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风恋】世外禅客,醉酒书狂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1:22:13
破坏: 阅读:4845发表时间:2017-04-16 05:15:57

【风恋】世外禅客,醉酒书狂(散文)
   人人送酒不曾沽,终日松间挂一壶。
   草圣欲成狂便发,真堪入画赠僧图。
   ——唐·怀素《题张僧繇醉僧图》
  
   这个夏日,似乎并非那么炎热,夜间清风吹拂,带来丝丝凉意。开了窗,独自坐在桌案旁,摊开寺院里师父寄来的一幅字,“清欢”二字便落入我的眼中。我早知道,师父会为我写下这么两个字,他知我一生所求不过清欢二字。师父的字依旧如流水般洒脱,似行云般不羁,像落花般轻盈柔软地落在我的心中。宣纸上流淌着墨迹,空气中氤氲着墨香,白纸黑字,干净极了,通透极了,一笔一划,一勾一撇,尽是禅意,尽是慈悲。
   我与师父相识于苏州,初次见面,便从他的眼底看出了沧桑的慈悲与经世的良善。后来知道,他爱书法,钟情于草书,而他的一生,也似是一卷狂放潇洒,看似凌乱到毫无章法,实则脉络清晰,依稀可辨的狂草。师父原籍山东,后求学在外,亦工作在外。年轻时他做过公职人员,春风得意之时辞去官职,转而经商,事业蒸蒸日上后,却又散尽资产,落发为僧,从此皈依佛门,再不问俗世,只安心地写草书,抄经书,在一册又一册的经卷中,寻觅他一生所追寻的真意。
   花甲之年,他应家乡故人之请,回家乡济南长清万佛寺做住持。万佛寺成人癫痫患者需要保暖在山林中,比之他之前呆过的佛寺则更显清幽宁静,他回来之后就在此清修,甚少出去。许是因了缘分的指引,我阴差阳错地来到了北方念书,学校所在地便是济南长清,所以来长清不久,我便去山中拜访师父。
   那是一个落雨的日子,师父亲自在山下癫痫病的治疗费用高吗等候我,两个小时的车程后我才抵达,而后与师父一起踏着泥泞的山间小道走了好久才到万佛寺。我在寺中小住了几日,山林掩映的山间古寺,真的是我心中所想的寂静禅林模样。那几日,师父与我讲得最多的,不是佛法与禅意,而是那位叫做怀素的僧人,师父一生痴迷于草书,痴迷于僧界狂人,草书圣手怀素。
   怀素,中唐时人,俗姓钱,湖南零陵人,字藏真,僧名怀素。怀素一生痴迷于书法,最喜醉酒后持笔挥毫,蘸墨书狂。他是一个与佛法和书法结下了不解之缘的人,可是他的一生却无心禅修,虽为僧人,却从不遵守清规戒律,唯对书法情有独钟,一生情思尽为草书,一生草书皆为狂草。
   怀素幼时便眉清目秀,聪明好学,他在《自叙帖》里开门见山,毫不谦逊地说:“怀素家长沙,幼而事佛,经禅文暇,颇喜笔翰。”很多人都说他:“学必成功,才当逸格。”可是十岁那年他却忽发出家之意,双亲无奈,只好随他所愿。世人都说人在无奈之时,或是必得经受过世间难以承受的伤痛,最终才会无可奈何地走向佛门,寻求解脱。可是当时的怀素只是一个孩童,一个十岁的孩童,双亲健在,生活安逸,他却一脚踏进了佛门,再不曾出来过。我想,他不是有过太大的伤痛,也并非为了躲避什么,他就那样走进了那扇般若之门。也许,这就是缘分,奇妙得不需要任何理由与借口;更或许,怀素走进佛门却又不守清规,仅仅是为了成全他一生狂放,一世狂人的落拓。世间一切就是这样的无语言说,我们无需去孜孜不倦地追问他为何要出家,因为在他张狂的人生,张狂的书法面前,一切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那么的苍白无力。
