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八一】水渠边的流年时光(散文·家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51:09

南埠水库开闸放水了!

一时间,美丽的胶东半岛丘陵腹地,渠水席卷着久违的气势,宛如一条巨龙,逶迤曲折,延绵数十里……

南埠水库是家乡的一座小型水库,完工于197O年。它辅射、灌溉、滋补了方圆几十个村庄的上万亩农田。与之配套的水渠,是何年建成的?我一直没有找到准确的答案。

在我的记忆里,我家屋后就有一个村小队的场屋。这三间昏暗的石屋草房,不知从哪天起变成了伙房。伙房,是保障水渠施工人员就餐的,负责送饭菜到工地。我从没有见过施工人员,也没见过水渠的施工状况。那时,自己还是个小娃娃,加之饥饿,就经常去伙房玩。虽然说是玩,其实是又饿又馋,希望能有口饭填饱肚子。

伙房里做饭的,是我的伯伯。他曾入朝当过志愿军,是炊事员。就在这个伙房里,我第一次见到了窝窝头,也第一次吃到了窝窝头。窝窝头虽然也是玉米面的,但吃起来的感觉,不光比天天吃的地瓜干好吃,甚至比偶然吃到的玉米饼子也好。

又不知什么时间,伙房不见了,仿佛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心里不舍啊!

我没问伯伯其中的原因。许是工程完工,人就撤了。再说了,小孩子家家的,哪会想那么多!后来,我时常还会想起那个伙房里飘来的饭菜清香。

南埠水库建成之时,我仅两岁,怎么可能会有完整记忆呢?我最早的囫囵记忆是四岁的事,清晰的记忆是六岁的事。由此看来,水库与水渠当是两期工程,否则与这条水渠相关的大桥、隧洞等浩大工程,怎么可能同年完成呢?

至于具体时间,不必细推,但水渠绝不是一年两年完工的。零星的记忆闪过脑海,还记得小时候,我跟家人曾经一起清理过村西的次渠沟坝,而不是最初的开挖水渠。那是村里分给各家各户的劳动任务。

毋容置疑。那时农家孩子多,小小年龄也懂得帮忙干活!有道是,人定胜天。特别是那个年代,人的精神和力量是无穷的,只有不想干的事,没有吃不了的苦。

水渠总体由南向北延伸。村域内有两座水渠大桥,分别位于村西山脚下和村北山脚下。其建筑风格也迥异有别,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桥也是渠,渠也是桥。

位于村西山脚下的那段水渠,飞架着一座石墩弧拉型混凝土结构板桥,桥高约十五米左右。桥长一百多米,渠高约1.5米,渠宽2米左右。渠道两侧的水泥板,厚度不足5厘米,放不下一只脚。人若走在侧板立面上,时常摇摇晃晃。固定水泥板的斜拉拱形梁,宽约10厘米。如果沿着这宽窄相固的板面走,窄处是极大的心理考验。

小伙伴们喜欢挑战!

大家会选桥面离地最矮的北边开始。这一侧的桥下是山坡梯田,离地约2米多,即使身体摇晃或站不住,就当是纵身一跃,跳下去也不会摔伤。越往南走,桥面离地越高,危险系数越大。因此,能挑战两个拱形梁立面板的,平衡力就算不错了。我天生的晕高,往往挑战第一个,腿肚子都颤颤悠悠的。虽然,心里不服输,但真不敢拿生命开玩笑。

印象中,仅有两个小伙伴敢全程走过。看着他们,玩的就是心跳!

由于桥底渠道是由百多个水泥弧形拱板组合而成的,其特殊的建造结构,使得每两个弧形拱板的结合部,时常存有一湾积水。

有一年秋天,我跟伙伴们上山拾草,路过大桥时,就在桥上疯玩了一阵子。因为桥内存有积水,就比赛看谁先跑到桥头。小水湾,好过,轻轻一跳即可。大水湾,水边还滋长着干绿的青苔,踩上去很容易滑倒。

小心为妙,以免引得大家哄笑。一个一个的,跨过,跳过,跑过……

我也不甘服输地跳着跑着,突然,眼前一亮,这水湾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我停下脚步,转过身,蹲在水湾边,仔细一看,确有一物。我试探着用手动了动……

哇!竟然是一只鳖!这太意外了!

我美滋滋地捉了起来,足有一斤多。这鳖,从哪里来的?不会是从天上来的吧!我兴奋不已!小伙伴们听到后,也觉得好奇,就聚了过来。说啊,笑啊。好几个人也在后悔,明明自己先跑过去的,咋就没看见呢!

