下放到连队这个新模具里,把你塑造成为部队和国家所需要的中坚力量。   在新兵连,你或许会觉得那里的饭菜难吃,也可能抱怨过馒头粘牙可以糊在墙上,或许还吃过难以下咽的夹生米饭。这些在当时让我们感到愤慨的东西,在以后的人生经历中,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都不算什么。你可曾想过自己做饭都曾有过让人无法下咽的时候?那你就会知道,这些战士也曾经和你一样。他们原来也是每个家庭里被父母宠爱着的孩子,来到军营,也有着和我们一样的光荣和梦想,但部队分工的不同,安排他们来给我们做饭。用原本端枪的手揉起了馒头、切起了菜、拎起了炒菜用的锅铲,他们内心又是怎么样一种感受?但他们接受了这种现实,因为他们曾和我们一样承受住了新兵磨练,在军营中慢慢成长和成熟,他们会服从组织安排,将自己的青春挥洒在厨房。那么你,是否也准备好了,经历过这样一个新兵蛋子的阶段,下连分配后奔赴不同的工作岗位继续磨练!   在“万恶”的新兵连,你是否曾因为自己的被子叠得太差,而被罚只有三分钟吃饭时间?你是否曾在班长倒数着“三、二、一”的口令里,嘴里塞上一大团馒头,来不及下咽就飞奔着跑步回班?这些“凶神恶煞”似的班长们,如何就容不得我们细细将那个馒头嚼完?在我们这群新兵蛋子的脑海里,还有许多都搞不明白的事情,还未待我们完全搞清楚的时候,班长的各样命令便接二连三。慢慢地你才会懂得:被子叠得质量好坏关系着班里的荣誉,视荣誉比吃饭重要是我军的一贯传统和优良作风。也只有这样的集体,才能在战时誓死捍卫荣誉!   在中国军队里,叠被子已经脱离了整理床铺的范畴,而是一种优良作风,一种整齐划一的精神体现,一种楞角分明的军旅人生。此刻,你还会怀疑抗洪抢险大堤上那些扛着麻袋奋不顾身堵决口的中国军人吗?很多时候他们可能只是吃着馍头就榨菜,却从未抱怨过吃得如何差,但他们的誓言却是:“人在,大堤在!”   这,就是中国军人的担当和荣誉!这份荣誉感,最早也许就是从班长那倒数着的“三、二、一”口令里喊起!   新兵连里,有哪个新兵蛋子没给班长洗过衣服、床单?出操回来,又有谁没给班长端过洗脸水?在本能的意识里,或许这些是为了讨好班长,给班长留下个勤快的好印象。即便是受了班长训斥打骂,这样的事情也从未有过间断。我们象是受了惊吓的小鸟,每天小心翼翼,除了认真训练,还得认真“伺候”好班长。按说这样的结果是会造成彼此间的对立,可当三个月新训将结束时,我们对这样的班长又为何深深不舍,建立起深厚的师徒般的战友情谊?   当有朝一日大家都各分东西,如有机会重聚,那一刻你再看,他们会坐在一起豪情地大口喝酒,最后却是相拥而泣。原来,这军旅生涯一起摸爬滚打所磨炼出来的情谊,不仅是战友,还是兄弟!这一刻,你是否会想起上甘岭的坑道里,那仅有的一个苹果被大家挨着往下传递!   每个新兵蛋子在新兵连经历过的事情都会很多很多。慢慢地,随着新兵生涯的结束,这些事情或故事都会沉淀进他们生命的长河里。他们会从新兵蛋子成长为老兵、班长,也有的会成长为干部,成为部队的排长、连长,直至将军。而绝大多数最后都是复员回家,开始他们普通的百姓生活。但不论怎样,你无论何时提起,说起新兵连的事情来,他们都会如数家珍,都能忆起自己的新兵蛋子生涯,记起自己新兵连的那个班长。   沐过人生的风风雨雨,那些曾在新兵连磨砺过和正在新兵连磨砺着的兵们,已经开启和正在开启属于他们各自的人生旅程。而我在校门口偶遇的这个非常有礼貌的体育女生,也从乡村步入这城市里,在用眼睛感知这城市未知的同时,依然保持了她的那份感恩和纯真,用发自心底深处的礼仪来回报老师曾经给予过她的一切。这样的她,我相信会能带给更多人感动。   今写此关于新兵生活的小文,是对自己新兵生活的一段纪念,也是对她的一种赞赏和期许。唯愿她能:不忘初心,奋力前行!也许,她将是国家未来体育界的一枚新星! 洛阳的好癫痫医院有哪些湖北治疗青少年癫痫哪家医院比较好湖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合肥市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