   怀素在浓浓的书法气息中成长,他的舅父钱起是唐代著名诗人,亦是一位颇有名气的书法家,其书法,至宋代时仍有人收藏。在这种浓厚的文化氛围中长大,对书法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地受其影响,所以他自幼便对书法产生了兴趣。后来出家后,怀素依止与惠融禅师,惠融禅师也是一位醉心于书法的僧人,其书法艺术与钱起不相上下。就这样,无论是在家还是出家,他与书法都有着割舍不下的情缘,好像是书法对怀素情有独钟,无论他身处何方,书法总能与其亲近。
   出家之后的怀素在清净的寺院中苦练书法,终成一代书法大家。他是书法史上独领一代风骚的草书圣手,其草书被称为“狂草”。多么大气的名字,多么磅礴的名字,如他的一生,既痴且狂。他的书法,有如疾风中的劲草,用笔圆劲有力,张弛有度,线条流畅,勾连不断,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李白曾作诗叹云:“草书天下称独步。”唐代文献中记载他的书法说:“运笔迅速,如骤雨旋风,飞动圆转,随手万变,而法度具备。”他与唐代另一草书家张旭齐名,人称“张颠素狂”或“颠张醉素”。
   怀素可以成为一代草书圣手,除了与生俱来的灵性和后天的兴趣之外,与很多成功的人一样,他的书法造诣并非偶得,也是历经多年苦苦练习,笔耕不辍,才最终赢得一代书法大家、草书圣手的美名。正所谓:“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东汉草圣张芝临池学书,苦练书法,将一池清水染成墨汁;三国人钟繇不舍昼夜,苦心习字,睡梦之中依旧用手指在被子上勾画书写,最终将被子写穿;隋朝僧人永智,独自在一间阁楼中静心练习书法,三十年如一日,秃笔成冢,才最终写成气候。怀素也是这样,他几十年如一日苦练书法,练到忘记一切,心中只装得下书法。
   这样一位痴情于书法的僧人,却无钱买纸练字。没有纸,他便在寺中空闲的地方种下千万棵芭蕉树,像古人在芭蕉叶上题诗一般,他将芭蕉叶当作宣纸,日日夜夜,寒来暑往,苦修书法。几十年来,上万棵芭蕉树几乎被他写尽,但他仍就写着,从不曾断绝。因长期精习书法,他用坏的笔都堆在一起,名为“笔冢”,而他经常洗砚的池水也变黑,名为“墨池”。这些故事,流传了千年,在后来的岁月里成为了人们口中的传奇,提起怀素,或是提起芭蕉,人们都不会忘记唐朝时那个叫做怀素的书法大家曾与芭蕉结下过这样的一段情缘。哈尔滨儿童医院癫痫病科r />   一个在历史上流传了千年的著名书法家,一个被后世之人争相收藏其墨迹的狂草圣手,生前的日子却不甚清贫,甚至连写字的纸张都无力购买,只能在芭蕉叶上挥毫心中的丘壑,这让人看着总有些许的辛酸与无奈。想这世间无数人都只是身后留名,生前他们的艺术不为人所理解,甚至备受诟病,一生清贫,艰难度日。就像曹雪芹,他生前贫困交加,在无数个风雪之夜用生命熬出血泪的文章,却不曾受到《红楼梦》给他带来的丝毫荣耀,反而是死后,他的《红楼梦》成为我国文学史上不可撼动的巅峰。都说“红楼梦中梦难醒”,一部《石头记》赚得了多少痴情男女的眼泪,多少人为宝黛的爱情悲剧而心生凄凉,多少人心痛于书中“树倒猢狲散”的悲凉,可是曹雪芹依旧生前清贫,无人问津,死后孤坟离离,只有几丛荒草与黄昏中的寒鸦和他作陪。也许,世事就是这样,死后留名,永垂儿童癫痫大发作的急救措施青史的代价便是生前饥寒贫困,或是一生难酬其志。也许,只有在最无奈,最失意的境界中,他们才可以酿造出不朽的魂灵,在绝望中走出希望,从灵魂最深处沉潜出生命里的价值。
