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笔尖】忆姑母(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25:57

这个深沉的夜里,我突然想起姑母。我知道她已经离我们而去,而我身在云南,飞机票定在后天,我已经没有送她最后一程的可能了,心中沉沉的有些难过。

姑母是父亲的姐姐,但并不与我一姓,她姓焦。我正在和几个要好的朋友玩耍,突然收到父亲的短信:“你段塬姑因病去世了,明天走客,你看怎么办?”看后我突然无法释怀,隐隐地想要落泪,可怜的人儿终于带着很多不能实现的愿望走了。我强忍难过,我不能让一群朋友扫兴。但记忆的砸门却不受控制地打开:

我们家族,女孩比男孩金贵,男孩遍地都是,父亲排行老九,后边还有一个十爸,而女孩却只寥寥几个。奶奶是爷爷的续房,嫁过来时已有一女,估计刚出生不久,带过来也算满足了爷爷想要一个女儿的心愿。而我一直不知道这层关系,伯、父、叔都与姑母关系融洽,尤其父亲和叔父与姑母关系最为亲近,互相惦记,常常念叨、救济,根本看不来隔阂。直至爷爷去世三年,姑母带来极大的一块牌匾,上题字竟为“焦××”,我一时好奇就多次问家人才知道来龙去脉。

姑母于我来说,就算非常重要的亲戚了。小时候,我与弟弟常常步行翻几道沟到一个叫陈家沟的地方走亲戚。姑父姓段,育有一儿二女,家中过得极为清贫。土墙土炕土房,门口是个大场子,往前不到十米就是深沟,似乎全村人都住在山坡上。到那里,虽粗茶淡饭,但却极其热情。总是深冬时节,一进门嘘寒问暖,脱了鞋立马就让上到炕上。炕早被姑父烧得热烘烘的,钻进去热气从脚,屁股,一下传至全身,就有春天般温暖,很快简单而丰富的饭菜就端到了炕上。几碗酸菜,一碟白菜豆腐,一碟粉条洋芋,几片白肉浮在上面的烩菜,稠的能用筷子捣起来的苞谷碜。待我们吃完,稍坐片刻就要回家,那里弯弯曲曲的小路,和路过农家墙上的对联还清楚的记着:紫气东来,心想事成,春回大地,福如东海……

待我上学读到师范,弟弟读到高中,这段记忆就出现极大的断片,记忆深刻的都是关于姑母几个孩子的事情,姑母大女做生意,二女与表哥结婚换亲,兄妹与另一家的兄妹互相结婚,但都未走到最后。到现在,表哥还是孤苦一人,姑母常常眼巴巴看着盼着谁能给表哥介绍一人。愿望未曾实现,自己却撒手人寰。我还能记起姑母脸上的大痣,能记得奶奶病时她到我家伺候的场景,姑母体宽力大,把父亲精心做成的一块梨木案板剁菜剁得坑坑洼洼。能想起她慈祥而温暖的笑。而现在,再也看不到了。

再一年回家,我已开始工作,才知道姑母一家已从陈家沟迁至段塬村。这算是我每次回家必经过的地方,每次路过,父亲总远远的说,看你姑在没在门前?而姑确实常常孤单单地站在门外,像等待一个人。有时父亲停车打个招呼,姑母就常常让父亲带着她回老家看看。去年清明,姑母挡住我们。她说,她问奶奶准备了一身纸糊的衣服,要去坟里给奶奶烧了。当时的姑母已显得非常呆滞,心里老想着已故的老人。

表哥能吃得了苦,常年替人做苦工,但不善说话。每每把挣的辛苦钱交给姑母管理,听父亲说姑不缺钱,生活也过的去,但是我却坚定地认为姑母是可怜的,每每过年回家我都要拿些钱给她,姑母就从我给的钱里找出一张零钱发给女儿作压岁钱。

我已十多年没有见过表哥,但是我却从姑母的口中、眼中感受这份母爱,和那份深沉又让人害怕的无奈和负担。现在姑母走了,带着自己沉重的心思离开了我们,也不再惦念这些繁重的事情。

我怀念姑母,但是我亦坚强地认为:姑母终于解脱了……

郑州市到哪里治癫痫病小发作昆明治癫痫病的正规医院陕西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