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柳岸•念】秋雨潇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35:07
秋雨潇潇,远处的山藏于雾后。门前的那棵大树默默地接收秋雨的洗浴,滴嗒滴嗒地落着雨水。两片枯黄的叶子被风吹得打着旋儿,几经挣扎落于树根前的泥土上。   我望着无比宽大的雨帘,心里充满对万木凋零,草木一秋的感慨。家兄打来电话。他声音嘶哑而低沉,说父母的坟要迁移,高速路打那块地经过。我心里顿时如压上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屈指算来,母亲仙世到今年八月初三整整二十一年了,父亲离开我们也七年了。但在我心里,他们驾鹤西游就是从家里迁至那块地里,长眠于坟头下。那座坟头前就是我们祭祀追念父母的地方。清明时节我们去那里扫墓,进入冬天我们去那里送寒衣。有心事时坐在坟前默默倾诉,每次总要带去好多他们平时喜欢的东西。每次站到这里审视,脚下是几块沃土肥田,远处是高耸的大山,背后相拥着厚实牢靠的环形土山。父母就在这里护佑着我们儿女家人平安,我早已把这里当作风水宝地了。   可这是国家的政策,“小家得服从“国家的安排,必须尽快迁走。农历七月十五前,我们姊妹一行人做好了迁坟的一切准备:衣物、寿棺、墓地。准备十五剖墓十六迁坟。   按习俗七月十五是祭祀日。我们把准备好的祭品摆于坟前:大肉、点心、水果。我郑重跪下烧香:爸妈,我们要给您们搬个新家了,再次打搅您们的安宁,不是我们的本意,因为我们已习惯了您们住在这里。但高速路通过这里,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尽管我吩咐家人亲戚,也一再告诫自己,这是给父母搬家,是喜事不许哭泣,但是情不由己,大滴大滴的泪水沾湿了我的衣襟。   我想起小时候这个节日,妈妈会用柴火蒸一锅状如玉米、谷穗、石榴,苹果等那样的馒头,摆于桌子上,点香烧纸祭祀祖先。她一边招呼我们磕头,一边念诵:保佑一家平安,保佑五谷丰收,保佑孩子健康有出息。等香火燃尽,母亲会根据孩子们的喜爱,把馒头递到我们手里说:吃了先人的余食平安顺利。她笑眯眯地看着我们狼吞虎咽……   我想起妈妈去世前,高血压犯病,到县城输液,刚有好转就要回家,她说七月十五不祭祖,祖先会受穷的。我拗不过她,只好送她坐车回家。那天雨如泣如诉地下着,秋风吹乱了母亲已花白的头发,几片黄叶飘然落下,那一瞬我与母亲恍如隔世。也许这是上天给我的暗示,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是与母亲最后的诀别。   我想起1996年农历七月底,那个黑暗的日子,哥哥从村部打来电话带着哭腔说:妈不省人事。门外也下着雨,我顾不得打伞叫上医生向家里赶去,奔进家门看到母亲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安祥地睡在炕上,医生诊断脑干出血,已无法救治。她只病了三天,连眼睛都没睁一睁,没张口吃一口饭喝一口水。身上还穿着我穿剩的那件蓝衣裳,我还没来得及给她换洗,她就这样静静地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的眼泪流啊流,痛断肝肠。人常说百日床前没孝子。可母亲一病,再没睁眼睛。让我给妈喂一口饭,给妈说一句话,让我照顾她一天起居,给她疏理一次头发,都成了奢望。她就这样走了!有人说妈这样走了,是她的福气是修到了。我说妈这是不想让儿女受连累,才走得这么急。   