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轻舞】4-13那一家子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10:24
世上有些人总是迷信,特别对阿拉伯数字有研究,总结出什么数字是吉数和凶数。就拿住房标号来说,什么4号、14号......就是凶数,似乎住进了这样的房间对居住者就会带来不吉利事。那4-4号就更不吉利了。   现在又传出了13是凶数,据说是从国外传来的。如果住房4-13号那就是最不吉利了。   这幢大楼4-13总是空着,房主降价都无人租住,许多人也就是迷信4-13不吉,住进这样的房间会大难临头,祸从天降。   有一对老夫妻只管价格便宜,他们带着小孙子租住了4-13房间。同层楼邻居们为他们住进这间屋子捏把汗,不知道哪天他们会祸从天降。这对老夫妻住了一段时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吉利的事。大家暗地里为他们松了口气,但还是有此担心不知以后他们头上会降来什么祸事。   过了一月多,4-13房间里有好多天夜里传出了哭泣声,这声音并不是那个小孩子的哭声,大家听得明明白白是那对老夫妻的哭声,大家暗地里议论起来,都说4-13租屋里有鬼。   呜!呜呜!......   4-13租屋里这晚又有哭泣声传出来,哭声很凄惨。   在4-10房间里有一个方面大耳、身材魁梧年龄四十来岁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他名叫解兰,听到那间租屋里又传出的哭声,心酸叹气摆头,这判定这哭声并非小孩,是老人的哭声,他们为什么总是这样哭泣呢?是什么难事、伤心事使他们哭泣呢?难道有他们真的遇上了鬼?他今晚就要去问其哭泣的原因。   他走出了那间租屋,来到了那间传出哭声的租屋门前。几个相识的工友发现了解兰,一个胖工友立即过来拉住他的手说:“你要进那间租屋里去?4-13是凶宅,阴气重,屋子里有鬼。这对老夫妻图价格便宜,租凶宅,遇上鬼了,所以他们常常哭泣。”   解兰说:“那是胡说八道,人世间没有鬼的存在。就是有鬼,我们不要袖手旁观,不要麻木不仁。走,我们进去看个究竟,如果真的有鬼,我们就去驱鬼,把这对老夫妻解救出来,使他们不再哭泣,快乐地生活。”   胖工友笑了笑,正要说话,他的妻子拉住他拖往室内走边说道:“出门在外,少管闲事,从免引火烧身。”   解兰在过道上自言自语:“别人有难为什么不去救呢?”解兰说着摇摇六,“我就要到4-13房里去抓鬼,跟那害人的鬼拼杀,去救这对哭泣的老夫妻。”   他推开了那间半开着门的租屋,屋里没有空调,一台破旧的电扇在转动着,电扇虽然这样分秒不停息,但它劳而无功,室内仍然是高温,它带来的是热风。还有一台旧木桌上关着陈旧的小电视机。一张床上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铁青色的脸,脸上皱纹层层,她用手帕擦试着眼泪,这呜呜的哭声是她传出来的。她床边坐着一个秃顶男人,上身漆黑裸体,下边穿一条短裤,脚上拖鞋,他也捧面哭泣,这呜呜的哭声也是他发出来的。   他看着他们,肯定他们是夫妻,一对打工租房居住的老夫妻。那床上还睡着一个五岁多的男孩,他肯定这个男孩是这对老夫妻的孙子。   呜呜......一对老夫妻在继续哭泣,哭得是那么伤心。   这间屋子里又有又什鬼呢?除了两个老人在哭泣,没看见什么鬼影。   “老大哥,老大嫂,你们有什么伤心事呢,这样伤心哭泣能把难事解决了吗?”他看着这对哭泣的老夫妻,心痛起来,他想他们没有难事多好啊!他愿他们的哭声变欢笑声多好。   他们听见了他的问话,抬头发现了他站在他们的租屋里。秃顶男子止住了哭声,叹着气,摇着头,他看着戴着眼镜的解兰,他看他文质彬彬,不像坏人样,他叹着气,站起身来,将旁边的一张塑料凳子端给解兰说:“请坐!请坐!”   解兰在他们屋子里坐了下来。老妇人见有客人坐在屋里,也用帕子擦干了眼泪静了下来。   “你们有什么难事?什么难事使你们伤心流泪呢?”解兰问他们。   夫妻叹着气摇着头不言语。   “你们来自哪个省?”解兰问他们。   “四川。”秃顶老人答道。   “我们是老乡。我也是四川人呀!我们有缘份聚在了一起,又同住一幢大楼,一个楼层。你们从家乡出来多少年了?”   