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墨海】沟壑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49:02
   (一)   过年,对玲来说,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喜庆的心情,反而倒让她更加感到孤独和寂寞了。看到村子里家家户户围在火炕上,吃着年夜饭,看着电视,喝着茶,玲的心中就会有一种酸楚感。儿子腊月二十六打电话说,刚分到新单位,很忙,过年不回家了。当娘的还不能说啥,这是儿子大学毕业,头一次不在家过年,只能随了儿子的意愿,幸好女儿放假回来陪她。村子里的人说,还是女儿对娘亲,是娘的小棉袄。   家中只有玲和女儿,年夜饭早早就吃了。女儿想出去找村子里的同学玩,刚走到院子里,竟犹豫起来,仔细想来,和自己要好的也没有几个,不知道该去谁家。玲似乎看出女儿的心思,忙说:“这大过年的,家家都在团圆,还是谁家也不要去,省的讨人嫌。”   听了娘的这句话,心想,也是,于是转身回到窑洞里,忙把门关上。门上挂的棉帘子,被风吹的左右飘动。外面很冷,尤其是在这四周没有大山遮挡的土塬上,西北风“嗖嗖”地刮,刮在脸上,像刀割似得。天快黑下来的时候,天空阴的很重。窑洞很大,中间摆放了一个火炉子,家里人少,既可以取暖又能做饭。天愈冷,炉子里的火愈显得不旺。   玲忙完了屋里的一切,洗了脸,烫了烫冰冷的双脚,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等着看春晚。女儿围坐在火炉旁玩着手机。窑洞里,只有电视机在说着话。看着女儿姣好成熟的面空,忽然间让她想起了很多。她把电视机的声音稍微关小点,对女儿说道:“丫头,你过来,妈想问你点事。”   女儿没有说话,眼睛紧紧地注视着手机屏,站起身,用腿把凳子往身后拨了拨,然后摸索般地走到娘的床前,眼睛依然没有离开手机屏,扭转身顺式坐在床边,说:“啥事?”   看着女儿,玲不知道该从哪个方面去问。二十二岁了,大三的学生,论知识,她不如女儿,论阅历,她也说不过女儿。女儿曾经对她说过,年龄相差三岁,就会有代沟,她比女儿大二十六岁。如果按照女儿的理论来推断,这个代沟太宽了,宽的让她这个当母亲的无法逾越。正因为她是母亲,所以她必须跨越这个沟。   “学校里的伙食咋样?”玲随意地问。   “还行。”女儿依然在看手机。   “谈对象了吗?”玲在问这句话的时候,显得很突然,眼睛紧紧地盯着女儿被手机屏的亮光映着发亮的面孔。   “嗯,谈了。”刚把谈了两个字说出口,嘎然而止,急忙改口“没有。”看手机的头马上抬了起来,脸上泛出一丝羞涩。   “哦,谈就谈了,何必在我面前说谎!还要否认?”玲顿了顿,接着又说:“你还是学生,我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在上大学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谈对象。但有一点娘必须告诉你,要自律,学会保护自己。这一点娘不说你也该知道的。”   女儿看着娘严肃的面孔,轻轻的“嗯”了一声。   “婚姻是大事,也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一旦选择错了,后面的路就不好往下走了……”   “妈,这点请你放心,女儿不是傻瓜,知道该如何去做。现在只是朋友,不工作,女儿是不会结婚的。同时呢,也会保护好我自己的。你不要老是为我操心。”   “世上哪个当父母的不为儿女们操心?尤其是你们这些出门在外,大人又不能天天跟随着的女孩子,是最让大人担心的。唯恐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丢了脸面,让村子里的人看笑话。所以说,男孩子和女孩子是有区别的……”   女儿边听边笑,“现在都啥年代了,你的思想也该更新了。哈哈……”   “再更新,好的东西总是要保留的……你们这些人,反正对大人们说的话都当了耳旁风,很难听进去。如果不把这些道理讲给你们,是大人们的失职;说了,不听,就是你们的事了。说多了,你们烦,唉!快别玩手机了,趁炉子上有热水,你也快去把脚烫烫,上床坐着脚就不冷了,春晚马上快开始了。”   “妈,外面下雪了,还下的很大。”出去倒水回来的女儿说。   “哦,要谢谢老天爷了,也该好好下场大雪了。自打入冬,就没有下过一场雪。如果能下一场埋住脚脖子深的雪,就太好了,开春的时候,咱家麦地和果园就省的浇水了。地里早都旱了。”