   怀素既是狂僧,亦是醉鬼,他一生豪放不羁,活得狂放,就像他的草书,总是给人惊艳,给人震撼。在尘世中,他不受俗世羁绊,出家后,他依旧性情疏放,无心修禅,虽居佛门净土,却依旧喝酒吃肉。这让我想起电视剧中的济公和尚,济公喝酒吃肉,逍遥一世,看似萍踪浪迹,糊涂度日,实则生性狂放,潇洒纵意。他行走世间,渡化世人,为迷惘之人指点迷津,以教会世人行善止恶,离苦得乐。他虽喝酒吃肉,却是一位让人由衷敬佩的僧者。也许怀素就是这样,他只是一个踏进佛门的人,却浅尝辄止,书法才是他最终的归宿。我们无需责怪他不守清规戒律,因为他本就是世间的一个狂人,为书法而生,为狂放而生,我更愿意将他想象为一个出离尘世的僧者,除却一切凡尘俗礼的羁绊,在自己书法中,修自己的禅,悟自己的佛。
   “饮酒以养性,草书以畅志。”他是僧界狂人,也是草书之圣,醉酒写字是他此生最痛快的表达。也许酒在他人的眼中是入骨的相思,是无限的愁绪,可是在怀素的眼中,酒与书法一样,是他今生的归宿。一杯酒饮下,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尽数遗忘,他可以挥舞着一支笔,做这世间最深切,最癫狂的看客,在那种飘飘欲仙的境界中写下行云流水般的字迹。仿佛那所有素白白的宣纸,都是为了今生可以与他相遇,可以留存他水墨般的记忆。当年的怀素最爱在凉风习习的日子里,与一群酒徒聚集一堂,摆开笺麻素娟,宣纸石砚,不需要金莼玉粒,亦无须奢华的房屋,一间简陋的屋子,一坛陈年的佳酿,就可以成全他们一生的尘梦。简简单单,没有过多的欲求,他们真的将生活过到了最满足和最欢快的境界。一个视功名利禄为尘土,视人间荣华为无物的人,真的不需要太多,抛下人生的负累,只要一壶酒,一支笔,就可以酿造出最不凡却也最平凡的人生。反而是尘世的我们,期许太多,奢求太多,兜兜转转,最终却一无所有。
   他真的是个狂僧,喝酒的时候高谈阔论,纵酒欢歌,没有丝毫顾忌,没有丝毫的隐忍。酒酣耳热之后便闭目休息,灵感来了便会纵身而起,拿起手中的笔便开始挥笔疾书,将自己全然交给一个黑与白的世界,在那里恣意挥毫,酣畅淋漓,如入无人之境。趁着酒性,纸张、素娟、白墙,就连衣衫都成了他书写草书之地。这样的一个人,看似癫狂,实则最是洒脱,酒成全了李白,如今又成全了怀素。也许人生真的就是一场醉,只有在醉酒后才可以将一切干净彻底地忘记,那个时候,内心才可以洁净得只放下一样自己钟情的事物,那个时候,内心才会别无他求,只在那仅存的一种事物中缠绕。怀素是世间的清醒者,他知道,人世间所有的纷纭与纠葛,其实都比不上他手中的一坛酒与一支笔,所以他在醉酒后,悄然入了自己的梦境,去写草书了。
   “人人送酒不曾沽,终日松间挂一壶。”怀素的很多书法都支付给了俗世,换得了酒肉,就像我们以为的缥缈高深的佛法与禅机,实则是在最平凡的生活中一般,一代草书圣手的墨迹也不过是拿来偿还了生活。我更觉得,怀素虽算不上一般意义上的僧者,但是却懂得生活的禅意,他知道,佛教我们放下执念,禅教我们寻得内心的安宁。随心随性,看似简单的四个字,却很少有人真的可以做到,但是怀素做到了。“草圣欲成狂便发,真堪入画赠僧图。”他的狂是醉酒后最真的性情,最原始的表达,他在沉醉中,不知归路,挥舞着华丽的墨笔,写下流水落花般的文字。
   怀素一生云游,漂泊四海,这样的人,独自行走江湖,真的不需要太多,一壶酒,一支笔都有些许的奢侈。怀素晚年的书法从疾风骤雨般的狂傲转至典雅素净的平淡,这亦是生活的禅意,他知道,再热烈的繁华也会有寂灭的时候,返朴归真,才是生活最本真的模样。而恣意挥洒,狂歌乱舞交付给了青春年华,老了,参透了生活的禅意便回到最朴素的宁静,有过鲜艳热烈的曾经也就足够了。
   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原来世间一切,不过是心的幻象,任你万丈红尘,我只愿在一张宣纸流淌的年华里,将生活的禅意抒写得淋漓尽致。
  

共 412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