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墨派】行走上海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00:23
【之一】绍兴路闲步闻书香   一则手机新闻《悠游-闲步闻书香:绍兴路》勾起了我很久以来就有的愿望,走一走上海的马路,寻找这个城市的美好印记。而能够从书香开始,于我,似乎是更契合,于是,忙完了一大早洗衣做饭的杂活,带着相机,顺手又从书架上众多的书本中拿了本休闲的图画书《徐渭》,出发了。   地铁不算太挤,但依然没有座位,我看书画的想法也就搁了下来,老老实实地按照手机上的路线指示,我从二号线换一号线乘到陕西南路下出车,再顺着南北走向的陕西南路一路南行,穿越了南昌路、复兴路、永嘉路,在看到卢湾区图书馆的刹那,绍兴路就在眼前了。   一条窄得不能再窄的马路,马路两旁的梧桐高过屋顶,在空中互相牵着手,给了这条细瘦的路一个完全的呵护。我的左手边是卢湾图书馆的侧面,就在丝毫也没有感受到这里与其他的小马路没有任何区别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马路的右边就是这条路的地标:汉源书店。于是赶紧跨越马路,亲近这个文化气息很浓的小书店,里面人只有两三个人,外面的招牌上标示这是一个咖啡小屋,关得紧紧的门似乎也很少会有人拉开,不沾咖啡的我不敢贸然撞开这道大门,就只是隔着玻璃看了看里面的小桌椅和书架上摆放着的书籍,继续前行,可才走两步,就发现“花园洋房酒店”的字样似乎从眼前飘过,于是回转身来,疑惑地张望着,才明白洋房外的大门是紧挨着汉源书店的,看见有七八个人正在和保安说着些什么,又依稀感觉到大门里面的盎然生机,我壮着胆子踏进了院门,左边靠墙根处种着鲜艳的花,右边一幢三层的小楼立在眼前,一楼显然是餐厅,大多数的桌子上都坐着就中餐的客人;楼外最里侧是一片草坪,草坪边摆着两套木制的桌椅,大概是供客人们休闲用的。今天的天阴阴的,十分凉爽,没有人享受这一片阴凉。这是一个小小的庭院,围墙外就是普通人家的住宅了。如果不是手机报的导游说明,我一定会错过这两个景点,它们和周围的风光完全融合在一起,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来。   再接着走,路上时不时有个茶馆咖啡吧什么的,左边马路上“绍兴公园”几个字又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又漂移到左边,公园很小,不需买票,有三五个孩子在一棵大树下玩耍,七八个老人围坐在一起打牌,公园也是被住宅包围着,看得到很多住户家的衣服简直就是伸进了公园的上空。它让我想起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玩乐的单位广场,喧闹着,各顾各地快乐着,这份熟悉的久违的快乐让我喜欢,更何况它还有一些漂亮的戏剧脸谱让我观赏,有之字形的小亭让我漫步,还有一个小小的土堆上种着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树底下竟然有一个形状不规则的石桌石椅,已经被人蹭得闪闪发亮了。我在下面坐了好一会儿,乘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主动地报告我的行踪。   出了公园,且行且走,忽然想到还有一个保存完好的石库门——绍兴路96号文元坊,据说是老上海题材的影视剧所热衷的外景,而我已从大到小走到20多号了,于是折回去,所幸这真真是个只有几百米的小马路,没几分钟就走到了,进去一看,外立面的红色砖墙是蛮好看的,房子里面的小过道很拥挤,很暗,放着拖把、自行车、纸箱、甚至痰盂,有些楼梯上都堆放着杂物。这样的房子若不是拥挤,住着应该会很舒服,可拥挤偏偏是不容易解决的,谁让它地处市中心呢。   一条路上,看到了好些出版社,比如故事会,曾给多少孩子带来欢笑与快乐啊! 