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菊韵】来自岁月深处的记忆(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09:21

赵正午怎么也不会相信傅红堂会背叛他?

曾经……

他们是生死的把兄弟,曾对天盟誓,同生共死。可是一转眼……

赵正午,中共晋察冀二分区东忻县安邑人,东忻县的武工队长。傅红堂,中共晋察冀二分区东忻县董村镇北令归人,东忻县的武工队副队长,神枪手。曾经一度,抗日烽火狼烟,使他们生死相依并肝胆相照。

“不杀东洋誓不还,枪林弹雨我是煞!他年浴血站成山,同与西风竞夕阳”这样的豪言壮志,在东忻县的广阔土地上,曾不止一次让人流泪,温暖了一批又一批抗日的心……

赵正午的枪打的狠,所向披靡;傅红堂的枪打的准,弹无虚发,赵傅联手,鬼子西天梦一次次地都准时做到了家。

烽火硝烟中,赵正午成了“血人”不后退;枪林弹雨中,傅红堂挥手旋转120度,瞬间便有鬼子的脑袋开红花……

傅红堂用短枪,百步能点香火头;挥手连发,第一发是静止的鸟,二发三发是飞起的鸟,颗颗命中。

“红堂是分区的震山炮,威震敌胆哟!”赵正午常常喃喃这句话,但他最不能忘怀的还是那次歼灭战。

那是1942年,驻忻鬼子真野组建了摩托特战队,由臭名昭著的龟田任队长。由于装备好,配有轻重机枪,手雷,军刀,望远镜,燃烧弹,所以极其疯狂,不可一世。先后窜犯我根据地腹地。三月,东忻县县长刘贞文,赴二专署途中,在盂县道与敌遭遇,遇害;五月,东忻县县委书记郝性怡、县武委会主任周补元等4人,在安邑村被敌包围,突围中牺牲;八月,龟田收罗我方叛徒和汉奸20余人,拼凑成“民心联络所”,搞特务工作,先后杀害我干部群众200多人……

“不杀龟田,枉为男儿!”赵正午咬着牙切着齿;分区赵尔陆政委也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消灭龟田这伙玩命之徒。

复仇的火焰欲炽欲燃。

在东忻县双堡村到游邀村一段公路高梁地里,红了眼的赵正午带着傅红堂,尹希庚七八个神枪手已等候多时。这里有一个急转弯,又有一个大沙堆,沙堆连着高梁地,又易隐蔽,又便转移;这里也是龟田一伙的必经之地。无论从那个方面说都是下手绝佳地方。

赵正午他们等了一天一夜,鬼子没有来,又等了一天一夜,还是没有来,赵正午的眼睛就红的没了底。

傅红堂问,龟田会来吗?

“会,一定会!龟田那龟儿子要是不来,你就把我毙了!”赵正午嘴里喷出的话与红红眼睛里喷出的火一样烫。

第三天上午,龟田的小分队终于不负众望。远远里许,刺耳的摩托车声与浓浓的淫威同时飘了过来,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日子终于走到了尽头。赵正午他们屏气凝神,不敢有一丝妄动,待到鬼子转弯减速,爬坡上行,赵正午猛喊一声打,七八条枪同时凑了功,鬼子应声而倒,十几辆摩托车同时翻了天。但老鬼子龟田却非易与之辈,枪声一响,即知遇上了“傅神枪”。这老鬼子也是应变奇速,听音辨形,顺势一滚就滚到了两辆摩托车夹角之处,他和另外两个未死的鬼子互为犄角,瞬间成了这场速决战中最难以想象的后果。尹希庚一露头,右臂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弹,顿时血流如注……敌我对峙,枪声骤停,空气中静静地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时不我待,凶多吉少,赵正午的眉头不由上皱。说时迟,那时快,傅红堂一个“鹞子翻身”向前飞纵,敌我俱惊,三个鬼子的子弹同时射向傅红堂,但傅红堂居高临下的连发,似乎招呼的更快,在间不容发闪避敌弹的一刹那,三个鬼子的脑袋次第开了花,所有过程似武林绝技呈范,干脆﹑利落!

