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看点】我的父亲们(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56:20

父爱沉默如山

父爱深沉似海

我欲挽住流光,让父亲永远健在

奈何岁月不止,年华易逝

我欲回报以溪流,馈赠点滴

却不及沧海一粟,渺微若尘埃

一、生父

父亲如果不喝酒,他是天下最慈爱、最善良、最勤劳的父亲。

每天一大早,我们就被他的二人转小调喝醒:“王二姐坐北楼,眼泪汪汪啊,思想起我的二哥哥咋还不还乡啊?”“正月里来是新年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啊。”父亲酷爱二人转,年轻时长得帅,嗓子好,记性好,那些有名的段子,听几遍就会了,唱得字正腔圆。早年间公社唱样板戏,他演李铁梅。县文工团想要他过去,一问他却不识字。父亲就这样与艺术擦肩而过,但他仍一辈子戏不离口。

不知造物主是怎样塑造世间男女的?父母的性格刚好反了,母亲性子急躁,对我们异常严厉。父亲却温良宽容,对我们慈爱有加。父亲从未打过我们,对我更是连重一点的话都没说过。

最美好的回忆是冬天的夜晚,母亲做着针线活,我看着书,弟弟妹妹玩着那个年代的游戏。弟弟用纸叠着枪,妹妹抱着毛巾卷成的布娃娃。父亲哼着那些戏段子,摆弄着马鞍之类的家什。他一会出去一次给马添点草。收拾完了便和母亲商量:“炒点爆米花吧?”母亲是极节俭的,那些年口粮都怕不够,但看着我们期待的眼神,实在不忍拒绝。一见母亲点头,弟弟妹妹兴奋地跳跃着。他们跟在父亲屁股后去取玉米,回来大家一起,几下就搓完了。父亲端去炒,弟、妹站在锅台边守着,直到能吃了,他们俩才坐到炕上安静一会儿。这时的母亲是温柔的,她把爆米花平均分给我们,我和弟、妹一样多,父亲和我们分得一样多。母亲开玩笑说:“你们都是孩子。”我们坐在炕上咯咯嘣嘣的嚼着,母亲温婉地看着。

父亲一生勤劳。做庄稼活,父亲和母亲是村里属一属二的好手,他所有的希望都在那几亩地里。不会做别的,也不想做别的。

当然,以上这一切都是在他没醉酒的前提下。一旦喝醉了,他便不是我们的父亲,而是一个被凶神附了体的魔。

父亲才开始酗酒的时候,还只是和母亲吵吵骂骂,后来吵着吵着就动了手。大家都劝母亲,说他醉糊涂了,你就别和他吵了,惹他动手吃亏的是你,等他酒醒了再收拾他。母亲倒也信了,可是后来,母亲不吵他还是抓过来就打。母亲在我们的帮助下挣脱后,便跑到邻居家或叔婶家去住。这就苦了我们,父亲倒不打我们,但他屋里屋外地走,嘴里骂个不停。我也不敢睡,怕他睡在外面冻坏了。再说他不睡我们也睡不着,他喝了酒口干,母亲说喝冷水会做病,我便起来给他烧水喝。

父亲每次醉酒后,身体都像生了病一样,有时连地都下不了。冬天还无所谓,农忙时节就气人了,庄稼不等人,地里的杂草和人较着劲。母亲气得又哭又闹,但醒了酒的父亲,随便你如何他都没了脾气。谁也问不出他醉后,为何如此仇恨母亲,直到现在我们也不能理解。他只说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了。醉了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吗?我亲眼见他一次醉后,打母亲没打到就摔东西,盘子、碗都摔得粉碎,可当他搬起一个坛子时还向里面看了一眼,一见是荤油便又放下了,然后把一个装盐的坛子扔到了地上。坛子烂了,盐被我们收起来又接着吃。

我害怕过年节,因为节日里父亲便有了喝酒的理由,有酒喝便随时会引发一场战争。醉酒、战争,然后赔礼道歉、起誓发愿,这一过程反反复复地上演着。

我不记得父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酗酒的。只记得初中时,学校有了宿舍,从那时我就不愿回家了。虽然学校说我家三里地的距离不让我住,但我还是和那些远道的同学挤在一起。周末宿舍只有我一人,食堂不开饭,我就最后一顿饭多打点,吃冷的。晚上我很害怕,就从外面把门锁上,再从窗子爬进来,然后再把窗子插上。有一晚雷电交加,我又冷又饿又怕,便一个人缩在被窝里哭泣。

