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柳岸•春】但得花草心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07:45
摘要:人生之得,谁不在意?得什么?人到中老年,得花趣,这境界,远远超越了物欲。怀才抱器写下妻子的“微花园”里的那些事,让网上的朋友分享一下“花意”。    一   养花赏花,种草看草。不养不种,老了苦恼。这是我妻子简单明了的得失观。   “得失”两个字,似乎可以总结人生的全部。喜欢“得”,讨厌甚至忌讳言“失”,人之常情。逢人不谈溴事,哪怕是当年的“勇”,尽管无所得,却也是荣耀。尤其到了日斜之年,真正敢谈“得”的,太少,皆以淡然心态以对。那日,我与妻子闲言,谈及得失,她不以为然。说,我这几年,反而胜了更年期,但得一颗花草心。语气里透着说不出的满足与得意。   人生之得,多少人追逐的是得地位得俸禄,得钱财得儿孙满堂之福。妻子之得,只在意得状态轻松安然。我对她的“得”不敢与老庄之说相比,觉得也算是独得一颗平静心柔软意了。庄子说:“至人无己。”这个境界太虚妄,做人到了臻境,就忘却了自我,太难。庄子并不否定“得”,他说:“以其至小求穷其至大之域,是故迷乱而不能自得也。”妻子以闲散之心只求得闲之趣,不求得大,虽不看淡一切,却追求一种心旷神怡的境界,让我不能不颔首称赞。   妻子有句话说,无趣里求趣,日子过得有没有希望,关键看是不是能够在平淡的日子里让心情发芽。是啊,所欲简单,便没有太多的烦恼,再好的东西都会失去,最好的东西还在期待,执着于期待,纯粹于当下。人生不能没有这样的态度。   是的,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她手里捧着一把短嘴的茶壶,静坐在阳台上的躺椅里,身影淹在一层日照的金粉里,盆花在微风里轻漾,她半眯着眼睛,尽享这风花沐阳的诗意。尽管她不长于写诗,可透出的诗意给了我。能够给别人诗意的濡染,这个人也一定很得意,很幸福。我曾经这样安慰她,她也很满足地发笑。   人生,应该有一大块是属于没有繁杂没有打扰的日子。工作期间,为生存奔波,难得闲心与花为伴,也知用花草打发心情才是可取的,可花事总是不胜烦心事。那时,就是有花事,有花情,也碰不得人的心思,花事不胜啊,常常花容失色,常常以为花灿烂也是无事生非,甚至是嘲弄,心情没有打理好,再美的花也都无意于人的眼睛。到了颐养的年龄,所谓“得”,应该是心之得,心的满足,胜于物欲的追逐,所得也就心安理得了。退休之后,最好的选择就是与花为伴。十几年了,她的最美收获就是,花了不少钱,整理她的花阳台,为的是但得花草心。   她还说,她可不是在无奈与伤痛里种植一盆盆花木,那样,花木也带着闲愁看恨。她赏花的体会很特别,告诉我,有时候,一抹阳光从花叶掠过,刹那间,心也从花草的叶尖上划过,轻盈酥痒,周遭的空气,似乎每一寸都是香甜的,用鼻息深嗅一下才更有快意。这些感受,我没有过,她与我分享。   后来,她觉得分享的人应该扩大,也就在微信里发她的盆花照,还配上四五个字,每每就邀来点赞,她沉浸在分享的美好里。这也是她的花草心,她说,有时候熟悉了,那些回复的话就变成了很美的声音,跟着就心花怒放了。她的要求并不高,循环这种虽远犹近的对话状态。   她有很多因花而得的想法,我是不能理解的。她说,别管之前的日子是得还是失,失败和艰难,小气和苛刻,猥琐也好,倒霉也罢,在花前都化为一缕风,一丝袅袅的烟,飞走了,若是没有花,是不是这些负面的东西还是纠缠自己。看来,美的意义不仅仅是悦目,还有消遣不良心思的作用,于是,我们必须审美尚美。花也不恭维你的成功,也不嘲笑你的失落。尽管没有看到她得出这样的感悟或者推演结论的过程,但我相信她的所得是有着证明的。一个人最终可以归于美好和沉静,这样的人生才是诗意的,不是看过往是否波澜壮阔,看的是如今“春月秋风得闲度”。她跟我学会了改诗,白居易就是看见这样篡改他的诗句也不会羞恼,“等闲”与“得闲”不一样,在她,得闲最合适,美景当前不能“等”,只争朝夕才好。因花,她学会了咬文嚼字。花草,泛着绿,绽着红,大把大把的阳光歇在里头,红绿也在阳光里发酵,心情叠加进去,这样的日子便是“得闲”的境界吧。也许,一旦没有了这些花草,阳光就会掉落在别处,让她心神无着。