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梧桐征文】相约在春季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42:38
无破坏:无 阅读:1873发表时间:2015-03-26 16:10:36 自1969,3.14下乡当知青至今,曲指算来已经整整46年了。在新疆目前这个季节,依然是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新西伯利亚的冷空气依旧对我们乌鲁木齐情有独钟,恋恋不舍,时而光顾窜个小门。大街小巷经过综合治理,卫生方面已有很大的改观提升,不像从前那样污泥浊水横溢……然而,那景区景色依旧犹如秃头和尚,光秃秃的一无所有,一片苍茫荒凉,声名狼藉。低头静心思索;想必南方那红豆之国肯定早已是春意盎然,桃红柳绿,街市与游园里想必是人流如川,熙熙攘攘,好一派人间烟火,好一片春风荡漾的艳丽景色。   在同学宋建先的倡议下,计划在【格兰德】大酒店里面组织举办一次同学聚会。于是乎,四面八方的同学们一呼百应。中午时刻,大家相继如约赶到了【格兰德】大酒店。同学们相互握着手嘘寒问暖亲热的打着招呼。有关系密切的,无论性别斐然均嘻嘻哈哈着搂搂抱抱,卿卿我我。许多同学的相貌实在不敢恭维,似乎已在不禁意间迈入了老龄的行列与门槛。曾几何时,学校里被公认的许多大美女校花;赵晓萍,史志英,李秀慧,朱丽丽,张晓青,李贵容,孙翠萍等等,包括已经仙世的那几个大美女孙翠萍,张晓青,朱丽丽在内。她们昔日可是令吾等追逐的目标,她们那令人想若非非的靓丽倩影犹如航海的灯塔,指示着我们翘首以盼,自始至终按照她们那美丽的标准去摆渡选择那另一半。忆往昔,当年那美妙无穷的遐想是那么的虚无缥缈,仿佛无边无际。然而,今昔却如雲烟似的匆匆忙忙,一晃数年,光阴似箭,日月毒辣岁月无情。   我瞪大眼睛冲着赵晓萍近似于吼道:“啊!你,你是赵晓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哈哈哈……”她那容颜当赵晓萍的奶奶还差不多。当年赵晓萍是文工团的独唱演员,她漂亮极了,要型有型,要模样有模样,尤其是她那清脆甜美的歌喉,往舞台上那么一站,她委婉吟唱道:   洪湖水呀   浪呀么浪打浪呀   洪湖岸边是呀么是家乡啊   清早起来去呀么去撒网   晚上归来   鱼满仓   ……   她推了我一把道:“切!本人就是的,名正言顺呢,不信你来看看俺的身份证?难道俺还会冒名顶替不成。嘻嘻嘻,看来你个死皮猴子是不是流窜到花果山偷吃了人生果,目前瞧起来只有四十多岁的模样,依旧还是那么的年轻帅气。”   我嘿嘿笑道:“不行喽,退休之后经常到水库去钓鱼,那风吹日晒的,牙齿都快掉光喽,哈哈哈。”   席间,大家举杯换盏,谈笑风声。王耀龙站起来举杯道:“来来来,我敬咱们如今依然还活着的哥们儿,来来,干一杯!”   大家仿佛心有余忌,顿时黯然伤神。是啊,早在69届上山下乡30年聚会时,那时距离目前似乎才仅仅几年那,几个同学就因各种事故相继离开了我们,自此后尽然阴阳两相隔!李上海,彭厚生,王林林,徐殿满……均如火凤凰似的漫舞纷飞着雲游去了大山那边。如今,他们在哪边过的还好么?   曾经的那次聚会,在总管家徐殿满和谢德玉的引领下,我们相拥着进到了一家夜总会。李上海当时是医院的院长兼党委书记。他搂着我的脖子亲蜜道:“王大民,今晚上我给你划拉一个小妞妞,嘿嘿嘿,那盘儿靓哦,看看你的功夫到底还行不行?嘿嘿嘿。”   廖拐子推了他一把喝斥:“去去去!快一边个玩去煞,我们王哥才不去淌那浑水呢。”   舞厅里灯光昏昏沉沉,扑朔迷离,多彩萤光灯闪烁旋转着。三位女模特婷婷玉立,阿娜袅袅迎面而来,她们身上似乎一丝不挂,然又披着那片薄如蝉丝的沙随着铿锵有力的迪斯科舞曲扭扭捏捏踏着猫步行进着……   廖拐子对此不宵一顾,暗骂道:“什么玩意,真他娘的好不要脸。”   我轻轻碰了碰他,道:“悄悄看你的,别乱说话。”   随后是慢三,慢四步,狐步,迪斯科,恰恰探戈舞曲,游客们自由组合步入舞池随着那令人迷醉迷茫的音乐飘飘渺渺,翩翩起舞。李上海为我点了一个伴舞小姐,那女子身着超短皮裙,足登长皮靴,她含蓄蕴藉,扭扭捏捏,羞羞答答。   我把李上海扯到一旁,道:“看来你小子是发达了哈,这妞妞伴舞需要多少票子?”   李上海随即把钱包掏出来给我看,那沓毛爷爷似乎快把他那荷包涨破了。他冲着我撇嘴道:“王哥,你还敢小瞧我呢,哈哈哈,如今俺是谁啊,是吧?你尽管整,如果看上她了,开房的所有费用全部由我来买单。