老鬼子龟田还有一口气未能喘上来,但他决定还是闭上双眼,他死的心服口服。死在“傅神枪”手下,的确不算冤。

那一战,“赵傅之名”迎风猎猎。盛名所到之处,日伪心胆俱裂,群众倍受鼓舞,东忻抗战之局再度如火如荼,纷纷扬扬。

那一次,赵正午再度刻骨铭心。攻打豆罗站,赵正午负伤,傅红堂硬是从火海里把他背了出来……至此,赵傅“生死相依,永不相负”。傅红堂牢记在心,赵正午未敢或忘。

紫岩破袭战后,有人反映,傅红堂可能私藏了银元……红堂?红堂是怎么了?赵正午当时确实没有放在心。后来,赵正午反反复复回顾,为什么?为什么当时就没有……

1945年10月,二区反奸科突然把傅红堂带走了,理由,傅红堂有可能是特嫌……

赵正午惊呆了,这如同天降的未解之谜?他实在想不通﹑猜不透?然而让他更惊惧的还在后面?仅仅一天后,命令再次下达,傅红堂是特嫌,命令立即处决。

然而傅红堂绝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在即将行刑前夜,他金蝉脱壳,逃掉了,投奔了阎锡山的晋绥军。说不清的过程?理不断的无奈。但说得清的事实是,傅红堂彻底背叛了自己,背叛了赵正午,背叛了那一段火红岁月。

赵正午想了很久,还是想不透。他内心忐忑,但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向组织保证:坚决与傅红堂划清界限。

1952年,乔装隐藏的傅红堂被活擒,随即被枪决。消息传来,赵正午一下子老了许多,他沉默了许久,半年甚至更多。

暗夜里,赵正午望着满天星斗,泪流满面,说不清是为傅红堂那段历史而婉惜?还是为自己交友失落而痛悔?

解放后,赵正午一直都不得重用,似乎与傅红堂有关。实际上他也并非无辜,他一直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中。生活上郁郁寡欢,工作上失魂落魄,曾经的英雄气概似乎荡然无存。

一个人成为自己,容易吗?千辛万苦,浴血重生?

而流放自己,又是那样的容易?弹手之间,物是人非……

漆黑黑的夜里,赵正午常常在做梦。

梦中,他与傅红堂在晋察冀边区的表彰会上,他们都胸带红花,红光满面,沐着阳光。但不知怎么,不自觉地流下泪来,是阳光的强射?还是冷风的斜刺?他大骂自己:“龟儿子,咋就这么过敏呢?”……一回头,却不见了傅红堂,惶惶寻找,却有那一个,远远地背着脸站在浓浓的阴影中。满心欢喜狂奔,双手相抱,却扑了个空,身子一下子跌到不见底的深渊里?黑洞洞地不见底?不,是风高浪急的一条河里?他奋力挣扎,口里早呛了好多水,一颗心,在汪洋里,失望,徒劳,挣扎,不分过去未来,茫无边际……

所有的日子都一落千丈,赵正午的做梦与喃喃不分白天与黑夜。在落日后,在西风里,在暮色里,在晨光中,他会孤独地眺望或呆呆地想……

“相识在缘,相交寓道;同心在性,同性合德,;故起心动念,善之善益,恶之失益,一念之故也,一性之失也……”

“一念之差,一念之差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念念有词,自昏达曙,花白了头发,模糊了双目,依然延伸﹑不停﹑自赎或忏悔……

一种岁月与另一种岁月永远在不停交融,但光阴表面坚持不懈的弥合并不能掩盖骨子里铭刻过的欢欣与隐痛,那些忘怀的隐痛和欢欣,也许就在身体某一据点,不停地伺机发作,让你拥有悲情兼俱梦魇一样的人生。

赵正午的背影郁郁远去,他有山一样的背景,却把自己读成了“苍凉”,静静地﹑矗立在沧桑中。

武汉靠谱的癫痫病医院在哪?治疗癫痫病的好方法?西安有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