说到这,忙改口问女儿:“哎,对了。大门你上闩了吗?”   “上了。”已经坐在被窝里的女儿说……      (二)   玲母女二人在家过年,就像平常一样,还是一日两顿饭,只是每顿饭都有肉菜。大年初二,她和女儿早早就起来了,因为雪很深,不能骑车,只能步行赶往十几里外的娘家看两个老人。在娘家吃过下午饭,就和女儿回来了。婆婆和公公因儿子的离去,伤心过度,也早早去了那边的世界,所以没有其他亲戚可走动。母女二人在家,除了吃饭睡觉,没有其他事可做,玲看电视,女儿玩手机。正月十四,吃过早饭,玲送女儿去上学。在公路边等车的时候,女儿说:“妈,我这一走,家里就剩你自己了,太孤单了。”   “唉——”女儿这么一说,玲叹了口气:“这些年已经习惯了。”   女儿左右看看,见没有其他人,于是又说:“如果遇到合适的,就再找一个吧,我和哥哥都支持你。”   “死丫头,哪有女儿劝亲娘改嫁的,不懂规矩,不害臊吗?”玲故意把脸一沉,说。   “啥年代了,再正常不过了。你一个人生活,太苦,地里的活你自己也忙不过来,如果能找一个能勤快点的,他还可以忙你……”   车来了,女儿走了。看着远去的汽车,玲心中想了很多很多。儿子过年没有回来,却给她买了一个智能手机让女儿带了回来。过年这几天,女儿教她如何使用手机。虽说几十年过去了,玲对汉语拼音还记得很清楚,学会了QQ聊天。除夕晚上下的场雪,整整下了两天,随了玲的心愿,真的埋住了脚脖子。初二回娘家的路上,玲对女儿说,这飘落的不是雪花,而是钱。女儿听后,一脸的茫然不解。初春,迎春花开放的时候,背阴的地方还能看见厚厚的积雪。   手机上学会了聊天,她知道了土塬外的世界很精彩,依然有很多不相识的异性朋友可以通过手机相互说说知心话。苹果树开花的季节,玲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异性朋友。每当夜幕降临,她的手机就会被“你好”的QQ信息声提醒,于是,隔屏相望的文字对话便开始了,经常聊到深夜。   当你孤独的时候,有人愿意陪着你,不管他是给你打电话还是文字聊天,你都会感觉到孤独在慢慢地远离你;当你寂寞的时候,如果可以听见一声亲切的问候,你一定会在心里说一声谢谢。   玲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心中产生了谢意。有他的存在,自己每天晚上就不会感到孤独。一个星期没有了他的消息,玲晚上就会失眠。宽敞的窑洞,漆黑一片,只有自己静静地躺在床上,四周什么也看不见,犹如掉进了没有边际黑暗的深渊。孤独寂寞天天陪伴着她,同时,又增添了几份恐惧。在网上不认识他的时候,孤独寂寞都有,但感觉不是很严重,而此刻,玲心中有一种渴望,渴望他能神秘般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但这不可能,她还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详细住址,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相互间只是聊聊各自的生活、家庭及喜好,情感方面,一个字也不曾说过,虽然相互间不提及感情,冥冥之中暗藏着一种爱在里面……   当树上的幼果全部套上袋子,一天晚上聊天的时候,玲把自己的详细住址和电话号码,发在了她的QQ里面。因为对方说过,如果告诉了地址,就会来看她。几个月的聊天,玲相信了他,相信他会来看自己。   有了信任,就会有期盼。   闲暇之余,玲就会不自觉地走到村子南面的公路上,看着过往的车辆。希望有一辆汽车停下来,然后从车上走下那个只是让她在手机上看见过的男人。这条像河水一样流淌的公路,把她的心飘向了远方……每次打开手机,首先看看有没有他的消息。她心里很清楚,是自己偷偷喜欢上他了,否则不会对他有如此强烈的思念。听女儿说过,网上人的爱,人们称之为网恋,缥缈不定,也很虚拟,真正相爱的也有,但很少。玲希望自己的这种爱,就属于那种很少的一部分。照片上的那个男人说了,他自己也是一个孤独者,很想遇到一个懂他、理解他的女性,组合成一个新的家庭。玲明白对方的意思。      (三)   麦子刚收完没有几天的一个午后,玲躺在床上,想睡却睡不着,心烦意乱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玲的心一动,莫非是他打的电话吗?   “谢谢你把电话号码告诉我。如果方便的话,明天就去看你,可以吗?”   盼望了多日的人终于打来了电话,玲的心砰砰直跳,不知道如何回答,于是匆忙说:“方便,我等你。”   “那好,明天见。”对方挂了。   