解难和这对夫妻打破僵局慢慢交谈起来。4-13房间里真有鬼吗?这对老夫妻真的在这房间里被鬼迷上了吗?      二、他们原来上了这样的“当”   解兰和这对老夫妻交谈起来。他听了他们的诉说,才知道他们是上了这样的“当”。   他们这对夫妻的“当”上了一次又一次,真是上“当”不怕,自愿上“当”。所以他们上了“当”也不会去报案的,他们知道即使去报案,也无处会受理。他们的“当”就是他俩多年勤劳、省吃俭用的钱心甘情愿地被“骗”了,要说金额多少元,哭诉者说不清多少元,总之是很大一笔钱的。   他的名字叫练得光,这租屋里住着他们夫妻和一个几岁在幼儿园学习的小孙子。他们是来自川东北的打工者,刚出来打工夫妻都才四十五岁,现在六十来岁了。十多年的打工生活,他们现在老了。   他们远离家乡的主要目的是用双手勤劳挣钱,来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他们是吃过苦的人,小时候受过饿,没有上几天学,十三四岁就成了小农民。在那山区里,条件十分差,出门就是羊肠小道,上坡下坎。那梯田一叠叠,就像手巴掌那么大,人摔一跤身子可以搭在三块田上。他们长期劳累,总还是被贫穷伴随,摘不了那顶贫穷帽,总解决不了温饱。二十五岁那年,他们结了婚,紧接着田地下户,日子一天一天稍微好起来,能够填饱肚子了。政策越来越好了,农民自由了,也可以走南闯北去打工了。   这对夫妻共生肓了三个孩子,第一个孩子都三十余岁了,第二个孩子比大哥小五岁,幺儿子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他们呕心沥血,与风雨为伴,烈日下虽戴草帽仍然汗流浃背。在田间、在地里,他们犁田挖地、肩挑背磨,起早摸黑。他们省吃俭用,这一切主要是为了养育孩子们,都希望孩子们快乐成长。小崽崽出生下地只知道嚎哭,一口口奶水都是娘的血,希望孩子们健康成长,怀着极大的希望,孩子走路了,孩子读书了,孩子们到婚龄了……   他们的孩子都上了初中,都加入了打工队伍。孩子们是大人了,已经超过婚龄了,父母要给孩子们安家,结婚是要花钱的,山里的姑娘都出嫁到那条件好的地方。山上的小伙子结婚难,光棍成群。要走出山区,到条件好的地方居住,这样孩子们就不会打光棍。要改变这样的现实生活,唯一的办法那就是要钱。   这对夫妻坐上了飞速的火车,他们来到了沿海,来到了厦门这座美丽的岛上城市,加入了打工队伍。他,干过碎石工,干过搬运工,在建筑工地上做小工;她,由于年龄偏大,难找事做,只有做洗碗工、保姆、保洁工。她如今在火炬园里一家公司做保洁。夫妻通过多年劳累,辛勤的汗水也换来了较多的钱。干了三年后,就用这些钱给大儿子在坝下买了房子。他们几年的打工存款不但用光了,还倒欠下了债务。他们到坝下买了房子,大龄的大儿子就有人来谈婚事了,大儿子结婚又要钱,又到处借钱,欠下债务夫妻俩又继续打工,省吃俭用,两年后才还清债务。他们的大儿子结婚安了家,二儿子也是大龄青年了,现在的姑娘要求要在城镇有住房,夫妻心急如火烧,日夜拼搏,又干了两年,手头上又有了钱,但是这点钱到镇上买房子还差得很远很远。房子是要买的,不然二儿子三十岁一过,也许这辈子就会打光棍了,夫妻又向亲戚、朋友借,向房地产老板分期付款,在镇上买了房子,二儿子的婚事终于圆满了。练得光夫妻俩又欠下了大笔债务,夫妻又继续打工挣钱偿还。   大儿子和大儿媳对父母有意见,大儿子认为二弟房子买到镇上,比农村条件好,父母多花了钱,二弟占了便宜,父母的心偏向了二弟,同是父母的儿子,父母处事这样不公平。大儿子和大儿媳就想法把自已的小孩子交给公婆,既不给钱,也不给粮,似乎这样才能弥补他们吃那部份亏。练得光夫妇为了挣钱又坐上了火车,他们带着小孙子去打工,在那租屋近处有所幼儿园,他们把小孙子送到了幼儿园里;他们二儿子和二儿媳对父母也有意见,他们认为大哥、大嫂的孩子父母带,难道我们生的孩子公公婆婆就不该带?难道说二儿子不是父母亲生的?父母为什么一碗水不端平?大儿、二儿都各自在一个省打工,父母儿子间已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父母不打电话,两个儿子都不会给父母打电话的,夫妻给两个儿子打电话,十次有九次都是吵吵闹闹,夫妻最后就是泪流满面,夫妻都叹气、流泪、哭诉。夫妻面前还有个幺儿子,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也应该安家了。