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筐篼】同题合奏: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根葱(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42:36

亲情,由于血脉相连常常被人们无数次的演绎,也有血浓于水的经典语言,把亲情的可贵记录在册。可是人们却忽略了一种近似亲情的感情,其实这种感情不比亲情逊色。所以我们千万不要瞧不起这类似亲情的感情,它比起浓烈的爱情来一点也不卑微,因为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根葱。

——题记。

1

某天,家住山东的老何,看到自己大葱在地里的葱都已经成熟了,就和老伴商量要找几个人帮着自家来出葱。老伴瞪了老何一眼说:“你傻了吧?咱不是已经把葱订给商贩了吗,他们说自己来出的,你没事闲的?还自己出,真是受累的命!不去!”

老何一听,拍了下脑门说:“哎呀!我怎么忘了呢?真是,还是我老婆记性好。我不出了,行了,你看电视吧,我去地里看看它们,一说直接给人,还真有点儿不忍心。”

老伴看着老何,摇着头说:“你呀,去吧。别太晚回来,听见没?”

老何在老伴的话声中走出了院子。大概走了有二十分钟时间,就到了自己的地里,看着一垄垄的大葱,他有些激动。

他是第一次这样把葱卖给别人,心里不免有些舍不得。他看着自己和老婆亲手挖沟、施肥、栽种、浇水……现在它们就要属于别人了,心里还是有点割舍不下,其实当时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可现在自己竟然如此,不免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已经是深秋了,他看着树叶在风中飘落自己想到了好多。他觉得秋是一个丰厚的日子,饱满得让人心怀感激。可在一段时间以后人们也会看到被收割后的光秃秃的大地,伴随树叶的凋零,雾气重重的天空,袭来一片死寂的冬,就不免有些伤感。

此时的老何被一种新的思绪牵扯进了过去里,人生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所有的经历有一些被自己深深的印到了记忆深处,而有一些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流到了什么去向自己也不知道。

2

秋天,在这个深秋的日子里,看着那些即将被收获的葱,他散文思绪飘飞着了。他看了一下四周,选了一个向阳的坡子,他觉得在这里晒着太阳,还可以远距离地看着他的那些宝贝似的葱,顺势坐下靠在坡子上,慢慢地睡着了。

梦里,他看到了几颗葱从地里自己出来了,一个转身,变成了自己和老婆梦瑶,还有两个男人,一个是老婆的一个义弟,另一个是他的朋友和老婆也很熟,他们四个就这样看着对方。

梦瑶本来挺喜欢秋天的,可现在却不怎么高兴。他很好奇地问老婆:“瑶瑶,你的日子一般在这个时候都很开心,今年你怎么就不开心呢?” 梦瑶没答理你。恍然间,他又感觉到,他们夫妻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秋天的夜晚,月亮显得格外的明亮。老何看到孩子和自己都睡着了,接着又看到梦瑶打开电脑在屏幕上敲下了什么,由于距离远,他看不清楚,只得走近了几步,总算看清了上面的字:——

“今天我又一次想到了自己,总感觉自己属于秋天,在秋日的朝阳里来到这个世界,因此很喜欢秋天,可这个秋天我却高兴不起来,看着熟睡的孩子和老公,自己只得再次敲下这些字。

今天看到朋友写到灵魂伴侣,因为感觉没有灵魂伴侣的欣赏无心写作。可我总感觉每个喜欢文字的人都是孤独的,用文字来抒发自己的感觉,灵魂的伴侣在真实的生活中属奢侈范畴,拥有的机会比中五百万大奖的机会还要渺茫。为此也就没有了那种感慨,也就自己这样写了下来,觉得写给自己就好了,现在的自己写给以后的自己看的一个笑话、故事也许又犯傻了,可这样真的很好,没有了期待,也就谈不到失望了。

人往往不在乎一个人的心,而去看别人的一张嘴?其实这就是人被一种在乎嘴上的言语,而抛弃在乎一个人的心理。往往重视了不值得的表面上的假,而忽略了一个人真正心里上的爱。几秒钟时间往往比不上无数个日夜。一件小小的事情足已蒙蔽你的心理。这也就是感情路上的一叶障目的现象,等幡然醒悟的时候却已经晚了、迟了!

其实的所谓空穴来风,也是有其必然性,也许自己的疏忽大意,未能觉察的细微之处,被别人的细心看到了,对待此词的唯一的用词就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对于自己的追求,只要尽力即可,迟早或成功与否其实只是一个结果的问题,人到头只不过一个墓穴而已,万事太过纠结对自己都不会有什么益处。 所谓随缘也许就是如此吧。

经常看到电视上为情找人、杀人的女人,竟然会有人合作,感觉很恐怖,不明白此时此事竟然还能发生,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男人会心甘情愿的去做,他们真的不怕有一天自己也会死在这个女人的手里吗?

一些男人往往有了新的目标以后,遗弃老情人,这对女人来说,很可能是最残忍的事情。人啊,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动物呢?我很纳闷。和那些人相比我们不知道要幸福多少倍,钱不多够花了,房子不大够住了,孩子很懂事,我从没有像现在一样感觉到自己的幸福。

才发现有时候人不是不够幸福,而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想我应该就是这样的幸运儿,只是还傻傻的体会不到,想想老公对我的包容!对我的疼爱!真是很幸福,尽管不能说是百依百顺,也是做到了量力而行,能有如此生活的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我相信为了自己爱的人而情愿放弃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这种爱永远不会遭受损失。它只会打开一扇门,让爱再回转来……而且比以前更爱。”

老何看到老婆敲完这些字,不知道老婆遇到什么事了,可他知道她的心里对自己和这个家很重视。可他没想到自己的老婆如此的珍惜自己和这个家,为此脸上掠过一丝满足的笑。接着,他看到老婆看着自己敲出的这些字发了好一会儿呆,扭过头看看他们的女儿,抬手关掉电脑睡觉了。

到了早上,老何看着自己和孩子都出去了。梦瑶拿起挎包刚要出门,门却意外地被一个人撞开了。他定睛一看,是自己的一个朋友。朋友一进门二话没说举起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老婆的脸上。梦瑶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木呆在了那里,眼泪一下子流泪下来,带着怒气大声地说:“你疯了!我招你惹你了?你敢打我?”看着老婆被打自己却怎么也帮不上忙,只得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着。

接着老何又看到他的朋友不屑一顾地看着梦瑶,说:“还问我?问问你自己吧,问问你做了什么好事?”

