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cjqk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柳岸•收获】怀念表哥陶平定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13:20
摘要:表哥,我最亲爱的表哥!您的一生虽然平凡,却处处放射出灿烂的光辉;您的一生虽然默默无闻,但每一步都走得铿锵有力;您用一生的平凡和事业的的辉煌,让我们都不会忘记您!我们在一起度过了那么多快乐的时光,使我感到特别地珍惜。表哥啊,相信你在天堂里一定会非常幸福,因为你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    一   舅家的表哥陶平定已经远去天国两个多月了,走得很突然,却又那么从容、那么安详。只是,被撇下的我却难于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事实。我好想这是一场梦,恍若一场童年捉迷藏的游戏。眨眼间一个人就不见了,看不见身影,听不着声音,这事发生在别人身上那是故事,只有降临到我自己的身边,才感受了撕心裂肺的痛。表哥啊,你的音容笑貌,生活点滴,还是那样清晰。泪水打湿了键盘,淹没了回忆,我仿佛又看到了表哥你,就站在我的眼前,你不曾远去,你还像在小时候,跟我正玩着捉迷藏的游戏,可是我没有办法找到你,虽然我一直努力,找来找去,原来你藏到了我的记忆里。   1947年农历八月二十五日早八点半,我的表哥陶平定出生,我比表哥小两岁,因为喜欢和表哥结伴玩耍,所以我幼时以及上学后的寒、暑假,大多数时间都会跑到舅舅家,和表哥整天呆在一起,成了表哥的“跟屁虫”。从小我们心心相印,如胶似漆,那时的你呵护着我,哪怕我一个难过的表情,都会得到你的拉手与安慰;哪怕我小题大做皱着眉头责怪你,你都会笑嘻嘻地凑过来哄我,让我消消火。   舅舅家很穷,住着两间破草房,没有木床,睡的是用棉柴与豆秆堆成的“弹簧床”,铺在上面的是一尺厚的草褥子,里面装着被碾柔的长麦秸。我和表哥在“弹簧床”上蹦够了,跳累了,就携手并肩,倒头就睡。我们的快乐从来不会计较物质条件。   记得我常常扑到你的怀抱里,调皮地拔你的头发,拧你的鼻子,缠着你陪我玩,陪我做游戏,晚上和你头挨着头,听着你讲故事慢慢睡去,几十年过去了,你当时讲的故事,我还牢牢地记在心里,我好想整理出来,给你出版一本故事集,可你能不能收到?   舅舅陶光亮家居住的陶村坐落在沁河南岸,东距武陟县城三十多里,村中有1600多口人姓陶,分为两个祠堂,其中西祠堂有700多口人,家谱上说是明初从山西洪洞县移民来此;东祠堂有800多口人,声称属本村原住民。   据传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生怕董永后人出入朝廷,为了斩断董氏龙脉,下令对大董村的董永后裔挖坟灭族,进行血洗。大董村南邻就是陶村,两个村子紧挨着,杀红了眼的兵丁不问青红皂白,对陶村的老百姓也举起了屠刀,杀了个鸡犬不留,只剩下一个名叫小忍的七、八岁小孩藏到了碾盘底下,他从围圈缺口处往外一看,街上血流成河,尸首遍地,吓得闭上了眼睛,昏死了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醒过来一看,发现没了声音,感到饥渴难忍,于是大着胆子爬了出来,发现血洗已过,侥幸捡了条小命。这个小孩原先并不姓陶,为了混入山西洪洞移民陶氏之中不再被官府追查,也为了纪念自己死里逃生的难忘经历,于是就姓了陶(逃),陶小忍长大后娶妻生子,人丁兴旺,就成了陶姓东祠堂的始祖。   在表哥绘声绘色的讲述中,我深深地爱上了陶村,对陶氏家族的罹难常常感到惊悚,也格外同情表哥了,似乎表哥就是哪个陶小忍的嫡系。      二   童年就像春风,吹开了心里的花朵;童年就象喜雨,滋润着幼小的心灵;童年就像一个美梦,梦里有我们的想象和憧憬。   我和表哥无话不谈。有些晚上,我们睡在一个被子里,就叽叽咕咕地说到深夜,总是兴奋,还不时蒙在被子里打闹着直笑。舅母总是要干涉我们无数次,我们平息下来。夏天时,我屁颠屁颠地跟着表哥,用面筋粘在竹竿的一头,每次都能神奇地粘住鸣蝉。我们常常一起到沁河里洗澡,光着屁股在阳光下追逐,在沙滩上翻跟头。想起这些情景,我也会情不自禁地发笑。那时我们的游戏很简单,不外乎滚铁环,打陀螺,玩打仗。打陀螺时,我们一人一遍,轮到表哥时,他始终能让陀螺一直不停地转起来,让我们一群小伙伴都看得眼馋。玩打仗时,表哥常常扮演指挥官,一群小伙伴在他的指挥下玩得特别开心。   童年的时候,也是与虱子抗战的年代。家里穷,一件棉袄一穿就是一冬,黑黝黝的袖子,露出棉花的胳膊肘,失去了棉袄的本来面貌。虱子就在衣服里滋生暗长,自由恋爱,结婚生子,繁衍儿孙,浩浩荡荡。   虱子这种小东西繁殖能力特别强,主要隐身在衣服的夹缝里。虱子的寿命大约有六个星期,每一雌虱每天约产十几粒卵,我们叫它“虮子”。虮子讨厌地粘附在衣服上,八天左右小虱子孵出,并立刻咬人吸血,大约两三周后通过三次蜕皮就可以长为成虫。   我和表哥躺到床上,脱下衣服,赤条条地钻进被窝,就海阔天空地聊上了。