我想起七年前的七月,父亲正在医院受着病痛的折魔,他骨瘦如柴危在旦夕,但一切还要自理,每次看到我总是以慈祥的微笑来安慰我,我知道他病痛难以承受,尿毒症透析的针头那么粗,但一次次扎进血管,父亲从没哼过一声。面对着父亲的身体走近黄昏,心疼后悔如针刺心房。   我想起七年前的八月中秋,父亲血管里埋下的导管感染了,高烧不退,已无回天之力。我强装笑颜安慰父亲:我们回家团圆,过完中秋我们再来医院。父亲心里明白,这是一去不返。他脸上笑容惨淡,但依然安定……他说有你们几个好儿女知足了,他到天堂有妈陪伴,再也不会孤独了。我的泪在心里流成了河。想到老父亲十几年心里孤独,我忙忙忙,忙着工作,蹉跎了陪伴老人的岁月。人们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而十六那晚,我敬爱的老父亲走向黄泉路,成了我终生的缺憾……   轰隆,轰隆的挖掘机开过来了,我们站到一边,看着一铲一铲地挖下去,我在心里默念:妈妈别怕,爸爸别怕!矛盾在心理碾转。与妈分别二十一年,与爸分别也已七载,今天不再咫尺天涯,不再阴阳相隔,相见不在梦里!但是我又好害怕,害怕父母变成怕人的模样。   天气沉沉,秋雨潇潇。思念如秋,泪珠纷纷。风声渐小,雨仍如珠般落着,淋湿了我的头发,淋湿了我的衣服,淋湿了我的心!这是老天有情吗?也在为我母亲伤心?雨水落在脸上,与我脸上的泪水汇成一条思念的小溪,我的双亲啊,儿女们想念您们……   不知什么时候,挖掘机停止了轰鸣,我泪眼模糊地向墓穴望去,我看到母亲寿棺的一角。我扑过去,用毛巾轻轻拂去落尘。我惊奇地发现妈的寿棺在这里二十一载依然完好如初。   以前的担心与准备都是徒劳,什么都用不上了。庆幸与失落这一对矛盾的齿轮,又一次次在心里绞过。庆幸,妈妈的容颜保存在入殓那一瞬,她就那样笑眯眯地睡着了。没有痛苦,安然与世长辞。愧疚,父母没给我们一点点行孝的机会。子欲养而亲不待,时隔这么多年她依旧不肯让我们花钱受累。   十六迁坟,可天公不作美,一天雨就不曾停过。雾沉沉地罩住了远处的山,连近处的村庄都朦胧在雾里,我站在门前望着茫茫的雨帘,心里空落落的。望着院子里那棵石榴树,树上果实累累,压弯枝头,业已成熟的大石榴上挂着晶莹的雨珠。这树是父亲亲手栽下的,小树长成了大树,石榴熟了父亲却无缘品尝。望着已收回成垛的玉米棒子,想起小时候父亲坐在垛旁一边剥玉米,一边给我们讲故事。那《三国演义》《水浒传》……一天一集,父亲的故事跌宕有致……秋风掀起火房的帘儿,我仿佛看到母亲从灶堂出来,端着煮好的热气腾腾的嫩玉米……   十七日天终于晴了。心里的霾也随着薄雾的散去消失了。也许是我们用心的祷告应验了,看着父母的灵柩顺利地迁至新墓地,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站在新墓地,审视父母将要安居的新家:它高高在上,阳光充足,视野开阔,门前也算宽敞。脚登着的是山外有山,左方山似青龙,右边岭如白虎,背靠着环臂沙石小山……庆幸之余多了一份安逸,庆幸家兄为父母选了这么好的”住宅”,庆幸这块地是自家的……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秋天的阳光也格外温柔,我手扶灵柩与父母道别,此时一只黄蝶一只黑蝶双双落于父母棺罩上,灵动地扇着翅膀,我心里又一念想滑过,这也许是父母化身来见我们,我又潸然泪下,泪光中仿佛看到母亲劳累的身影,父亲慈祥的面容。   我们用一捧捧黄土为父母安好家,筑好那尊坟头。秋雨又潇潇地下起来。雨洒墓辈辈福,这是一老人祝福的吉言。我又一次泪眼婆娑,但这一次是放心的泪水,流得坦然…… 昆明哪里能看癫痫癫痫病影响患者寿命么手术可以治好癫痫病吗陕西癫痫专业医院评价怎样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