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雀巢征文】父亲留下一支歌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4:47:58
无破坏:无 阅读:2009发表时间:2015-07-02 17:16:23 摘要:程坦曾任乡苏维埃政府主席,中共黄安县区委书记,黄安中心县委、豫东南道委秘书长,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政治部秘书长,第15军团政治部民运部部长。抗日战争时期,根据党中央的指示,他从延安返回大别山,发动群众组成抗日力量,开展游击战争。1939年到1942年,程坦任豫鄂边区特委书记,他根据中央六届六中全会会议精神,针对新四军4支队留守处和抗日独立第6大队所处敌、伪、顽三面包围的恶劣环境,提出统战、防敌、游击三条主张。 父亲程坦的追悼会是1981年1月8日在政协礼堂举办的,主持人是李先念,程子华致的悼词。悼词中说:程坦在红十五军团政治部工作期间,为了配合当时红军的政治纪律教育,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内容,利用鄂豫皖地区一首民间歌曲的唱腔,改编成《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首先刊登在红十五军团政治部的小报上,很快在红军干部战士中广泛流行开来。以后,经过不断修改,发展成现在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成为我军政治工作的有力武器??"这是第一次在公众集会场合提到父亲在编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中的历史作用。   不久,在《解放军歌曲》1981年第3期上,发表了该刊采写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产生》一文,第一次在媒体上公开报道了这首歌的编作过程,第一次在媒体上明确指出该歌的歌词作者是父亲程坦。   我是程坦的儿子,出生在抗日战争时期的1942年,幼年时跟随父母生活在新四军、八路军和解放军的部队中,经常听到部队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建国后,在上小学时也   学唱过这首歌,记得当时歌片儿上注明的词作者是毛泽东,曲作者是李劫夫。   20世纪50年代我上初中时,有一天晚上,父亲与母亲看完文艺演出一回到家,就立即拿出久已不用的口琴,不声不响,不理睬任何人,独自一人长时间反复吹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曲子,显得有些激动。夜已经深了,他还在不停地吹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令人十分诧异。我询问般地看了母亲几眼,她对我说,在今晚演出的节目中,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是最早的原词原曲,让父亲想起了红军时代。母亲没有向我说明这首歌跟父亲有什么关系。当时我还是孩子,想不到这首歌会与父亲有什么渊源。   大概是1957年或1958年吧,我已上高中,一个星期天的中午,父亲在家请客吃饭,大多数客人是红二十五军和红十五军团政治部的战友。酒足饭饱之后,这群老头子高兴了,以筷子敲打着盘碗,热情地唱起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唱的是1935年末红十五军团时期的歌词。   但这个时候的歌词已经定型,到现在都没有变化,内容如下: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要注意。   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   第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努力减轻人民的负担。   武汉母猪疯 三大纪律我们要做到,八项注意切莫忘记了,   第一说话态度要和好,尊重群众不要耍骄傲,   第二买卖价钱要公平,公买公卖不许逞霸道,   第三借人东西用过了,当面归还切莫遗失掉,   第四若把东西损坏了,照价赔偿不差半分毫,   第五不许打人和骂人,军阀作风坚决克服掉,   第六爱护群众的庄稼,行军作战处处注意到,   第七不许调戏妇女们,流氓习气坚决要除掉,   第八不许虐待俘虏兵,不许打骂不许搜腰包。   遵守纪律人人要自觉,互相监督切莫违反了,   革命纪律条条要记清,人民战士处处爱人民,   保卫祖国永远向前进,全国人民拥护又欢迎。   接着,他们七嘴八舌地回忆起了这首歌的形成过程。有一个客人建议道:应该把老程当年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件事说一说,写一写。父亲用浓重的红安口音阻止道:千万搞不得!这是我第一次明确地听说这首歌与父亲有关。   大约在1965年,父亲带着我的妹妹观看全国戏剧汇演,和黄镇、郭述申等人坐在一起。看戏过程中,黄镇拍着我妹妹的头说:孩子,你知道吗,《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是你爸爸写的,了不起呀!   70年代,黄镇将赴美国担任中国驻美国联络处主任,父亲在家设宴为他饯行。黄镇说:我在法国当大使时,一听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就想起老程,想起当年我们在一起共同战斗的艰难但充满激情的岁月,真是对这首歌有一种亲切感,这是老程的功劳,应该公布于众。