现在你先和她玩玩贴身舞,如果不上心的话马上换掉,想吃哪盘小菜那还不是由咱哥们儿说了做数嘛,哈哈哈。”   廖拐子把我拉了过来,扭头冲着他吼:“去去去,你自己跳去吧,这么多的同学盯着,还好意思,切!”   李上海无奈,唯有搂抱那个妞妞溜达到了舞池里。在文革时,李上海和我不是一个观点,我们是红二司的,而他却是保皇派红一三司的。我们红色造反团的观点是要打倒(王恩茂),反之又要去保护(黑武光)。而这两个鸟人又是何许人也?当时却又没有一个人知晓。无论是我们这群狗屁不通的小屁孩,还是那些个身高体壮的工人群众,当时那个你争我夺,那口号喊的可是震天动地!双方的大喇叭越做越大架在广场上,声音越来越刺耳:“打倒王恩茂……”而那边的声音却小的可怜:“打倒黑武光……”后来形势突变,由先前的口诛笔伐迅速升级到了动手动脚。我们学校的谭老师站在那个高台上,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吐沫四溅的演讲着。台下人山人海,人群里几个不同观点的黑大汉此时此刻却不干了,他们朝着谭老师愤怒喝道:“咦!尻恁娘个龟孙,哪里来的臭老九,锤死你个王八孬种!”   他们冲到台上也不讲什么理,朝着谭老师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谭老师那一刻似乎也算不上是什么英雄好汉,他在地面上翻滚着嘶哑喊着:“救命啊,唉吆吆,救命呀……”   再后来,全厂区全学校全部停工停学。造反派们由大头棒又转换成了土枪土手榴弹。武斗从此拉开了序幕!   在那天黎明时分,6.8事件在历史上浓浓的抹了一笔。当时我和杨新建也参与了,不过,我们当时年龄尚小,叔哈尔滨看羊羔疯到哪家医院好叔们不给我们两个颁发武器。我们两个尽然赤手空拳的混在大队人马里面,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就那么紧紧跟随在人群里行进着,卧倒,再前进,冲锋时并且嘶声呐喊:“冲啊!同志们冲啊!”   打前锋的是几个特别老道的汉子,他们都是一群亡命徒。他们把手榴弹扔进了那间平房里,顿时“轰隆隆”就把那些坏怂们炸了出来。紧接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最有效果着,前线的枪声犹如炒豆子般的“啪啪啪……”炸响!那几个逃跑的人仅逃脱了一个,其余的均被打成了筛子,浑身尽是血窟窿!   光阴荏苒,时代蒙太奇似的转眼就是几十年。   我举杯对赵晓萍说:“唉,哥们儿,你有所不知,过去我可是暗恋了你许多年呢,哈哈哈,目前如何,来干一杯总还可以吧?”   赵晓萍端着酒杯站起来嘻哈道:“别说只是碰个杯子,就是搂抱一下又有何妨呢,哈哈哈……”   顿时有人起哄:“搂一个,搂一个……”   郭连英朝着我们两个吼:“搂一下算什么,目前是啥行情知道不知道?要整嘛,就要整个像样的,整就整出点儿浪漫色彩。不如直接一步到位,亲几口,然后……嘿嘿嘿,去开个钟点房不就得了。何必冤屈了王大哥苦苦单相思了那么些年呢,是不是啊?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嗷,好好,哈哈哈……亲一个,亲一个……”   我嘿嘿笑道:“从前那时候亲个嘴还差不多,那时赵晓萍是花朵朵。如今倒好,转眼间只剩下了花杆杆了,哈哈哈,亲嘴嘴嘛,我看还是免了吧。”   赵晓萍瞪着她那双混沌的眼神冲着我吼:“嗨吆!好你个死皮猴子,如今你个老家伙倒是拽起来了哈,不行不行,既然你刚才把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亲,必须得亲一口,来来来,不亲都不行,哈哈哈……”她吼着朝我扑将过来。我嘻哈着四处躲避流窜着。   郭连英拍着双手朝着我们嘶吼着最近网上流传的顺口溜:   同学聚会谝闲传   下面一片茅草湾   上面一马跑平川   浪得君哥游手过   仅剩两颗葡萄干   你说可怜不可怜   不可怜   赵晓萍脸红脖子粗黄冈到哪家医院治羊羔疯的朝着我嘶吼:“哈哈哈……好你个死皮猴子,等老娘捉住了你,可有你好看的……”   “哈哈哈……”大家狂笑着。   落笔于乌鲁木齐2015.3.23 共 30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武汉那里能根治癫痫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