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晓荷·四季的故事】你说我会开着大班车来接你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03:20
无破坏:无 阅读:741发表时间:2018-05-13 06:19:07 翻过岭子梁就看到了高家沟,在往下走一段的路晨。我就看到了外祖母住着的小屋子。虽然现在一层层的高楼盖了起来,但外祖母的住地方总是那么的显眼。   不大不小的一个土墙房武汉可以治愈羊角风的医院,房上盖着黑色瓦片。我记得我问过母亲,为什么外祖母不住进舅爷修的新房里,总是待在小破房里?母亲说,那是你外祖母手里的房,它和她有着深的感情。所以她不愿意住就去,她喜欢住在这儿,喜欢看着刘家台子上的人上洼(方言,就是去田地里干活),喜欢看着外面,因为可以看的清楚。也就是这样,我去的时候,总是会在这个小黑屋里度过一天。   那时候,我躺在外祖母里的怀里,看着外祖母口中不一样的世界。却总是也想不清楚,她口中里说的美好的事物。   一八年五月的伤感气息,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或许这是一个伤感的季节,注定我该把你牢记。   在我很小的时候,外祖母就问我过一个问题,说是我长大了干什么?而我告诉她,长大了我会开着大班车来接她去县城里看看。如今在这个五月外祖母离开了这个世界,去了另一个爱她的世界。而我最终也没有开着大班车去接她,去让她看看如今这个繁华的世界。   四月的末尾,我曾回过外祖母待过的地方。当时母亲跟我说,让我陪同她一起看看外祖母,说是外祖母躺在了床上了。或许是刚回来舟车劳顿的缘故,躺在外婆的床上就睡着了。母亲看我劳累的样子,也没忍心叫醒我就一个人去了。   我睡醒之后,看着黄昏的晚霞。母亲的身影在小道上慢慢走来,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悲伤。而我却不知该怎么样去安慰,上前一步喊了一声,“妈,我外祖母怎么样了?”母亲因眼睛近视的缘故,闻声擦干了眼了眼角的泪痕……   一家人坐在饭桌上,舅舅打破了沉默的饭桌。母亲只是一个人说着,外祖母能吃点东西了。喂着喝了点水,喝了点奶粉。似乎又有些精神了,问她什么问题,似乎她又知道。我不知道母亲这样说是安慰身边的舅爷还是舅奶,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或许是有些好转了吧……   长年在外的我,打拼是我对现有的生活的改变。而对于那些爱我的,和我爱的关心越来越少。明明知道有错,却又不知道如何去改变。只是一味的在寻找,寻找着补救的机会。   中午忙碌甘肃羊羔疯在哪里治疗结束,饭碗刚放下。姐姐的电话打来了,哭泣的声音,从电话里头传来。我深知姐姐在外的不容易,开玩笑的问姐姐怎么了。   姐姐:“外祖母在前天走了。”   我:“她、她?”   姐姐:“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愣住了,我还没有开着大班车去带她看世界,怎么就走了。悔恨让当时我的心好痛,悔恨为什么不能跟母亲在上次去探望她一眼。悔恨为什么不早点买个车让她跟我看看世界,悔恨为什郑州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么不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去让她看看。   掉着泪花的我,挂断了姐姐的电话。在桌子上放下了饭钱,踉踉跄跄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盖着被子流下了痛心的泪水。   我想过给母亲打电话,想过回家去安慰母亲。但身处在这个位置,我无能为力。我将眼泪隐藏,重新挺起腰板,或许在天堂的外祖母会体谅我。只是我再也不会再去外婆家的路上,在高高的山梁上看到一个佝偻着背,拄着拐杖的人。   母亲的电话终究还是打来了,电话里母亲有些责怪我。我听出来母亲里电话里的腔调明显的和往日有些不一样。我没有问,只是听母亲说着。母亲告诉我,那天她去看外祖母的时候,外祖母还跟母亲说起过我开着大班车要来接她。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母亲,总是一言不发。只是一嗯字从头到尾的答应着母亲。   母亲的电话挂了,我知道如今那个曾经年少说过的话我再也无法兑现了。只能在这深夜望着这寂静的星空,在满天的星星里寻找着最亮的一颗。因为有人说,在天堂那一边的人会看着她身前在世上爱贵州治疗癫痫病哪里比较好过的人。我这样寻找,希望可以找到这颗星星。在来生的路上,我希望我可以开着大班车去圆了这个梦。   共 14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