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丹枫】我的父亲母亲(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46:33

前天,昨天,今天父亲又从叫河打来了电话:腿咋样了,好些了没有?每次,我总说,快好了,轻了。其实这是我宽慰父亲的话,父母亲今年快七十岁的人了,我不想让他们整天为我的身体担心,我的父母亲都是老实巴脚的农民,父亲年轻的时候,我们姊妹多,为了使我们姊妹四个有饭吃,有衣穿,他常年在外打工为计,一年到头来也掙不来几个钱来,他在西峡黄石庵林场采过伐,后来又到灵宝给人打过洞,到了1993年左右我们家的光景才好了一些,父亲时常从灵宝带些大王红枣回来,那时,我总高兴得要命,分给我的妹妹们吃,我们再拿一些分给庄里的邻居吃,上了高中家里的条件好了一些,老实巴脚的父亲总是从叫河乘公交车到一中去,送一些母亲蒸的白面馍,送一些母亲腌制的咸菜,酸菜,临走了,父亲反复嘱托我:孩子,要好好学习,要考上一所好大学。每当我看到父亲转身反复张望,依依不舍离去的背影时,我总是眼含热泪……

1990年我考入洛阳工学院材料系焊接专业,焊接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1993年我毕业后被分配三门峡油脂机械总厂任技术员,刚进工厂我一直在车间学习焊接技术,后又厂部调入质检处射线探伤室工作,那时刚在工厂站稳脚,父亲来信说,你调回咱县教育局工作吧,原来,教育局少一位秘书,我给局长写了一封长达十页的回信,局长很高兴,就催我敢紧回来上班,当时我不太想调回工作,96年5月份我终于调入县质监局,工作中我始终想着父母亲的谆谆教诲:堂堂正正做人,兢兢业业工作。

如今父母老了,背也驼了,腰也弯了,头发也斑白了,可年关过节他们总是蒸好馍,做好豆付,炸好油货一包包背到县城,我总对他们说:不要再做了,你们老了,也干不了,可他们依旧如故,在他们的心目中,好像我永远是没有长大孩子,需要他们一生照顾。

我的父亲母亲啊,你们一生的无私与呵护,叫做儿女的如何报答!

癫痫如何治疗呢重庆正规癫痫医院是哪家哈尔滨专看癫痫病医院癫痫病如何才能治疗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