俺俩很多时候是点着煤油灯,边聊天边逮虱子,在昏黄的灯光下,两个脑袋聚在一起,各自拿着自己的内衣进行捉虱子比赛,瞪着眼睛在衣缝里细细搜寻,找到虱子杀虱子,找到虮子杀虮子,最有力的方式就是用两个大拇指的指甲盖对在一起,用力去挤,听到“啪”的一声,那个坏坏的小东西就被立即处决,断送了性命。捉虱子需要耐心和细心,没喝血的虱子是白白的,蠕动着,喝了血的就往往跟衣服一个颜色,很不容易看得出来,一旦发现,就要使劲将它们挤得粉身碎骨,随着啪、啪的脆响,报仇雪恨的快感油然而生。它喝人的血,人要它的命!我们等到两个指甲盖上堆满了黑色的鲜血和尸皮时,比赛也就接近尾声,各自报着自己消灭的个数。   表哥说,古代的皇帝宋徽宗和宰相王安石也生过虱子,三国两晋的年代,还有不少文人雅士,一遇知音,每每在太阳底下一边抓虱子一边谈心,被认为是非常高雅的事,而且还美其名曰“扪虱而谈”。我们便觉得逮虱子非常光荣。逮虱子是我们兄弟俩最快活最亲密无间的时刻,我们有说不完的话题,有时会快活地大喊大叫,那种疯狂,那种无邪,难得难忘。   我们长大成人,再也找不到童年那种“扪虱夜谈”的情趣了,真的怀念那段有虱子的岁月。现在去公园看见那些猴子们在假山上的太阳地里互捉虱子的样子,便想到了与表哥捉虱的情景。   童年是一片彩云,充满了五光十色;童年像一个百宝箱,装满了许多乐趣,我多想让时光倒流,回到那充满幸福和快乐的美好童年。虽然这段金色时光已经远去,能够填满我的回忆,已经足够了。      三   表哥天赋聪明,心灵手巧,很有经商头脑。他捡回来了很多旧铁丝,编成笊篱赶集去卖。起初先偷偷拿了家里的几个鸡蛋,到菜园里换一堆黄瓜去变卖,几次反复,赚了钱。他暗暗归还了家里的鸡蛋,还有余钱。尝到了甜头,就开始贩卖青菜。干了一段时间,有了本钱,他置办了一条小扁担两个大荆篮儿,跑到北山酒奉一带去担山楂。回来路上就卖够了本儿,剩下的就站在戏台下面叫卖,全是赚的。别人家的孩儿贪玩成性,他却少年老成,成了远近闻名的“生意精儿”。假期里还干起了贩卖杏、桃、花红(苹果的原生果子)、葡萄、甜瓜等水果生意,挣够了自己上学的花费。   表哥初中毕业后就去焦作市酒厂当了小工。他虽然长得相貌英俊,皮肤白皙,个高潇洒,一表人才,但人瘦力薄,干不了重活,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扛不动180斤重的大麻袋,常常被工友们挖苦笑话。他发挥自己的优势,过磅、算账,补麻袋,业余时间帮助会计打算盘、搞汇总、做报表,终于赢得了厂长的青睐与信任,当上了会计。有段时间厂里产品积压,他积极主动帮助厂里推销产品。由于他能说会道,头脑灵活,外交能力极强,积压产品一扫而空。厂长意外发现了他的经销天才,就叫他改任了酒厂的销售科长。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久,表哥在焦作市里当上了干部,帮助在乡下的表嫂进城里安排了工作,曾购置了好几处房产(现在因治病和支持儿子在大连市区购房,表嫂已全部卖掉),生下了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这些奇迹真是不可思议,他创造了人生的神话故事。   表哥吃过不少的苦,受过很多的磨难,可依然坚强、豁达。虽然学历不高,但一生都在学习,尤其写得一手漂亮的字,让我倾慕不已。      四   梦里,我又见到了表哥,依然那么和蔼亲切,依然那么神采奕奕,永恒的微笑里满是快乐,我伸出双手想要挽留,你却转身离去,我追呀追,可总有段距离。我惊醒后,枕头再次被泪水打湿。   据说,人世间一个生命消逝,天上又会有一颗新星升起,表哥那颗新星一定是非常亮丽。我会在寂静的夜空下为你祈祷,每祈祷一次,就会有一朵美丽的鲜花落在了你的手里。我不停地祈祷,不停地祈祷……等你攒到足够的花朵,就可以建造一个小小的花园,陪伴在你身边,你就能更好地得到安息。   一弯千秋月,洒下满地霜。我透过窗户,遥望着天上的月亮。我擦干泪眼,心思飞到了天国的远方。明月还是原来的样子,我最爱的表哥却再也不能来到了我的身旁。思念之情无所归依,我的心在深夜里飘荡。黑夜把思念拉长,回忆成了一种忧伤。   夜已深了,我却毫无睡意,脑海里潮起潮落,段段往事,片片回忆,像放电影一样,眼睛里充满了泪水。表哥七十一岁的生命已经铭刻在了我的记忆里,小时候调皮,长大后勤奋,经历的人生磨难成就了你。我的表哥啊,年近七旬的表弟我已经懂得了一切皆是过眼烟云。我现在感悟到了,唯有珍惜当下,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表哥啊,这一次不是童年时的捉迷藏,你真的走了,留给我的是我一闭上眼就是长长久久的怀念。就让我把这篇怀念文章送给在天堂的表哥您吧。表哥呀,不管你在哪里,我永远是你至爱的表弟。   天堂里,真的希望表哥还是笑眯眯…… 武汉哪个医院可以有效治疗癫痫呢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见效快云南哪家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儿童癫痫除了治疗还应该注意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