最初,我对父亲没有恨意。初三那年秋天的一天,一回家就见南炕坐了很多人,桌上摆满酒菜,我不知道我们家有什么事。但看见父亲喝酒,心里便咯噔一下。再看母亲在北炕躺着,两位邻居婶子坐在旁边。我便走向母亲那里,我说:“妈,咱家啥事啊?”母亲眼泪汪汪地没说话。一位婶子说:“今天你差一点见不到你妈了,她跳井了。幸好被人发现救了上来,吃饭那些人都是帮忙的。”我心里一沉,眼泪刷地滚了出来。我望见父亲还在喝酒,心想你差点害死了我妈,你还有心喝酒?真恨不得把酒杯给他摔了。可那时的我性子柔弱,都没有和父母顶过嘴,更别说敢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了。但自那以后,我对父亲有了恨意。那之后,父亲好了一段时间,可没多久,他就又闹起来。父母的战争又继续了。

1987年,我考上了县重点高中。父母在炎炎烈日下摔亚麻、拔草、打麦,想方设法挣点现钱做我的生活费。我一边感动着,一边忧郁着,只是更少回家了。

高二那年中秋节,刚好是周六,别的同学都兴高采烈地回家了,我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回去。我害怕过节做点好吃的,父亲又要喝酒,我害怕面对他们的战争。没想到第二个周末,父母竟一同来看我。他们杀了一只鹅,把肉用罐头瓶装了给我带来。母亲说:“过节咋不回去,今年过节好吃的多,你爸说刚好是星期六你能回来,给你留了爱吃的柿子,还买了一个西瓜。老早你爸就在往村口看了,那天你爸不知看了有多少遍,一直等到天黑了我们才吃饭。”父亲什么也没说,他不喝酒时话很少,他只是默默地把装满肉和咸菜的罐头瓶,整齐地摆在我床下。我的眼眶湿润了,我说给我装这么多肉,你们都没吃几块。父亲憨笑着说我们吃了。母亲说:“那两瓶是前两天下雨,你爸捡地蘑菇,你爸说你爱吃,都给你拿来了。”父亲说:“我起早去的,全是小蘑菇头,可嫩了。”

那年的中秋在我心中留下一轮残月,那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我总是想象着秋风里的父亲,眼中满含焦灼,一次次地向村口张望。他心里有事时,喜欢皱起眉头,而鼓起的眉心中间,却是一道深深的竖纹。我想那时望向村口的父亲,一定已将眉毛拧成一个疙瘩,而那道竖纹也就显得更深了。想着想着泪珠就滚了下来,我后悔自己的自私,没有享受到家人团聚的欢乐,辜负了父亲对我的疼爱。每每想起,愧疚不已。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想起来,依然泪湿双目。

高考落榜后,我不想再给家里增加负担,便没有重读,我再也没地方躲避了。我的心整天诚惶诚恐,我害怕父亲去给别人家帮忙,害怕过什么节日,害怕一切父亲喝酒的条件。每次父亲去给别人家帮忙,他不回来我就不敢睡。一听到他的脚步声,心就狂跳不止,感觉被提到了嗓子眼儿。如果发现父亲酒喝得不多,听着他唠叨一会儿睡下,心才会放回肚子里。庆幸又平安的熬过一次。

父亲还是时尔慈父时尔魔鬼地更换着角色,民政的门都要被父母踏破了,母亲还是没有离婚。她怕弟弟学坏,怕他娶不上媳妇。一年后,我终于在父母第N次去民政后,拎个小帆布包离开了家,我的人生从那偏离了正常的轨迹。

我草草嫁人,又匆匆离婚,一个人带着儿子过。弟弟妹妹也相继结婚,母亲拿到了她期盼多年的离婚证,她终于离开父亲了。母亲去了妹妹家,父亲在弟弟那。父亲与弟媳相处得不怎么融洽,可能也是与他喝酒有关。后来父亲便来了我这里。那时我开一个小吃店,儿子在上幼儿园,父亲在这帮忙,我也轻松了许多。

父亲很聪明,来了没多久一般的菜便都会做了。才来时父亲不多喝酒了,没事把小店打扫得干干净净。日子久了便结识了附近的小商贩,晚上他常约一位卖菜的大叔来喝酒。父亲住在店里,那次不知两人喝了多少酒,第二天早上我来时,门也没有关严,时值冬日,屋里冷冰冰的。桌上杯盘狼藉,父亲趴在桌上睡着。我见了又生气又心疼,便摇醒他,让他回家睡觉。再怎么说父亲就是不肯走,坐在那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没办法,我把炉子升着后又来收拾桌子,儿子跑来跑去地不知在玩什么,我见父亲皱起眉头、眼露凶光地盯着儿子。那眼神我太熟悉了,心想不好,便喊儿子出去玩儿。儿子哪里会看大人脸色,偏在外公面前转。我刚想去拉儿子,父亲一脚踹了过去。儿子倒退了几步,“扑通”仰坐在墙边,头撞在了暖气片上。我的魂儿都吓飞了,赶忙跑过去看儿子,儿子头被撞起个包。我只顾看头,儿子却痛苦地捂着肚子,半天才“哇”地一声哭出来。我把儿子揽在怀里,给儿子揉着头上的包。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声泪俱下,第一次向父亲大喊:“他小孩子懂什么?你有气就冲我说呗。你把他踢坏了,我这些年不是白忙了!这么多年,也不知你在闹什么?好好的家都被你闹散了。”