简单明了的两句话,玲听后醉了,沉浸在诚惶诚恐的喜悦中,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到的红晕。天天期盼对方能来,一旦对方真的要来了,她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此刻,睡意全无,看看屋里的摆设,还算整齐,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她不希望在异性的眼里,把她看成是一个不讲究的女人。她把头扭向右肩膀头,抬起右臂用鼻子闻了闻,微有一丝淡淡的汗味,随即轻轻皱了下眉头,晚上该洗澡了,心中暗自提醒自己。   虽然生活在农村,但她和农村里的其他妇女有着很不一样的生活习惯,她是一个喜欢洁净的女人。过去洗澡,要跑到镇上去,来回七八里地,还要花好几块钱。自打村子里有了自来水,她就去县城买了太阳能热水器,安放在房顶上,有了热水,洗澡就很方便了,也不用跑去镇上了。村里有一些人却说她是乱花钱,钱多烧的了,竟然舍得花几千块钱买回来一件专为洗澡的家什,为了享受,一点都不知道挣钱过日子的艰难,净拿老公用生命换来的钱瞎折腾。玲听到后只是笑笑,也不去辩驳。几年前,玲的老公死于一场矿难。不到两年的光景,村子里大部分人家也都安装上了太阳能热水器。   天麻麻亮玲就起来了,把院落打扫干净后方才去刷牙洗脸。因为是土塬,没有山的遮挡,和大平原没有什么两样,只是面积小了很多。朝东面天空望去,太阳已经升起快一竿子高了。   “玲,地里也没有可干的活,你一个女人家起这么早是干嘛,该多睡会才对。”邻家的王嫂提着裤子,匆匆朝她走来,边走边说,没有看玲一眼,径直走向了玲家的厕所。   玲把口中的牙膏泡馍吐出来,说道:“天明的早,我睡不着。你咋不多睡会啊!哎,王嫂,你们家的厕所你咋不用啊?”   “我们家的厕所老公正霸占着呢。我很想多睡会,拉肚子,等不及了,就跑你们这了。咋的?给你家积攒点大粪还不行吗?”王嫂的声音从厕所里传出来,同时伴随着稀里哗啦的声响。   玲笑着说:“我们家不喜欢拉稀的粪便,里面坏水多,病毒也多。待会你还是用大粪勺掏走的好”   “去你的,净说没良心的话。大粪里面咋会有坏水啊?哦,我明白了,你在骂我。”   两个人都大声笑了,笑声惊飞了树上一对早起的鸟儿。   走进屋门,玲自己却笑了,也不知道咋了,今天早上起来竟忘了把被子叠起来。于是放下刷牙的杯子去收拾床铺。往常,只要一起床,顺便就把床铺收拾了,可今天……玲笑自己丢了魂。   按往常的习惯,玲十点多点就把早饭吃了,可今天却没有,忙着去洗昨天晚上洗澡换下的衣服。等衣服洗完,全部晾在院子里的铁丝上,这会真的没啥事了,方去做饭。几点了?屋里没有钟表,只能看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十二点。QQ上有一留言:下午四点多就到了,快到你那里,给你打电话。   看过手机上的留言,玲的心更乱了。   六月下旬的土塬,平日里很少刮风,中午的太阳刺眼又炽热。宽敞的窑洞里面,竟没有一点热气,凉凉的,很舒适。时间伴随着树上的蝉鸣,悄无声息地一分一秒的走着。时间还早,玲这会完全可以睡会,但她却没有一点睡意。在窑洞里坐上十几分钟后,就走到大门口下朝远处看看。她想好了,在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前,下午四点以前一定要赶到公路上去接他,这个要来看她的男人,不知道村子的名字,只告诉了他在那里下车。   公路直直地伸向远处土塬的边沿,和天空连接在一起。这会,公路上来往的车辆不是很多,如果有车过来,远远地就能看见。让玲困惑地是,在她面前,公路有两个方向,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会来自哪个方向。吸足了热量的柏油公路此刻正是最热的时候。玲找了一处离公路稍远点的一棵大树下等着。男人的电话刚才她已经打过来了……   终于有一辆大巴停在了公路上,一个身材不是很高,穿碎花T恤的男人走下车。大巴开走了,把这个男人留在了公路上。他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人,只有玲在不远处的大树下站着,并朝这儿看着。他向玲挥挥手,玲坦然地向这个男人走去。照片上的人和现实中的人是有差异的,但玲还是认出了他,他也认出了玲。   武汉儿童羊羔疯哪里治的好治疗男性癫痫最好的方法伊春癫痫病要注意哪些癫痫持续状态用药巧记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