现在姑娘的条件不仅是套房,还要铺面房。在家乡小镇,套房、铺面房少则二、三十万元,二、三十万元年近六旬的夫妻省吃俭用要打多少年工才挣得到那么多钱?幺儿子常常在父母面前沉着脸,好像随时逼问父母:“我结婚房子好久买?大哥、二哥都安家了,难道我就单身一辈子吗?......”   时间一天一天地流逝,夫妻怎样才能挣来二、三十万元钱?挣十万元就很难了。幺儿子每月二三千元工资,他每月花费了没有余额,他一人租较高档的住房、穿名牌服装、染异色头发,上下班骑摩托车,嫌父母煮的饭菜没有好味道,要在餐馆里去吃,有时还要和年轻工友们到歌厅里唱唱歌……父母常叫幺儿花钱节约,他不但不听,还吵闹不休,说父母过时落后的生活那一套要搁起来,认为自己是赶时代潮流的人,一个时髦的年轻人。   练得光夫妇年近六旬就是过这样的日子,他俩背都驼了,脸上皱纹像流水沟槽,残缺的牙齿。他抽的是廉价土烟,穿的是幺儿子丢了的衣裤;练得光的老伴已经是老太婆了,花白头发是自己染黑了的。夫妻四点多钟起床煮早饭,要送孩子上学,要按时到各自的岗位上班。他们的午餐是自带的,冬天买的保温盒,倒点开水将就吃了。下了班在去菜市场买低价劣质菜。勤俭、节约使这对夫妻已经养成了习惯。这对夫妻做梦都在劳动,都在思考怎样多挣钱。他们想到自己还有重担,要给幺儿子买房子,要给幺儿子娶媳妇。   他们和儿子们在手机上争吵了,一两月父母与儿子手机上不通话。父母总还是担心着儿子们,又用手机向儿子们打电话。   “大娃呀!你们最近好吧?”   “二娃呀!你们最近好吧?”   两个儿子在手机上回答道:“有什么话快讲吧!我在上班!”   态度如此生硬,语言这样冰凉。他们从不主动向父母问好!大儿子二儿子都是这样。   这样的儿子不如养条狗,一条狗一两天不与主人见面,一见面了蹦蹦父母跳跳,摇头摆尾。十月怀胎生下孩子们,每时每刻都希望孩子快乐成长,都望孩子长大了有出息,都望孩子对父母有孝心。   这对夫妻的儿子们就是这样对待父母,父母现在不要子女的钱,不要子女的粮,不要子女买衣服,只求他们有一个热情的问候。这个热情问候难求。这对夫妻难求儿子的热情问候。   他们难求到儿子热情问候,可儿子还要恨自己父母。大儿子恨父母,二儿子恨父母,幺儿子也恨父母。认为父母处事不公道,认为父母嘴巴话多,唠叨难听……   夫妻就为儿子们而哭泣,几十年来上的是这样的“当”,受的这样的“骗”。   夫妻的辛酸泪何时停止,谁来同情他们?夫妻到时候确实不能打工了,他们又怎样来生活?他们没有养老的存款,现在每天挣来的钱除了自身生活,除了小孙子花费,都为幺儿作安家准备,他们夫妻能准备足够的钱吗?幺儿子的婚姻何时才能如愿?   刚才又一个电话,又是与一个儿子争吵不休,他们最后又哭了,哭得是那么伤心,他们的苦诉原来就是埋怨,就是后悔,一生劳累而上的就是这样的大“当”。   听了他们夫妻的诉说,解兰的心更加痛了,眼泪也往外流。   解兰听了他们的讲述心里痛起来。同住一幢大楼,一个楼层,那一间租屋里却住着一对“老牛”,租屋里这对“老牛”啊!你们拖了几十年的犁,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一个人要有助人为乐的思想,别人的痛苦就是自己的痛苦,愿大家都快乐生活是解兰的心愿。伸出双手拉一把痛苦中的人吧!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对可怜的老夫妻,养育出如此不尽孝道的逆子。   “老大哥,老大嫂啊!你们不要急,哭泣会伤你们的身体。你们的家事我愿给你们帮上忙。愿你们一家团团圆圆,和睦相处。”解兰向这对夫妇说道。   “谢......谢!谢谢你呀!”夫妻俩异口同声,但他们不相信面前的他讲的话,很失望地回答他。解兰又说道:“老大哥,老大嫂,请你们相信我,我一定能帮上你们的忙,我也是四川人,我们是老乡哟!”   练得光说:“老乡?老乡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打工呀!和你们一样打工呀!”解兰答道。   武汉什么医院看癫痫病好呢?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一些郑州癫痫病的专业医院昆明那个医院对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