父亲先是愣了一下,继而他说:“大闺女你这么和你爸说话呀?”我也觉得自己过分了,便没再开口。父亲起身出了门,我抱着儿子哭泣,幸运的是儿子没什么事。

第二天父亲说要去妹妹家,我便给他拿了钱。过了很多日,我给妹妹打电话,我说爸怎么呆这么久?是不是又和妈和好了?妹妹说母亲去了姨娘家,父亲走了几天了。我俩便忙和弟弟联系,得知父亲并没有去弟弟家。从那时起父亲没了消息,我们深知父亲的性子,他不会去哪个亲戚家,多半是去哪里干活了,但没有确定,心里终是不踏实。我的心日夜不安,只能祈祷父亲平安,盼他早日回来。

2004年春,我去了四川。05年5月,弟弟给我打电话说父亲回来了。我喜极而泣。父亲在旁边接过电话,我喊了声“爸,你怎么那么狠心?”便哭得说不出话来……

父亲的归来让我愧疚痛苦的心,略感安慰。我当时正做着一点小生意,打算七八月淡季时回去看父亲。可是没过几天,弟弟又打来电话,说父亲得了食道癌。这个晴天霹雳简直让我不知所措,刚刚平稳的心又被揪了起来。放下电话我便订票,第二天便踏上了北归的列车。

经过几昼夜的颠簸、辗转,我终于回到了我生长的小村,见到了我日思夜念的父亲。父亲看起来精神还好,只是人比离开我时瘦了很多。我什么也没说,平生第一次拥抱了父亲。那一刻,一切语言都是多余的。我的泪滴落在父亲的肩头,那是我的歉意,我的思念,还有我对父亲深深的爱……

父亲说:“哭啥,你看爸不挺好!”我的泪却更加汹涌了。

对于我的归来,父亲特别高兴。整天张罗着做这样那样吃的,打听着我四川新家的种种。当时我确实也困难,只给了父亲几百块钱,父亲百般推辞,在大家的劝说下,父亲还是高兴地收了。他往钱包里装的时候,我看到他钱包里夹着我和爱人的合照,我没有问父亲在谁那找来的,只是心里热浪翻滚,泪雾又朦胧了眼眸。

我什么也没问父亲,过去的再提,我和父亲都会尴尬。我悄悄地向弟弟和弟媳打听到,父亲在一个较远的县里干活,和一个带着两个儿子的寡妇生活在一起。但没听到父亲想再去或惦念的意思,我猜大概是因为父亲的酒或病,才让他们抛弃了父亲吧。

在家期间,父亲身体精神都还好,半个月后,我依依不舍地离开父亲回了四川,没想到,一别竟成永诀。七月,我接到了父亲去世的消息,是在父亲下葬后,弟弟才告诉我的。我当时刚怀小儿子,接到电话便哭得不成样子,几天后我才打电话问了一些具体情况。父亲走得很突然,几乎没有什么征兆,突然的吐血后就不行了。父亲那年才五十六岁。

我又回到了父亲才走时的状态,又时常梦到父亲醉酒的样子。可能是印在脑海里的印象太深了吧,我并没有去回想那些画面。我回想的都是从小到大,父亲给我的温暖、父亲对我的宠爱、父亲对我的惦念,而这些只会令我更加的自责。如果不是父亲从我那走了,他也许不会得那个病,也许不会走得那么早。如果我能常和父亲沟通,也许不会导致后来的矛盾。如果那时的我像现在的性格,我一定会没事就和父亲聊天,常和他说几句笑话,想方设法的去哄他开心。可那时的我还年轻,我和父亲的性子最像,都是平时不怎么说话的人。我们都把各自的困苦、无奈与生活的压力圈在心里,看似与世无争,却是冷落了我们最亲的人。

我沉默的父亲走了,一座爱的大山倒下了。我再也看不到父亲慈爱的目光。那个魔鬼父亲的影子早已模糊,慈父的形象却越来越清晰,清晰到我画得出他从年轻到年老的样子。我还是经常梦到父亲,梦里,已没有那些醉酒的情节,只有一个慈父和我们欢乐地在一起。梦里,他常来和我说话,说他活着时,我们从没有说过的爱。

二、继父

父母离婚后,母亲一直在妹妹家。父亲离开我之后,母亲便来了我这里。为了不给我增加负担,母亲在一个小区找了份保姆的工作,侍候一位瘫痪在床的老大娘。继父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母亲,他见母亲侍候老人尽心尽力,说母亲心肠好,便开始追求母亲。

继父姓王,我叫他王伯伯。老人有两儿三女,老伴去逝后,他找了几个,但种种原因都散了。

癫痫的新治疗方法成年人得了癫痫病的症状是什么北京治疗癫痫病得需要多少钱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