父亲还是那句话:不行不行!千万搞不得!吃饭作陪的全都是他红十五军团的战友。   "文革"初期,社会动荡,城市、工厂以及一些农村的秩序异常混乱。为了加强纪律性,反对无政府主义,毛泽东带头唱《国际歌》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当时不但解放军部队在唱,机关、工厂、农村、大中学校等也在唱,连小学生都在唱。大概就在这个时期,《西行漫记》的作者——美国著名记者斯诺再次访问中国。据传,他在与毛泽东的交谈中,询问《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作者是谁,毛泽东当时曾表示,这首歌很好,不知道作者是谁,但不是他(指毛本人)。   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记述,他于1936年8月底曾在甘肃省的豫旺县采访,访问过徐海东及其率领的红二十五军以及红十五军团,发现部队都在唱《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认为这就是国民党的军队无法打败红军的重要原因,大加推崇,并在《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中,首次向外界披露了这首歌。应该说,斯诺是最早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介绍到当年的国民党统治区的,也是最早将这首歌介绍给西方世界的。   "文革"结束后的1977年,父亲的身体已经很不好,多数时间住在北京医院里,我也经常在医院里陪伴他。这时为搞清《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形成过程,偶尔有人到医院采访他,他都是东拉西扯,搞得釆访者稀里糊涂,不得要领。看得出来,他是在装糊涂。   在我的记忆中,好像父亲从来没有同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无关的人员谈论过这首歌是如何产生的,从来不提自己与这首歌有什么关系,包括他的子女。他的口风是非常紧的,因此我们几个子女一直对这首歌的来龙去脉不甚了然。"文革"后的首届人大、政协会议期间,听说唐天际在会议上提出了一个议案,说《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是父亲编作的,建议为此正名。这个消息一传开,一时间接连不断地有人到医院釆访病重的父亲,包括一些记者。看来这时他是无法再继续装糊涂了。   1978年或1979年,胡耀邦总书记到医院看望父亲,开玩笑说:老程,看来你也活不长了,有什么事情要我办,快说吧!父亲缓缓地说:还真是有两件事要麻烦你,一是我不想进八宝山,想叶落归根,埋到老家的程家坟山上去;二是希望搞清《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编作过程,以组织的名义确定我在编作这首歌中的作用,以免别人误解。本来想永远不提这首歌的事,但现在要采访我的人越来越多,逼得我不得不要求澄清历史事实。我不希望别人背后议论我贪天之功为己功,是个骗子。   "文革"结束后到父亲去世前的几年,刘华清经常到医院看望父亲,闲谈中有时回忆往事,回忆他们年轻时在红二十五军火热的战斗生活,开始公开谈论编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有关史实。程子华也经常到医院看望父亲,也经常回首在红二十五军的日日夜夜,怀念牺牲或故去的战友。我从他们的交谈中,对这首歌的形成历史开始有了比较粗略的了解。直到这时,我才有意识地主动向父亲了解这首歌的创作过程,头脑中有了一些比较有条理性的印象。简要情况是:   1935年9月,红二十五军从鄂豫皖苏区长征首先到达陕北,与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二十六军、红二十七军会师,合编为红十五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军团政委,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当时的十五军团政治部主任是高岗,副主任是郭述申,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是郭述申主持政治部的日常工作。父亲此时则担任军团政治部的秘书长。   10月,红十五军团在甘泉县的老山和县(今富县)的榆林桥,接连打了组建以来的两个较大的胜仗,歼灭了一部武汉中药治疗癫痫病分国民党的主力部队,俘虏了几千名敌军官兵,缴获了大量军需物资。当地老百姓热烈拥护红军,许多农民踊跃参加红军,一些俘虏也参加到红军队伍中来,一时间红军部队扩充很快,但部队的成分也发生了新的变化,违犯群众纪律的事件时有发生,对新兵进行阶级教育和革命纪律教育,就成了军团政治部刻不容缓的紧迫任务。   恰在此时,周士第、王首道率领的中央红军先遣队也到了陕北,与红十五军团会师,带来了一份《中国工农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布告》。父亲看到《布告》后发现,较之红二十五军唱过的纪律歌,内容更加全面和完整,并且更加通俗易懂,大喜过望,于是根据《布告》内容,参考红二十五军在鄂豫皖苏区时曾经传唱过的红军纪律歌,按照在大别山地区以民间小调填写的一首九字排列的《土地革命成功了》歌的韵律,连夜编写了通俗压韵的歌词,然后和刘华清一起,将歌词填入这支小调中,按照部队行进的节拍,共同反复修改,反复吟唱,经过郭述申审阅后,刊登在军团政治部的《红旗报》上(另一说为《红星报》),当时的歌名叫《红色军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   这首歌发表后,由于内容重要,通俗易懂,曲调又是红二十五军的战士们熟悉的,好学好记,并且还便于在部队行进中歌唱,因此很天津羊角风医院哪里的好快在红二十五军以及红十五军团中传唱开来。