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墨海】新疆亚克西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35:38
邵晓明走到俞峰身边,笑嘻嘻说:“我这是关心你嘛。”   “不要你关心,谁晓得你什么意思!”俞峰声音很低,几乎是嘟哝了一句,提着一袋东西跨步走了。低着头与邵晓明交错而过时,看到地上一个矮胖的影子,俞峰踟蹰了半秒钟,用力在影子的脑袋上踩了一脚。邵晓明没听清楚俞峰的嘟哝,带着点莫名其妙的表情进超市去了。他心里暗暗思忖,这家伙估计是吃了枪药,或者脑子被驴踢了吧。   这是星期天的下午,三点光景。俞峰买了东西回家去。一边走路,一边不由得回忆起了往事,其实也不太往,即前两次邵晓明问起这事儿的情景。第一次是半来个月前,自己报了名不久。报名的共五人,符合要求的有三个。那一次,他告诉邵晓明,去不去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第二次是大约一个星期前,因为身体的原因被刷掉了一个,于是他就告诉邵晓明,还有二分之一的希望。目前情况尚无进展。但再多个把月后,即五月中旬肯定要定下来了。   要不要报名去新疆,俞峰确实犹豫过很长时间。省里跟新疆的某个地区结对子,多个部门政府有对接项目。具体到教育系统,主要就是支教,大致分两类,一是行政人员,一般是副校长级别的,二是骨干教师。一般两年为一期,已经开展好几期了。全省选拨,所以分配到本县级市每期也就两个名额,行政和骨干各一名。大家都有把去新疆支教当作镀金机会的心理的,事实上也如此。前面几期,副校长回来不久就升了正校长,骨干教师也被提拔成教导主任之类。到俞峰这一期,因为是去地区教育学院给当地老师做培训的,业务素质要求高,同时为了对等,局里放话,过去之前就先提职称,评上小中高,那是相当于副教授的,也是目前中小学老师所能获得的最高职称了。别的不说,光工资每个月就增加六七百。俞峰是一小的语文老师,年级组长,当然算骨干,加上喜欢文学,发表过一些东西,就进入了名单。还有一位,是三小的骨干教师。   为事业计,毋庸置疑是要去的。但俞峰又很犹豫,因为去就意味着要跟老婆分开两年了,虽然有几个假期,但毕竟很不方便。俞峰三十四岁,结婚比较迟,才三年。小夫妻感情不错,所以很有些不舍。不说新婚燕尔,至少还贪恋被窝吧。   回到家里,只见老婆正在上网,用一台笔记本。电脑桌放在客厅的一个角落。老婆穿着睡衣睡裤,像一条可爱的花斑小母狗。苏敏也是老师,在二小教数学,实际上跟邵晓明是同事,而后者教语文,又跟俞峰是师范的同学。小两口住在五楼,八十多平米的房子。房子地段不错,就是二手的,旧了点,格式有点老,但就是这样子,也让俞峰掏尽了积蓄,还欠下银行几十万的债。苏敏人挺漂亮的,就是不太爱搞卫生,所以家里比较邋遢。   放下东西,俞峰说:“刚才碰到邵晓明了。”   苏敏说:“哦。”专心在淘宝上浏览衣服。   “这家伙又问我去不去新疆……我去不去新疆,关他什么事!”   “你们是同学嘛,他关心你。”   “关心得有些过分了……他这么想去,自己去好了。”   苏敏没搭话,是没在意。她看中了一条裙子,正在下单。其实,苏敏还真的不太在意他去不去,甚至一开始,是不太情愿他去的。她二十八了,本来打算今年怀孕的,这样就只好往后拖两年了。种他可以先播了走,但肚子大了总得他在身边照料吧。买好衣服,苏敏说:“你自己想要去的,还不让他问?”   俞峰没接话。是啊,就是自己想去。为什么呢?因为在苏敏面前,他渐渐地感受到了某种压力。其实呢,这压力也不是苏敏给与的,而是邵晓明。特别是邵晓明去年被提拔为教导主任后,他就更有压力了。   他把水果放到餐桌上,把酸奶什么的塞进冰箱,然后就一屁股坐在布艺的沙发上,默默地陷入了回忆。俞峰去邵晓明学校玩,第一眼看到苏敏就喜欢上了,一打听还没男朋友就动心了。那年苏敏二十四岁,大学毕业才一年,文文静静,白净秀气。跟俞峰一样,老家在农村,有一种天然的淳朴,像一颗新鲜的珠子正待被岁月之手摩玩。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居然等着自己来追,俞峰感到很庆幸。