梦瑶莫名其妙地挨了一巴掌,还被理直气壮的质问,她更加糊涂了。看着这个还算不陌生的他的朋友,更加疑惑地问:“我怎么了!我做什么事了?让你这样对我?”

那个朋友看着她,用手指着梦瑶的义弟狠狠地问:“你还是离不开他?”此时老何也看着他的朋友指着的那个人,这个人他认识,是老婆的义弟,他知道他们的关系,就和亲姐弟一样。在他看来就是单纯的姐弟关系,和梦瑶跟她亲弟弟的关系差不多。可他们之间没有日常的走动,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关系,也许这就是一奶同胞和异姓兄弟之间的区别吧。

可他知道自己的老婆很重视自己和这个家,也就很少和其他的男人有不符合身份的见面。为此他觉得自己很幸福,有一个如此看重自己的人和自己过日子,他自己也是很珍惜这个家的,觉得自己再苦再累也要让孩子和老婆舒服的过日子,可此时他不知为什么自己的脚不听使唤尽管他使出浑身力气也迈不动这双脚,想说什么,可也张不开嘴,这样一来他只得继续看着他们,听着他们的谈话。

他看到被他的朋友指的那个义弟,竟然莫名其妙地眨着眼睛看着梦瑶,梦瑶也很尴尬地对他说:“没事,他误会我们的关系了。”她的义弟点着头没说什么。

他看到梦瑶愣愣滴看着刚才闯进门的那个朋友,嘴里说话的速度也加快了似的问:“什么——我去年就跟你说过了,不是那么回事,你知道的。今年还这样,你疯了!还动手打我,你是我们的朋友吗?怀疑我——?谢谢你——让我看到了别人眼里的我。我要出去,你先回去吧。”

可那个朋友看着梦瑶又继续说:“是呀!你也说去年,去年有几个人找过你了?不是我一个人吧,可你还在跟他联系不是吗?你说清楚!”

梦瑶一看他的样子,锁紧了眉头摇了摇头无奈的说:“我们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关系,我们一家都知道他是我弟弟,孩子叫他舅舅的,你怎么会这样!记住!他——是我弟弟,是我家人认可的弟弟。懂了吗?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根葱,谁都可以拿了走的,知道吗?”

他的那个朋友看着梦瑶继续说:“他对你那么不礼貌,你还理他?”

梦瑶无奈地摇着头说:“我们只是有事才联系的,再说平时各忙各的,连节假日都很难见一面,你们真能联想,要是用在写小说上,肯定火,可你们怎么就用到我身上了呢?”

他的朋友看着梦瑶说:“你的空间总为他做广告,我们看到了,觉得你冤得慌,所以很生你的气。”

梦瑶看着这个人脸被气撞得通红,浑身打着哆嗦,一边流泪一边说:“我说过了,他是我弟弟,弟弟和姐姐就这样。你们呀,真是我的好朋友!谢谢你们关心!”

朋友听完说:“哦,是这样呀,我多事了,你爱弄就继续吧,开心就好。”

梦瑶一听他的朋友如此说,虽说有被些冤枉的感觉,可是她很快明白了什么,转过头看着他的朋友理解的点点头。带着微笑很感谢的样子说:“谢谢你让我看清了我在别人眼里的样子,以后我会注意自己的行为,也许我觉得没什么的事,没注意可在别人眼里会觉得不舒服,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点和关心。真的,不是朋友不会替我想的,我明白你的意思,真的感谢你。”

朋友听了一脸尴尬的笑,看着梦瑶继续说:“你知道就行,以后少和他联系吧,那些广告你高兴就做吧。”

梦瑶看着朋友感激地说:“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我不会总发那些了,可我还会偶尔的去做,我真的明白以后该怎么做了。谢谢你,我也该出去买点东西了,你呢?”

看着梦瑶的表情他那个朋友只得跟着梦瑶出了他家的大门。

随着梦瑶把门锁上的霎那,一阵秋风冷冷的打来,老何一个冷战醒了过来,他转了转头看了一下周围,太阳依然挂在天上。他看到这些自己感觉挺有意思,一脸的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看到葱地里那些葱很精神的跟他摇着头,让人感觉似乎在炫耀什么似的,它们叶子长长的、绿绿的给人的感觉像在风中跳舞似的,看着老何的样子,好像发现了他家的秘密一样得意地微笑着。

3

老何看着地里那片大葱,也笑着跟那些他眼里曾经的宝贝说:“你们还挺美,得意了?托梦来搅和我的日子来了,你们还真成精了呢!竟然变成我和家人还有朋友,竟然敢打我老婆!本来我是想留下一点的,可现在看来,一棵我都不要了。你们不是我的了!走吧、走吧——远远地——别在我跟前把自己当根艺术品似的了,还真拿自己当根葱!谁又拿你蘸酱!去吧,远远地,越远越好!”说完朝自己的家走去。

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可靠南宁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是哪个癫痫病能不能治愈呢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