回到家里,妈妈见后,也觉得奇怪。大水库没有放水,这桥上的积水里怎么会有鳖呢?不过,妈妈很高兴。她把鳖清洗一番,准备杀了,让我喝生血。我不愿意,想想都有一股腥味。妈妈说,喝生血可以治我的贫血。小时候因为家境较为贫寒,我身体一直营养不良,有些贫血。听妈妈这么一说,我就当真了!于是,我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下了那碗生血……

长大入伍后,部队训练多了,我的身体变得强壮起来。但偶然想起,我依然应该感谢上苍的恩赐!

沿着这段水渠北行百余米,便可看到穿山而过的水渠隧洞。那隧洞,是小伙伴们冒险的地方。小孩子比较调皮,有时天不怕地不怕的。聚在一起,就恨不得上天入地了。

那一次,上山拾草,不知道是哪个小伙伴提出:谁有胆穿过这隧洞?如果害怕不想进去的,可以到山坡的另一边出口等着……

对于水渠里的隧洞,大家都很好奇。谁肯服输啊?没有人。一个一个,都说敢!

这水渠自从建成以后,就没听说过村里的哪个大人闲得没事穿越隧洞玩,也就小孩子才有这份玩心。于是,大家争先恐后地跳进渠道里。走到了隧洞口,一看才知道,隧洞里不是渠道里所见的泥沙底,而是积水,就像一条地下暗河似的,只是水不流动。里面黑乎乎的,只能看见远处的洞口还透着一点亮光。这是大家没有想到的……

不能打退堂鼓,没有退路。

片刻之后,不知是谁招呼了一声。大家脱下鞋,把鞋放在自己的篓子里,卷起裤腿,一个跟着一个走。农家娃,是不会穿着鞋趟水过河的。

那时,大家的年龄都不大。由于受《西游记》小人书的影响,我也怕这黑乎乎的隧洞里,会不会遇到什么妖怪?另外也怕有蛇出没。毕竟,之前我们都见过水渠内有蛇爬行。其实洞里根本不会有妖怪,只是内心作怪。所幸,自始至终,都没有遇到危险,当然,也没看到想象中的蛇。

隧洞里,水深及膝。我们根本看不清脚下的水路。头上,是不规则的悬石,给人以黑暗的压抑感。水底,是些锋利的小块石,深浅不一。试探着,一步一步挪动着脚步,也怕伤了脚。好在农家娃都习惯了赤脚走路。

大家跟紧点!没有人说笑,或许生怕惊动了头顶上的裂石。隧洞口的亮光,越来越大了,那一颗颗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

第一次穿越隧洞,安全成功,我们非常高兴!那一天,小伙伴们饶有兴趣地依次穿越了村域内的四处水渠隧洞……

如今,恐怕再不会有小孩子去玩这个穿越的游戏了。

穿过三个隧洞后,就可以看到村北山脚下的那段水渠。

只见一座石拱桥夹在两山间,桥渠宽两米多,渠长近百米。渠道相对宽敞平坦,小伙伴们经常用来赛跑。不服气,那就比一比,看谁跑得快。没有真正的输家!年少时,一直就在这样的快乐中奔跑……

石拱桥的桥身由十孔拱立。其中,桥中间的两侧孔最小,仅容得下一个人横藏在里面,而南北两侧的孔最高,即使大人举手摸顶,也高不可及。于是,这里便成了小孩子玩迷藏的好地方。其实,这里都是光秃秃的石壁,很难藏住人,可大家玩得还是很开心。

桥身之下,除了可行人的孔洞,皆为堆土。孔洞,可以自由穿梭,是小伙伴们爬上窜下戏耍的好去处。特别是炎热的夏季,每当结伴上山,那里便成了我们纳凉的“避暑胜地”。躺在孔洞里,微风拂面,美美地睡一觉,真是爽快极了!

石拱桥下,一条山里小溪顺流而下,连通着村里的北壃水库。这座小水库的水源,主要源于北山的几条山沟雨季的流水。早些时候,这些山沟里的小溪,就很难见到流水了。另一个重要来源,便是南埠水库放水时,通过这条水渠会补充库水。

一直以来,这座小水库,就是村人们夏季戏水打闹的地方。

北壃水库的东半部,水较深,一般是大人玩的地方。小孩子一般在西半部玩。这里,浅处,可及腰深;深处,水至脖子。水下,多是泥沙底,没有半点水草,相对安全。

炎热的夏季,小伙伴们喜欢在水里打水仗、比游浮、扎猛子、摸河蚌、网小虾……泡在水里,潜在水底,浮在水面,都是悠闲自在!