他跟邵晓明说了,邵晓明说愿意帮忙。确实,是邵晓明提供了电话。然后就约会什么的,还算顺利地谈上了。俞峰对邵晓明充满了感激。成了夫妻后,有一次苏敏告诉俞峰,其实,邵晓明也追求过她的,当然是她没看上。俞峰不好意思问邵晓明,就向老婆要证据。苏敏说那个杯子就是啊。那个杯子,是一个陶艺,就放在书房的橱柜里,上面刻有苏敏的名字,外面还围了一个心形。当年就摆在她的单身宿舍里,结了婚移到了新房。这事儿俞峰是觉得有些蹊跷,只是一直不好意思问罢了。邵晓明毛笔字写得好,师范时就得过奖的。俞峰认真研究了一阵,觉得那是邵晓明的字体。他再问,关系到了什么地步,老婆就不说了,或者说就是这样子啊,反正是他追自己而自己没答应。那只杯子,就是有一天他突兀地拿来送给自己的,说是亲手在陶吧里做的。俞峰悻悻地说:说没事,那你还一直留着?苏敏笑道:因为杯子无辜啊,又是个不错的小摆设。俞峰就闷在心里了,不知道两人关系到底到那一步,反正跟他第一次时苏敏不是处女。她只说是大学里谈了一场糊涂的恋爱。但说实话,对苏敏的坦白他基本还是采信的。试想如果两人关系比较密切,邵晓明怎么会爽快地帮忙?他在心里拿自己和邵晓明比较。邵晓明虽然那个时候已经是教导处副主任了,但他个子很矮,这是最大的劣势,而自己呢,个子高,模样不错,也有才华,那个时候就经常在当地的报纸上发表一些散文作品。他记得最打动苏敏的那一次,就是两个人去一个叫新桐的乡下地方玩了一趟回来后,他写了一篇情真意切的散文发表在报纸上。那真的是把苏敏感动了,羞色满面地投怀送抱。后来,那个杯子被他有意无意地打碎了。他成家一年后,邵晓明也结了婚,老婆在一家事业单位,长相一般,如今小孩已经一岁了。过去的也就过去了,他们作为同学,保持着一定的交往。曾经有过的那一点芥蒂,也随着杯子的打碎,在俞峰的心里面消弭了。然后,邵晓明这小子仕途更进了一步,去年成为正主任。他自己还说,再过一阵,如果城区有小学副校长职位竞聘的话,可以去试试了,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其实俞峰很清楚,这家伙之所以一帆风顺,个人努力当然有,但关键是有一个在省教育厅当处长的亲舅舅。慢慢地俞峰心里的芥蒂又长出来了。其实邵晓明当什么就让他当好了,也不干他事,可是苏敏有时候在言谈当中,对邵晓明颇有赞赏之词,对他偶尔发几句批评,这就让他有些不爽了。一开始也不明显,后来听苏敏说了好几次,那种不爽的滋味就很强烈了。   这天夜里,俞峰狠狠地整了一回苏敏。事后,苏敏靠在他胸口,幽柔地说:“欸,你如果去了新疆,这个事情怎么办?”   “忍着啊,实在忍不住了就自己解决。”   “嘻嘻,同去的应该也有女老师吧,你们可以内部解决的。”   “嗯,这个主意不错,到时候可以考虑。”   苏敏突然地将头移开他的胸口,侧过身去了,说:“哼,你还真的想呢!”   “呵呵,开玩笑的嘛。是你先说的呀,”俞峰去哄苏敏,继续说,“以前结婚之前不是也这样忍着的……就当是去当两年兵,或者坐两年牢好了,还有好几次放风的机会呢。”   苏敏这才扑哧笑了,又转过身来。然后,俞峰问:“你呢,没男人熬不熬得住?”   “哪像你们男人,我们女人没关系的,不会怎么想的。”   “我不信,真的想怎么办?”   “实在想,就自己解决啊。”   “不能去找别的男人的噢,你去找我也找!”俞峰揉捏着苏敏的乳房说。   说着说着,两个人又有点欲望高涨了,俞峰就翻身上去,又运动了一回。俞峰有一种想要吃饱了撑着的感觉,苏敏似乎也有。运动很酣畅,像两个贪嘴的小孩。事后,两个人又抱在一起,疲倦地睡去。      星期四的上午,俞峰正在上课,教育局来电通知他去一趟,说是尽量上报一些学术成果,有利于小中高评定的,谁更有资格就让谁去。同事转告了他。下午他整理了一番,三点多钟去了教育局。要说学术成果,也谈不上有多少,反正他教四五六年级,已经几轮循环了,各方评价都不错。在一些教育期刊上发表过多篇论文,当然有些是通过关系发表的。这些对方可能也有。对方也很优秀,早已评上了“教坛新秀”。他把发表诗歌、小说的几本杂志也带去了,这个对方应该没有,说不定能够加分。虽然写作跟教学是两码事,但毕竟教的是语文,要说有点搭界也是可以的。他把资料交到相关科室。