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荷塘】温柔的坚持(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40:17

我是在那个傍晚邂逅它的。在小区门口的一角,偏僻的一隅,伸出枝,长出叶,开着花。一朵又一朵粉色的花,探着身子往外斜。

天空刚下过雨,干干净净,一些风在盘旋,吹得它一颤一颤的,我的心也跟着一颤一颤的。凝视,再凝视,有人告诉我,它的名叫木槿。

想起遥远的乡下,也有它。

乡下人家,青瓦白墙,门前长木槿。小小院落,丝瓜绕,葫芦攀,一圈儿的木槿花儿错落而围。不高不矮,刚刚二到三米,枝条搭枝条,叶片挨叶片,花朵簇花朵,所谓篱笆,没有比木槿更美的了。

小屋镶着一圈儿粉色的花边,成了画里人家。

你若问:“这么美的花,如何养?”

他们一定会笑着反问:“需要养吗?”

哦,好像是不需要的。自己生,自己长,说的就是它。找准了地,闷不吭声地扎根,静静悄悄地长叶,不经意间长大了,仿佛一场魔术,千朵万朵在枝头,大咧咧,娇憨憨,一派天真。无人施肥,无人浇水,无人修剪,乡间地头,门前屋后,哪里有泥土,哪里就是它的家。风来,雨落,阳光洒,长啊长,长成一片坚固的篱。

“凉风木槿篱”、“记得芭蕉出槿篱”,写的就是它。小桥、流水、芭蕉、茅舍、木槿,念一念这样的诗句,恬淡的农家光阴迎面而来。

夏至的节气贴里,木槿是插画,粉嫩嫩、红嘟嘟、鲜妍妍。

细瞧那花,似乎也寻常。柄短,花大,单生叶腋,花瓣儿簇拥着花蕊,每一片花瓣儿有微微的褶,像揉过的皱纸,薄单单,轻颤颤,风一吹,就要化了似的。一根黄色的蕊,从花的中央而生,沾满细密的粉。花的基部颜色却深,暗紫或深红,衬着渐变而淡的花瓣儿,俏丽得很。

木槿,篱笆,花开朵朵,一个模样婉约的小娘子,从花下走过。光影斑驳,细碎的阳光,铃铛的小鱼一样。花影摇移,枝条轻拽,她轻轻地抬起胳膊,将木槿花一朵朵采摘,脸上必定漾着笑,轻轻的,柔柔的。

拎着一篮子的花朵,她朝屋里喊:“妞妞,今晚咱用木槿花煮豆腐吃,可好?”

“好!”一声清脆的答应,溅起光阴里水样的回声。

果然好,夕阳,木槿,和和美美一家人。

诗经《郑风》有诗云:“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有女同行,颜如舜英。”这里的“舜华”、“舜英”,即是木槿花。

有哪个男子不以最美丽的花朵形容自己心上的姑娘?“颜如舜华”的她,同车而坐,在身侧,心儿、手儿、眼儿不知如何安放。

可惜,“舜”既“瞬”,转瞬即逝,说的是木槿,也是爱情。

朝开暮谢的木槿花,匆匆而落。你还在为它的凋零而伤感,第二天,一树花儿沐浴晨曦,铃铛一样挂满,新展的颜,叠叠、密密、泛泛,只见多,不见少。

凋谢,是为了更绚烂地绽放。

且落且开,且开且落,小小木槿,有着使不完的力气,生生不息,如四季更替,如日升日落。难怪乎,它有着另一个名字——无穷花。

无穷花,多好的寓意:忍耐、坚持、内敛、永恒。

这样的木槿,有着高贵的品性,难怪乎,它成为韩国的国花。

而韩国现在的总统——朴槿惠,就以它为名。

见过朴槿惠的照片,肤白,圆脸,端庄美丽。韩国历史上的首位女总统,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她经历过暗潮汹涌的伤害,父母遇刺、遭遇背叛、弟弟吸毒、妹妹离异……她曾在日记中写到:如果我要再次过这样的生活,我宁愿选择死亡。

即便这样,在政坛消失二十年的朴槿惠从未放弃,看书、写作、思考,在光阴撕裂的伤口上长出智慧的花,那花叫木槿,坚持、隐忍、豁达、温柔……

她说,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

这样的她,美如木槿,温婉坚定,让人敬佩。

美如木槿,温婉坚定。这八个字也是为一个国内的影视明星——刘涛量身定做的。

从《天龙八部》到《白蛇传》、《贤妻》、《琅琊榜》再到前段日子热播的连续剧《欢乐颂》,刘涛一点点走入观众的心里。从不追星的我,第一次发现有一个叫刘涛的人,如此耐看,越看越好看。

喜欢她的笑,嘴角微微牵起,梨涡轻轻漾起,明眸皓齿,赏心悦目。

从真人秀《花儿与少年》中,看到刘涛的能干、勤劳、贴心、温婉,她给所有同行的人留下极好印象。

最让人对她刮目相看的是,夫婿王珂遭遇破产的情况下,刘涛带着一双儿女不离不弃,以温柔抚慰丈夫心灵上的伤口,帮助他一点点走出失败的阴影。

那个叫王珂的男人,从天堂到地狱的瞬间,一定看到一路的木槿花开,一朵朵美丽的小花,或紫或红,灯盏一样照亮迷途的黑暗。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现在的刘涛,事业、家庭双丰收。她依然爱笑,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眉眼弯弯,酒窝闪闪。

岁月永远不会辜负一个温柔坚持的人。

那日,回乡,去南田的路上,家家户户植木槿。一朵一朵粉色的花,贴着车窗,一闪而过,再一闪而过。一路的木槿,挑起从前的线头,轻轻一拉,旧的时光便漾漾而来。

小时,也是夏至。

回福姐姐从木槿上摘下卵形的叶,剪碎,浸泡,一些泡沫在水里吐出圆圆的形状,密密麻麻,闪闪烁烁。

回福姐姐真美,鹅蛋脸,白皮肤,一根乌黑发亮的长辫子垂脑后。她喜欢帮我洗头,用木槿泡过的水。滑滑的泡沫,从头顶流至发梢,再从头顶流至发梢,发丝一溜溜垂下,柔柔软软。她的手在我的头上轻轻跳舞,而身侧一排木槿,开得正当时。

回福,回到幸福,说的是木槿,也是姐姐。

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回福姐姐消失于村庄,据说,她去了遥远的地方去寻找亲娘了。

我永远相信,现在的她一定成了乡间勤俭持家的小娘子,灶间柴火、灯下缝补、相夫教子,样样拿手。一年四季,日日月月,用温柔的坚持,把粗茶淡饭的烟火寻常过成有滋有味的似水年华。

她的门前,一定也栽着美丽的木槿花。

儿童癫痫病病因常见的有哪些哈尔滨治疗癫痫那家好哈尔滨去哪里找好的癫痫病医院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