她很急躁,所以也等不得,急躁的性子不会影响生活的诗意,反而会亟亟追求应该获得的东西,有什么不好?不能一概而论。   我相信,人的灵魂就像轻灵的猫,看见一丝阳光射来,它都会警觉而跳跃,追逐阳光,撒欢,这种心灵与花独舞的状态,只有在看淡所得的时候才容易感受得到。      二   我们夫妻在十几年前有了这套不算很大的房子,但对于我们俩,这是婚后所居最奢华的房子了,可无论多么大,我觉得都不能如她的意了,目前看,六十盆花一直在压缩着我们的生存空间,还有继续侵占边角的趋势,防不胜防,我妻很得意,仿佛一开始就是想采取这样的方式来和我的空间感较劲似的。最近连我的书房也被她觊觎,已经见缝插针地摆上了几盆。   局促的凉台,大约四个平,我弄了一圈钢制的花架子,双层,层层都是葳蕤绿光,嫣红点缀,枝蔓钻出它所属的空间,贴着墙壁的,从缝隙里跃出,好像是看不住的小孩子伸出手偷拿挂在梁头篮子里的食物。我妻子这样说。也许与她的童年经历有关,她是宽容的,就是不把窜出的花枝给弄回去,任由着。她说,墙壁那什么也没有,无非是想去争享一缕阳光,自我的努力,放弃了哀求,我们就是看着枝茎也感到了向阳的力量,它应该有寸光必争顽强活着的权利。生长,就是见缝插针,毫无章法地生长着,就是开花也是纷乱的,不知从哪个枝丫绽开一朵,这种肆意的美,在上了年岁的人看来才是可爱,此时看花,我多了一些宽慰,少了苛刻责求。视花草如子,爱花若爱己,人的性情总是应该有寄托,也应该有不断的启发,灌输未必进得去,熏染更会渗入血液。   每个人都在尘世里,一旦花草打扮了尘世,人的境界就会在不知不觉里得以提升,就像我们和一个善良的智者谈话,总是得到启迪,就像昙花瞬放,虽短暂,我们闻到的是禅者之香。我相信,只有尊重尘世,才觉得尘俗的美才是自己所需要的。   甚至,妻子的联想超过了花草自身所要表达的,她说,或许就是思念着远方,她要我相信,花草是有相思的。那些无人打理看护的闲庭荒院,草,星星点点,每到初春就萌芽,终身守在那里,密密地长,那就是密密地思念,直到主人重新归来,小草才让出一条路,任由践踏,它退居到它应该去的角落。是啊,我想,或许还有很多花草不得主人的呵护而在某个角落,或者在荒野,无法让我们把所有的爱护和能力都给花草,起码这一株得到了呵护。我想起一个故事,那年在海滩闲步,一个孩子将被海浪推上的海星一只只拾起,重新投向大海,或许孩子只是觉得好玩,并无信念驱动。我无需追问,他无法拯救所有的海星,但回归大海的那一只却活下来了。所以,任何一棵花草打蔫,想告别她的晾台,她都显出不安,点开度娘,问死因。她还有一个笔记本,我称作“花志”,每盆花都有一页,她说这是花的户籍,好庄重啊!她将“花感”写上去,看不出连贯性,也无章法可言,可有一朵花一棵草的生动记录和精神关照。   我的一位同事,年纪大了,为严防老年痴呆上身,便每日到山野小径闲步,回来就写流水账式的日志,我说不如写“花志”,她很感谢我给她指明了一条“花径”。   那天,她问我,当初教学的时候,写过日志了么,给每个学生做过专页档案了么。她问得我一阵惊慌。她把每一片风景都当作唯一,去珍惜,去呵护,她也是平淡里活出了芬芳。过往的日子或许我是无心,或是愚钝,她一针见血地说我,就没有把每株花草当作景致,视为独特。是的,我曾经冷落了一些花草,尽管花草照样可以迎日取暖,毕竟少了一个人为之珍重倾情呵护的目光。   她的这些想法并非独创,我们社区医院几个年轻人时不时地捧着“健康纸”来给我们做健康普查,然后记下数据。我妻子就耳濡目染,移花接木,也给她的花木来了“建档造册”。   我家的窗台很宽阔,一溜七个花盆整齐排列着,就像七仙女下凡了,这个说法正和妻子的意思,她是多一盆也不能摆上,尽管还有空隙。每个人的审美意识是不一样的,那日,我们驱车花市,我直奔花盆批发摊点,精选了七个高档的花盆,一模一样的。草绿色打底,瓷光可鉴,釉质精细,且盆边的饰花也是绝不雷同,或简笔兰草,或圈点意象花朵,或勾勒欹斜旁逸梅枝几根,或镂几缕芜蔓,随意地延伸缱绻,无不生动。刻字分明使用了竹笔,洒脱地镂刻两个字。清香,似乎芳香随出;静处,看着连声音也不能出;逸趣,有想入非非的可能;花禅,让人肃静生悟。抱回家,我要妻子倒腾一下花盆,将窗台弄出一色一律的精致。   “看过刘姥姥进大观园?”妻子问我。我颔首。她回到乡下还自在,可在那就是憋屈死。这些草本的小花,若再折腾,安个新家,不知多少日子才适应。