那位科室领导,曾经是他读初中时的校长,所以有师生之谊,拍拍他的肩膀说:好的好的,写作也是一种才华,这样希望就更大一点!有老校长关照,俞峰心里颇感踏实,聊了几句天后,心情愉快地离开了教育局。   他是开车去教育局的。他想苏敏也快下班了,干脆过去接一下。二小离他家比较近,平时苏敏早晨跟他同出,傍晚都是自己走回去的。到了学校门口,放学的队伍刚刚散掉,比较安静了。俞峰给苏敏打电话,说在门口等她。一会儿苏敏出来了,可是邵晓明也走在她旁边。两个人不停交谈着,还站下来谈了一两分钟。俞峰有点不爽。他知道邵晓明这小子口才确实挺好的,而且还很有韧性,这个在师范里就见识过了。出了门,邵晓明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站在路边,可能也是等人吧。苏敏拉开车门,说:“今天怎么想到来接我?”   俞峰就说去了趟教育局,送点资料,看时间差不多就直接回家了。苏敏说了声哦。没想到邵晓明也听到了,探头问:“俞峰,你去新疆的事是不是定下啦?”   俞峰说:“还没有。”   “那你去教育局送什么资料?”   “不晓得做什么,反正是他们要求的。”俞峰淡然地回答,然后就开车走了。   开出一段路,他说:“我去不去新疆,要他这么热心干什么?每次见了面就问,烦不烦!”   苏敏有点累了,说:“欸,我看你是心态不正常。要去也是你,又不是人家逼你,干吗嫌人家烦?我看他对你蛮关心的,说你回来后应该会提拔的。”   俞峰说:“他教语文,你教数学,有什么天好聊的!”   “他不是管全校的教学吗,当然就有事情要交流了。”苏敏白了他一眼。   俞峰不说话了,顾自开车。有时候,他几乎要摇动了去新疆的决心,但另外一些时候,这决心又变得非常坚定。目前得到的消息,他成功的几率超过百分之五十。所以,虽然新疆远在几千里之外,但也可以说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了。他也开始从思想上做准备,上网浏览一些关于新疆的知识。新疆是维吾尔族自治区。关于维吾尔族他所知不多,但知道维吾尔语说“好”叫“亚克西”。至于新疆的主要景点,什么天山、喀纳斯、吐鲁番这些,已经十分娴熟。还有胡杨林、火焰山、南山牧场等等,让他充满了向往。他有些兴奋地想,啊,新疆真的是亚克西!如果真有机会去新疆,那些地方是一定要去玩一玩的。      但没想到突然就节外生枝了。   星期二晚上,俞峰兀然接到老校长的电话。老校长一声哀叹,快言快语道:叫他拿去几本杂志,本来以为额外加分,没想到偏偏就坏在了这个上。有一位副局长,看了他的诗,居然说他的思想有点消沉,甚至可以说是有点颓废。这可是一个很不好的评语啊,因为去新疆支教,从小处说,是代表省里面的对口支持,往大处说,是可以上升到国家的民族政策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定要业务过硬,政治可靠!副局长表达了倾向性意见,事情就变得对俞峰很不利了,幸好局长这两天在外面开会,所以尚未讨论,还有挽回的余地。听完老校长的话,俞峰有些怔着了,诗写了好多年了,可真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写诗被评定为政治不可靠!诗人嘛,总是这样思想有些悲观的,像海子、北岛他们,哪能高亢得犹如唱国歌呢!当然主旋律的诗,他也不是没写过!老校长问他,是不是想想办法,到了这一步,机会浪费掉太可惜了。挂了电话,俞峰为副局长的无知感到气愤,然后就悲哀了,老校长都帮不着忙了,他还哪有机会呢。看来只好听天由命了。   夫妻俩讨论着,苏敏突然说:“欸,叫邵晓明帮帮忙看,他舅舅不是在杭州市教育局嘛,跟这里是上下级的,只要肯说话就一定能搞定。”   俞峰也恍然大悟,但愣怔了一下说:“算了,我可不想叫他帮忙。”   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比较好铜陵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长春治疗癫痫的好医院在哪里?郑州癫痫病能用中药治疗吗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