看到了上海美术出版社、上海音像出版社的门市部,也是紧紧挨着的,有趣的是,上海美术出版社里我看到最多的就是连环画,小时候在地摊上一分钱一本的那种连环画,讲述的除了历史故事,还有文革气息的那些小人书,哈哈,真是无比亲切啊,虽说那是个让很多人不堪回首的时代,但那对于我,没有苦难,只是一份永远抹不去的童年记忆,悠长而深远的,在不经意地时候将我召唤。我迟疑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买,自始至终,那里也只有我一个客人。我出门的时候来了一对老外夫妇,女的进了店门,与店员嘀咕着什么,男的始终站在门外,等候着。   快到路口的时候,我找到了金谷村,那里有许多幢砖木结构的三层楼住宅,建于1930年,走进去,感觉很宽敞,很多楼之间停着小汽车,一派安详舒适的样子,没有现代城市的那份雍容华贵,却多了一份质朴优雅,我知道我喜欢这样的安静平和,三层的小楼,不张扬、不自卑,静静地矗立在繁华里,送走过往,迎接未来……   不知不觉走到路口,我的脑子一时间僵住了,不会吧?这不是我极其熟悉的瑞金医院的大门么?这时,我的面前横着的,是车辆川流不息的瑞金二路,路的对面,就是医院的大楼,前段时间父亲在上海,我们跑得最频繁的就是这家医院,我也很感激这家医院那个叫做王谷亮的高血压科的专家,是他,让父亲安稳开心地回到了老家,而现在,只要父亲需要,我就会替他来找王医生就诊。我这时才依稀想起曾经看到过绍兴路这个路名,今天,明明乘9号线快速到达的地方,我竟绕到了陕西南路,再走了好一阵才到达,哈哈!也好,我知道了这些地方这些路,其实是相通的,在这个大大的城市里,他们紧密地连在一起。   还有,那本随意抽取的图画书的主人公——徐渭,乃绍兴人也,真真是巧合,让人心里舒适极了的一种巧合。      【之二】思南路上的沉思   这是一个烈日炎炎的午后,家里人打电话催我回家,说,那么大热天,在外有什么好逛的,别中暑了。可我正坐在香山路孙中山故居旁的椅子上,美滋滋地说,这里的梧桐遮天避日,有阵阵清风拂面而过,一点也不觉得热呢,放心吧。   的确,一点也不热,用不着撑伞,用不着摇扇,可以享清风,听蝉鸣,随手翻一翻我出门前顺手抽出的一本画册《石涛画集》,尤其让我觉得欣慰的是,我并不孤独,还有一对知识分子老夫妻,手中拿着地图,轻声地说着好听的吴侬软语,看样子是和我一样痴迷。他们比我先到,一直静静地坐在一把大大的遮阳伞下的圆椅上,仰望着眼前的这幢并不高耸却很厚重、宽大的楼宇,时不时地冒出孙中山的名字。还有一位看样子也是退休了的阿姨,拿着相机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进行拍摄,其间来了两拨年轻的孩子,十八九岁的样子,一拨四五个男孩,买了票进去了,一拨是两个女孩,看了看,丢下一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怎么还收门票呢,不看了。”于是转身就走了(我想她们还年轻,要去奔前面的风景,无暇坐下来静静地感受)。其实我也有类似的想法,今天出来的目的主要是瑞金医院,走一段思南路是因为顺便,忘了把相机装入口袋,再说门票要二十元,有些不舍,心想还是哪天带了相机再登堂入室,今天就在周围转转吧。好在大总统的居所进不了,但在门口的马路边上设置了一排长凳和两把大阳伞,足以让人安静地休憩,我也很满足了。   故居的正门在香山路,旁边是思南路,复兴中路上还有一个后门(不开),香山路上不止一个门,一幢幢小房子旁边还有一些偏门,都漆着那个时代人们喜欢的暗红色,思南路边的围墙上的水泥涂得凹凸不平,但很有规律,复兴中路上的栏杆是通透的,能看到院子里面,在院子中央有一尊孙中山的雕像,院落还挺大的,里面草木扶疏,整洁有序,看着挺舒适的。   看了看地图,周公馆就在复兴中路的另一面,可我刚才过来时却并未发现,于是,我倒过去找,可马路的对面是思南公馆,里面的房子一幢接着一幢,像是个商业区,我有些疑惑,不会是改名了吧?问了问思南公馆边的保安人员,他向后指了指,我也在瞬间看见了周公馆的指示牌,欣喜地走过去,哈哈,免费参观,走过去领了一张票(曾经的票价是二元,只有孙中山故居的十分之一),在工作人员殷勤地指引下,走上一段台阶,来到了一个门前,开了门,一个极朴素干净的小屋呈现在眼前,小屋的地板是深棕色的小块长条地板,和我在吉安住所的地板模样颜色都很像,非常亲切的感觉。