不久,中央红军和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先后到达陕北,与红十五军团会师,这首歌又迅速唱遍所有红军部队,并很快唱遍了陕甘宁边区。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这首歌不断传唱,很快唱遍唱响全中国,成为流行时间最长、流行地域最广的一首红色歌曲。   在各地各部门,这首歌的唱腔虽然相同,但各自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歌词却各有一些差异。1950年和1957年,总政治部对这首歌组织了几次修改,统一了歌词内容,形成了现在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但与最初的原词原曲区别不是很大。几十年来,这首歌曲深受我军广大指战员和人民群众喜爱,对于加强纪律性,增强军队内部和外部团结,促进部队作风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   父亲向我回忆这段往事时,口述了1935年末这首歌的歌词,与1957年总政治部最后一次修改定型后的歌词内容已经很接近。可惜的是,由于时间太长,这套词我丢失了。但我想,从一些文艺部门找到这首歌1935年末版的原词原曲,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   毛泽东于1947年10月10月拟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关于重行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毛选》第四卷1241页),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但还不能视同为歌词。   根据父亲的意愿,我们几个子女于1978年或1979年向胡耀邦总书记递送了一份报告,恳求他尽快安排对《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编作过程进行调研,力争在父亲生前能看到结论。我为了这首歌的来龙去脉,也曾走访过一些老同志,其中郭述申还为此写了一篇证言材料。   胡耀邦总书记批准了父亲的要求,责成总政治部调査落实。1979年或1980年,总政文化部的陈奎及给我打电话,要我到他那里谈一谈这首歌的有关情况,我到西什库总政办公大楼见了他。我想,总政的同志,包括陈奎及,可能还有其他单位的有关同志,肯定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据传,李劫夫在"文革"结束后曾说,他曾对这首歌的曲调进行过修饰,但他并不是原创作者。我还记得,这个时期,胡耀邦总书记曾向我们几个子女说过,他确实也不记得中央红军在中央苏区和长征途中唱过曲调相同或相近的纪律歌。   父亲去世前夕,我们都很关切《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调研进展情况,也大概知道了一些调研结果,但并不知道在悼词中写进了他是这首歌的编作者等内容。1984年夏,我们全家边吃饭、边收看洛杉矶奧运会开幕式的电视实况,当时我的女儿只有六岁多,她突然激动地高声叫道:爷爷的歌!爷爷的歌!我定神一看,中国体育代表团和中国台北代表团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乐曲声中,正一同走进运动会场。这是我国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是海峡两岸运动员第一次携手奥运。我也很激动,因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旋律,竟成为代表中国的声音飘洋过海,响彻奥运会场,并通过电视传播到全世界。   1989年六七月份,北京市的社会秩序十分混乱。一天中午,我在单位班上,端着饭碗一边吃饭、一边收听广播。突然,在北京市人民广播电台播放的《每周一歌》节目中,播放出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乐曲声,反复多次。播放结束后,又简单地介绍了这首歌的编作过程及其编作者父亲程坦的生平。接着,连续播放了一个星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每天多次,每次都要介绍一下这首歌的编作过程和父亲的生平。我每天都听,感到格外亲切。   后来我发现,在1990年2月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战史》第193-194页上,明确记载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歌词编作者是父亲程坦。   大概是1993年,监察部的罗兴平给我打来电话,询问《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形成历史或编作过程,并告诉我,他们准备将这首歌的编作者程坦的生平,刊登在《中国监察大典》上。不久,他们给我寄来了这个大典《人物卷》的部分影印件,其中一篇文章的标题是:《编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歌词的副部长——程坦》。 共 803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