然而,多年以后,水渠再也没有水了。无人管理的渠坝,泥沙渐渐淤积,杂草灌木更是全面覆盖。由于无法得到有效供水,这座北壃小水库的存水量很少,干枯也是难免。

有些遗憾!儿时的“水上乐园”,竟然只能留存在记忆中了……

兴建农田水利,曾是一个时代的标记。不少荒滩野岭都改造成了粮田,正是得益于水库、水塘、水渠、扬水站等各种水利工程的建设。当时,由于生产力相对落后,农业机械严重缺乏,每个大队里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台抽水机。因此,浇地用水,大多数还得靠上游的南埠水库放水。

多少年以后,也不知从何时起,南埠水库开始了水上经营活动。效益第一,经营者岂肯放水?雨季,只有暴雨来临时,才会主动泄洪。不得不说,南埠水库原有的灌溉功用,在时代的变迁中有些变味了。当然,这不是水库本身的问题。它曾滋养过很多人,它的历史无疑是可敬的!

水库封水,水渠也无法通水,却依然封不住库水那颗流淌的心。只要不是大干大旱的季节,南埠水库下游的小河,总会有清清流水。水库不放水或无法放水的日子里,下游的村庄想浇地,就只能各想办法了。于是,或是沿河拦坝,或是依河挖湾,或者干脆拉水。总之,只要能解决农田用水的问题,办法总比困难多。

后来,随着农用三轮车的推广普及,村民自发地组织起互帮互助小组,即几户人家的三轮车从河边引水,再连接上胶皮水管,就可以实现短程三级扬水。这一成功经验,很快便被村民广泛采用。时至今日,小河里的流水,千米之外都可以爬山越岭……

粮田,果树,再也不愁浇水了。或许,那条水渠只是提前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沉寂,安睡,也是它不得已的归宿。

岁月见证了这条水渠的芳华与没落,多年之后,是否还有人会想起它?

村里的年轻人,或许看到的只是荒废的它。我妹妹算是南埠水库的同龄人。当她看到村头的水渠几近荒废时,曾感慨道,过去老辈人吃了多少苦啊!那么高的水泥板桥,没有起重机是怎么建起的?这隧洞又是怎么打成的?农村人,不怕吃苦。即使这样,在她看来,过去老辈人为建水库和水渠所吃的苦,都是不可想象的。而今,桥梁断了,水渠废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这一切,都是不可想象的!

多少次梦中所见的那条水渠,美好,快乐,犹在昨天。

那一年,我回家探亲,曾上山专门去看过那条儿时游玩的水渠。我从不曾忘记它!

顺着山路,走近,依稀可见水渠的存在。由于山地多年的自然绿化,浓密的绿灌植被已经遮掩了那条水渠往日精神焕发的身姿。初见,我有些吃惊,甚至有些失望。渠道,没有儿时印象里的那样宽、那样深。还记得小学时,老师带着我们几个小男生到这条水渠里学游泳的往事。我们趴在水渠边,学着狗刨,划拉几下手臂,就赶紧靠岸。因为,不会游泳,就觉得水渠深不可测,也不敢“扑腾”几下游到对岸。现在看来,仅有两步之距。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有点不甘心。移步,再走近水渠的隧洞口,俯下身来……如此低矮!又超乎了我的想象。这直接颠覆了我一直以来所认为的“高大上”的美好记忆。

我想不明白,这是为何呢?印象与现实差距如此之大。沉思。疑惑。许是小孩子眼里的世界,总是美好的和高大的!或是现在习惯了高楼大厦的世界……

不得而知。

伫立,无语。丘陵山间,唯有那久不通水的渠道和有些残缺的桥梁,仿佛还在诉说着不屈的故事……

大桥老去,水渠亦老矣!五十年,一个不该老去的年龄,它却尽显苍老不堪。悠悠岁月,弹指一挥间。关于那条水渠边所发生的故事,就在不经意间被岁月渐渐遗忘了,而它的青春依然鲜活靓丽地活在我的美好记忆里。

哈尔滨癫痫到哪里治疗癫痫病的有什么好办法吗江苏癫痫病可以彻底治好吗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