这一层有周恩来的卧室,工作人员的卧室、还有书房、会客厅,一个小小的阳台,二楼很窄小,只有两三间小房间,是办事处外事人员的工作室兼卧室。陈列着收音机、英文打字机、油印机和编辑出版的《新华周刊》等物品。,三楼的房子稍微大且多些,一进门就是办事处集体宿舍,人多时就在地板上打统铺,朝北的一间低矮又窄小的房子里有两张床,是董必武夫妇和孩子们的卧室,朝南还有女同志的卧室和警卫员的卧室,这幢一底三层的西式花园楼房的内部是极朴素而平等的,可以从中看出早先的共产党人的亲民爱民和垂范天下的风格,它是中国共产党代表团驻沪办事处,设立于1946年6月,是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谈判期间,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在上海设立的办事机构。由于当时国民党的限制,办事处对外称周恩来将军寓所,简称周公馆。周恩来和董必武在这里进行革命活动,接见了很多党内外人士,对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从周公馆出来,我还是忍不住到思南公馆里转了转,有少房子的外面还有一些很休闲的座位,撑着伞或没有伞,由于是周末,又是午后,人不多,有一对外国青年男女坐在阳光下惬意地喝着饮料,这可是三伏天的午后啊;还能隔玻璃看到里面有少数人有用餐,也是欧洲人的面孔居多,走到一堵墙前,我停了下来,整个墙面有规则种满了好多种植物,一个方块一个方块地隔开,立体感特强,以致植物成了主体,墙上的窗倒成了一种装饰了。爬山虎爬满的墙不足为奇,而这样的墙仿佛只在欧洲人家的别墅的画面上偶然看见,真是优雅得让人舍不得离开。我仔细地端详了好一会儿,终于发现是在墙面做出了一个个斜斜的杯状物,里面盛满了黑黑的泥土,植物的根就扎在里面,所以在墙面上也能长得如此壮硕,如果把这项技术铺展开去,我们就能住在花草覆盖的宫殿里了,大概一年四季也不需要用空调了,那多环保节能又美丽舒适啊。   穿过了思南公馆,迎面是重庆南路的高架,我也就自然而然地走到马路对面从复兴中路的门进入了复兴公园。   一进公园,就是一株巨大的悬铃木,树龄一百二十年,就连它长出的枝叉也比一般路上见到的主干还要粗大,而它的主干大概要三四个人合抱了。再往前转个弯,又见到了一株百年树龄的白栎木,树皮苍老遒劲,它在空中舞动着巴掌大的叶片,我想在地上捡拾一片来细看它的模样,却找不到,只好对着空中遥叹。这时我想到了春游时我们去过的长风公园,也是一进门,就被那浓阴所吸引,同事笑我说,浦西的历史与浦东不可同日而语,这些公园可都是年代久远,树木也生长了这么多年了,当然浓阴蔽日啦!复兴公园虽小些,但穿行在这公园中,到处是高大的树木,到处是纳凉的人们,老人、孩子、国际友人,大家都惬意地坐在一棵棵大树下那些体贴入微的长椅上,或聊天、或唱歌,甚至有些人还躺在那里,听着蝉声安然入眠。而此刻的世纪公园,想必只有几个游魂在热浪中百无聊赖地或走或坐,心想这是个不适合逛公园的时节。另外,这公园虽小,五脏俱全,而且免费,比起世纪公园的十元门票,实在是惠而不费的好去外啊!比起上次我到的绍兴公园,复兴公园又要大得多了,它应该够你走上半个小时不重路的,平时散步聊天也是足够大的了。我这时有点明白为什么有些浦西人还是不愿意到浦东去的原因了。有一次乘地铁碰到个老阿姨,和我絮絮地说起浦西的种种方便和适意,甚至连买菜也要便宜许多呢。这些年来,我只是浦东这口井里的一只蛙罢了。   来到了个三叉路口,指示着公园的三个出口,我又查看了地图,发现雁荡路是最理想的出口,于是朝它走去,一来到雁荡路上,一种极熟悉的味道又扑面而来,这不是我和朋友逛淮海路时来吃过老鸭粉丝汤的小马路吗?走过短短的雁荡路,妇女儿童用品商店的侧门就对着我了,我推门进去,很快就迷失在繁华热闹的淮海路上了…… 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诊断检查有哪些突然抽搐是癫痫发作的原因吗十堰治癫痫病最好的方法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