妻子解释着。是的,艰苦岁月里,一家好几个孩子,不管生活怎么艰苦,家怎么破败,也舍不得寄养在稍微富裕点的家庭,扎下了根子,再移栽,花儿也未必喜欢和习惯吧?我的想法也被她左右了。妻子掐着腰,审视着,说,你什么时候看见七仙女临凡着装都是一色的!我不能用我的美学思想来打击她的观点,凡是有着成立的理由,都是值得尊重和认可的。有时候,我喜欢以自己的观点来碰撞别人的看法,未必就是想改变什么,但少了承认和看好的意思,尽管口头不会否定,但心中总是妄想以我的来改变别人的,每看形状不一的花盆,我首先想到的是不必事事求同。如此,我们的人生,遇到了不一样,甚至连解释也可以省下了,我们也就变得从容了许多。   真的,在绝大多数问题面前,我们往往需要的不是答案,而是试着去理解。当用自己的想法来抵制别人的,往往是无所得,也不能丰富饱满起来。也许,我弄的一色花盆是一组着装一样的舞蹈队,妻子未必没有想到,她或许在某一天觉得这个创意也很不错。      三   走出农村,那些在荒野,在院落边角无人打理而随意生长的野花,居然也成了进城落户的新宠。那日买花人告诉我,鸢尾花也应该归于兰的家族,我看看也对,葱郁而翠绿的窄叶,就像那日买来的墨兰,简直可以假乱真了。我喜欢鸢尾花的姿态,斑斓的瓣儿简直就是庄周的蝶梦,无需夜晚的朦胧,不用月光洒下,搬到家里就是纷飞的样子,我和妻子都喜欢。其实,一些东西未必高贵了才值得呵护,“宁有种乎”?美绝不只属于那些所谓的名贵吧!小时候,我从来没有仔细观察,竟然错过对她的喜欢了,一直以为就是和野草为伍的野花,可任鸡鸭啄食,凭风倒伏,也不惋惜。紫色的花瓣,并不纯粹,之间轻抹几丝淡白,真像蝴蝶的翼翅,生动得不仅仅是形似,无需经风,也做翩翩起舞状,阳光穿透了薄薄的花片,舍不得,却又希望阳光给她蹁跹的动力。淡黄的心蕊,就像蝶的须,感觉靠近会惊落她的梦。有梦,欲飞,这么不起眼的花草都不放弃任何可能,且在我家已经有两个月了,还依然蓬勃,朝气绝不因卑微的身价而丧失,这个梦好长,没有谁不喜欢。   鸢尾花在演绎着她的童话,尽管是丑小鸭般的低微,可依然鲜活着,在我们视线里一点不亚于一季的国色天香。她的花,你看也好,没看见也罢,不留遗憾,就在那里默默生长,遇光滋香,寂然无闻,从容淡定,不卑不亢,多少人生犹如鸢尾花!无论是忽略还是漠视,她从来不辜负自己,这样活着的态度,我们往往不曾忍耐!   妻子从鸢尾花身上发现了并不能使人惊喜的真理:给点阳光就灿烂。鸢尾花居然遇到阳光就放香,沁香四溢,弥漫盈屋,洗胸去俗,这些美妙的词语属于她的香。妻说,有“夜来香”,一定有“昼来香”,这个推理是否合乎逻辑,我没有考量,但觉得这个命名很新颖,我们家叫鸢尾花是“昼来香”,成了夫妻对话的暗语了,多了一份谈话的投机。很多时候,我们往往忽视那些小人物,总以为他们的身上不可能有什么惊人之处,其实未必,或许我们给他的名字是借壳攀比,可她独自盈香,不甘沉沦,虽无语,但多情并自况于蛱蝶的花儿,向美的心思被她演绎得淋漓尽致了。   我看的是鸢尾花不辜负时光的品性,不辜负为花一场,不辜负晾台上射来的一缕阳光,用心为自己绽放,难以冠上伟大这样的形容词,却可以点赞她不简单。   一盆石斛,一盆墨兰,小花喜人,每日靠近,一番观赏,再俯身闻嗅,这些动作都是为了打扮每日的心情,出门有花相送,嗅香而转身,多么自在,我宁愿这样自鸣得意。   花无百日红,我们不能抱有太长的希望,我们家的石斛和墨兰的花不红,小花不起眼,屋子里有了花,打破了平时的沉寂,每日临花观赏,自得花趣。可是花也有坠落的时候,妻子有延长花期的法子,居然骗了我一个月。她用很窄的胶带,将要凋零仆地的花捆绑在枝头上。   尽可能地留住美在枝头的时间,这样的愿望居然来自她的忏悔。   她说,可能是频繁浇水而使花期缩短。为此她还专门去询问花摊卖花的花商。人家将这两种花浇水的周期、具体时间、浇水的位置、水量多少等一一告诉她。我笑她做毫无价值的留花枝头的闹剧,她说,心中想留住美,还有错?是啊,她是把唯美的心情和看不得美突然离去的失落都要追回来,尽管不科学,可美学和科学本来就是两个领域,不能嘲弄她留住永恒的想法。 湖北得了癫痫病怎么治疗好沈阳癫痫病医院好不好武汉什么医院治癫痫好呢武汉羊癫疯的专业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