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八一】记忆中的轮船(散文·家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38:56

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操场上坐着全校师生。

前排有十几名同学,胸口戴着一朵硕大的红花。锣鼓喧天,宣传队的同学跳起了舞。

我眼红,心想什么时候也能像那些同学一样,戴着大红花。

回到家,我克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跟母亲说着学校的事。母亲竖着脸对我说,不许乱说话。

我不懂,这是好事,怎么成了乱说话。

没过几天,我家的大门上也贴上了红榜。母亲哭闹着不让贴,可是人家没理她。父亲早已躲了起来。原来是父亲的报名,连母亲也不知道。

再过了些日子,我们全家来到了“爱河桥”的轮船码头。一家六口,去苏北农村。那天我清楚地记得是1969年12月28日,那一年,我虚岁九岁。

我从没见过如此大的轮船,我和弟弟两人开心地在船上跑来跑去。玩了一阵,我累了,便坐下了,安静地看着岸上那些哭喊着的人群。

母亲突然发现,弟弟不见了,急得从船头找到船尾,还是没有。全家都一起寻找,都没有看到。快要开船了,弟弟却不见了。母亲说,我哪也不去了。

有一位我们叫“爷叔”的男子,笑咪咪的,领着我们去了船头。只见弟弟坐在轮船的顶上,一个人不哭也不叫。母亲说,为什么不喊呀,弟弟没说话,指了指“爷叔”,原来是“爷叔”的恶作剧。

船终于开了。船上的人群哭成一片。母亲也哭了,弟弟跟着哭。两个哥哥低着头,看不见他们是不是在哭。我和父亲两人没哭,我还沉浸在能坐大轮船的兴奋之中。

岸上,大哥在跟着轮船跑,边跑边挥手边抹眼泪。大哥跟着跑了好长时间,直到看不见他的影子。这时,我也哭了。我清楚地知道,从此没有大哥的疼爱了。

我开始恨这个轮船,是它将我与大哥分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河流越来越急,河面越来越宽。也许我哭得肚子饿了,头晕沉沉的。我看母亲,她已经是半卧半睡状态。父亲告诉我,母亲晕船。

我不知道什么是晕船,但是我分明感觉到,我的身子在摇,人也站不稳,而且心很慌,有点难受。

父亲找出糖果来,我吃了两颗,似乎好一些。父亲说,等过长江时,浪还要大,船还要颠。

对于长江,只是在父亲的故事里听到过,心里好奇。

第二天,终于靠近长江口,耐心地等待着开闸。排列的大轮船有好多,每次只放几艘。看着开闸时的潮水般的起落,有一种新奇,有一种激动。

过来了,这就是长江,果然是宽广,就是那个水很黄很黄,我不喜欢。

天公不作美,起风了,轮船颠了起来,我叫了起来。父亲让我不要叫,说是长江里有“江猪”专吃会哭闹的小孩子,我与弟弟互相拥抱着,不敢再出声。

轮船颠了起来,心里很难受。好像嗓子里有什么东西想要跳出来,我尽量忍着。难受,也不敢出声。

这时,我开始恨轮船,恨长江,我也恨自己,要戴什么红花,要过什么长江,来找罪受了……

年末的最后一天,我们终于到了苏北盐城的某一个乡村。

队长将我们全家安排在一间只有床和桌凳的房子里,旁边的那屋拴了两头牛。

踏进门,一股刺鼻的气味直冲脑门,母亲当场就吐了起来。队长说,你们先住一晚,明天再作打算。记得那晚,母亲吐得快晕了。有人告诉我们,原先这是养牛的。原来我们住的是牛棚。

刚来农村,什么都得学起来,包括语言。他们说的话,我听不懂。我有点失落,没想到自己羡慕别人来的地方,我却不喜欢。

好不容易过了春节,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准备回城。

走了四五公里的路,来到镇上。又得坐轮船,我开始讨厌起来,可是想着能回城,又高兴起来。

这次是父亲哭着跟轮船赛跑,他瘸着腿,那是因为水土不服而生了疮,还没好透。母亲看着父亲哭,弟弟也跟着哭。旁边的人好奇地看着我们,我感到难为情,就忍着不哭。可是我心疼父亲,心里很难受,我感觉到心快要跳出来了,我闭上了眼。当我睁开眼睛时,父亲也不见了。母亲在静静地擦眼泪。

轮船在颠,我的心越来越难受。可能脸色都变了,旁边有一位同样带着孩子的母亲问我是不是晕船,我点了点头,虽然不懂得什么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晕船,但是我能感受到头晕得很。好心人拿出一片胶布,帮我贴在肚脐眼上,叫我闭上眼睡一觉。

也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江边的。忽然起风了,说是不能过江了,得等。

我记不清等了多少小时,只记得肚子饿了,我们娘仨吃完了随身带的干粮。

闸门开了,过了江口。风依旧很大,“无风三尺浪”,船更加颠了起来。

也许是肚脐上的胶布失效了,我被船颠得狠命地吐了起来,母亲也吐,急坏了小弟。

我心里想着,再也不乘船了。可是,我在城里呆一百天,还得回乡。乡下有疼爱我的父亲。

第二年春节前,母亲只带着小弟一人回城了,因为我再也不愿意坐轮船了。

似乎我已经有了阴影,轮船、长江、河流都不是我的所爱,我怕它们,也恨它们。

十年后,回了城。终于可以远离河流、长江和轮船了。

可是,回城后的十年里,我先后又去了曾经呆过的地方七次。

第八次,是陪母亲去的。母亲一再要求我带她去乡下看一看。那时,早已经有了通往苏北的汽车,不再坐轮船。

两小时后,汽车开到了江边。司机让大家全部下车,他将汽车开上渡轮。渡轮很大,可以同时容纳十几辆汽车。

我搀扶着母亲,小心地走在地面连接大渡轮的甲板上,找准了汽车坐好。

我告诫自己不能有晕船的反应,因为我怕连带了母亲。我与母亲不停地说着话,让母亲的心事不放在长江上。可是母亲提出来,要看看长江。

那天,天空晴朗,风清云淡。江鸥贴着水面滑行,又尖叫着冲上云霄。不远处,几只小小的船只悠闲地荡漾在江面上。夕阳洒在长江上,映着那撒出的网,一片金碧辉煌。远处,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青黛色的山岳,晚霞罩着整座山峰,似天边的一条彩带。我被这景色惊呆了,母亲碰了碰我,想什么呢?我告诉她,我想起了一首诗:“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原来,我一直恨的长江,竟然在夕阳里是这么美……

从那一天起,我不再害怕过江,不再讨厌轮船,也不再晕船晕河晕江了。

北京哪里能看癫痫癫痫吃左乙要吃多久杭州癫痫医院排名?陕西哪家治疗癫痫病最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